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网游之星剑传奇 > 第1289章 趁你病要你命

第1289章 趁你病要你命

手机阅读

几人目瞪口呆看着横飞出去的埃辛诺斯在天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又转头看向那弹开的黑影扑通一声砸进一片花圃,跟着马上又蹦了起来横刀立马连呸了几口泥土,破口大骂道:“你不是说自己是剑客吗?哪有拿脚踹的!”

“哈哈哈,抱歉抱歉,习惯了。”慕容凤飘然而至,大笑道:“刚才瞧你露了一个破绽,没忍住就一脚踹出去了。”

此刻就见兽人剑圣健硕的身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焦痕,而慕容凤也是一脸灰头土脸,活像一个乞丐,但那兴奋的笑容却让旁人心底发毛。

“再来,这次我保证不踹你了。”慕容凤飞身落下,瞥见玛法里奥几人不由诧异了一下,问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们去杀哈维斯了吗?”

伊利丹抬手指了指慕容凤身后,吞口水道:“注意你身后!”

慕容凤回头一瞥,一个满脸狰狞的恶魔领主,太丑,不认识。

“去死,蝼蚁!”埃辛诺斯发狂怒吼一声,一振双翅直接向慕容凤举刀直劈了过来。

慕容凤斜睨一瞥,随手一发掌心雷拍了出去,就跟拍飞惹人烦的苍蝇一样,然后就见埃辛诺斯直接化作一道流星消失在了天边……

慕容凤一挽剑花道:“来,咱们继续!”

“哼!”老剑圣啐了一口血沫,一横烈焰长刀直接冲了过去。

慕容凤一挽剑光迎面而上,与老剑圣硬撼一记碰撞出一声巨响,直接震裂大地掀起狂风,将旁边几人吹得连连后退。

“咱们快走!”玛法里奥立即护着几人飞快后退,避免被卷入二人的交锋。

四人逃的飞快,但还是差点被波及到。恢宏奢华的宫殿在那二个怪物面前就跟积木似的四处横飞,厚重高大的宫墙更是如豆腐一般,触之即崩。

“圣域级的高手都是怎么变态的吗?”伊利丹盯着远处成片成片倾倒的建筑惊叹道。

玛法里奥沉声道:“别的圣域级有没有怎么厉害我不知道,但那位月影冕下肯定是手下留情了。”

“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泰兰德看向宫殿中心方向那座最巍峨最华丽同时也在喷射法力光柱的城堡,担忧道:“太阳井好像越来越失控了。”

阿纳斯塔里安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空气中的法力浓度起码上升了200%,只可惜这些法力太狂暴了,要不然多吸几口说不定我就能立即恢复所有法力了。”

伊利丹立时一脸嫌弃道:“合着你一身魔导士的修为都是靠吸出来的啊,要是以后没了太阳井你怎么办?”

阿纳斯塔里安被呛的不轻,可惜却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因为太阳井之所以被奎尔多雷称为永恒之井就是因为它的永恒的,永不枯竭的,所以每一个奎尔多雷贵族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以往每天吸取着永恒之井里的法力过着醉生梦死的小日子,别提有多美了。现在永恒之井有可能会消失,这对广大已经吸上瘾的奎尔多雷贵族来说绝对是一个难以接受的噩梦。

“绝不能让永恒之井消失!”阿纳斯塔里安的眼神第一次认真了起来。

“别在装模作样了,赶紧走。”伊利丹推了他一把,快步追上已经远去的玛法里奥和泰兰德。

阿纳斯塔里安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精光,但很快敛去恢复了先前胆小畏缩的模样。

一行人飞快的穿宫过殿,沿途竟没遇到一个守卫或恶魔,想来都被后面那两个怪物的战斗动静给吓跑了。

不过等几人赶到城堡主殿时却见到这里早已经被无数的恶魔和堕落守卫给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估计整个宫殿的守卫力量全都集中到这里了。显然哈维斯也明白过于分散的守卫力量容易被外敌逐个击破,还不如将所有守卫都集中到一处让你无处下嘴。

而且哈维斯也没有被动的防守,因为他很清楚外面那位月影大魔王有多恐怖,所以他直接利用太阳井外泄的魔力临时构建起了四层防护屏障以及十几座恶魔传送门。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有越来越多的高阶恶魔陆续穿过传送门来到这里。

虽然这些强大的高阶恶魔或许在那位月影大魔王面前只能成为炮灰,但是哈维斯只需要这些炮灰能够为他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就行了。

伊利丹皱眉道:“现在怎么办?这城堡外头怎么多恶魔和守卫,光凭我们四个人冲过去就是送死啊。”

玛法里奥凝眉许久扭头看向阿纳斯塔里安,问道:“你先前不是说知道一条密道吗?在哪里?”

阿纳斯塔里安干咳一声,尴尬道:“确实有一条密道,只不过我也不能确定能不能潜入到主殿里面。”

“在哪里?”玛法里奥直问道。

“跟我来。”阿纳斯塔里安转身带路,带着三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宫墙前,然后一指墙角的排水渠说道:“我早先搞到了宫殿底下的下水道图纸,但是无法确定流经主殿城堡底下的下水道有没有适合人穿过的出口。”

伊利丹一脸黑线道:“你管这叫密道?人家怎么可能会在自家的下水道留个暗门给外人随意进出。”

阿纳斯塔里安摊手道:“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偷进主殿的办法,你要是更好的办法你来啊。”

伊利丹顿时没话了。

玛法里奥盯着仅能让一人匍匐着钻进去的栅栏洞口,问道:“这下水道太窄了,根本无法让我们一起钻进去。”

阿纳斯塔里安连忙道:“这只是出口位置故意设计成这样防止野兽钻入的,但只要进入里面完全能跑马车。”

“行啊,那你先来。”伊利丹哼道。

“我先来就我先来。”阿纳斯塔里安轻哼一声,释放了一个奥术屏障护住周身再用奥术射线切割开铁栅栏,便撅起屁股一点点的钻了进去。片刻后就听他在里面喊道:“快进来吧,里面真的很大。”

听回声里面确实有很大的空间,玛法里奥朝身边二人点点头便率先钻了进去,然后是泰兰德,最后是伊利丹。

几人陆续钻进来后发现这条地底下水道确实阿纳斯塔里安所言完全能够能容下一辆马车自由奔跑,只不过四通八达的通道让几人完全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该走那边。

这时阿纳斯塔里安从衣袖夹层里取出一张图纸对比道:“嗯,往这边走。”

“你确定?”伊利丹怀疑道。

阿纳斯塔里安哼道:“不相信你可以自己找路去,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下水道的规模可是遍布整个奎尔丹纳斯岛地底,你要是一不小心迷路了恐怕一辈子都只能住在这里了。”

“伊利丹别多嘴。”玛法里奥沉喝一声,示意阿纳斯塔里安继续带路。

阿纳斯塔里安耸耸肩,捧着图纸在迷宫一般的下水道中七拐八拐了许久才来到主殿城堡右侧的一座偏殿下方。

“前面应该就是主殿底下了,但是没路了……”阿纳斯塔里安摸了摸厚实的墙壁,纳闷道:“奇怪!这墙上起码施加了十几重永固魔法,恐怕就是半神来了也挖不开。”

伊利丹哼道:“绕来绕去还不是一条死路。”

泰兰德拽了拽伊利丹示意他别多嘴。

阿纳斯塔里安也没心情和伊利丹拌嘴,捧着图纸看了半天凝眉道:“这条通道原本应该能直接通到主殿底下的,但是被封死了,我们只能从上头翻进去了。”

“上头怎么翻进去?你忘了咱们上头起码有上千只恶魔!”伊利丹没好气道。

阿纳斯塔里安一点图纸道:“我们可以从偏殿连接的主殿廊桥上进去!这里的宫殿建筑规划基本上和王城里一样,所以偏殿与主殿之间肯定会有廊桥相连。那些恶魔只守着主殿外门,根本不会料到我会从下水道潜入偏殿再从它们头顶上的廊桥偷溜进去。”

伊利丹反问道:“那万一我们要是被发现了呢?”

阿纳斯塔里安一耸肩道:“那就只能看我们能逃多快了,至少我觉得那些恶魔不敢擅自轻离殿门范围,所以只要我们逃的更快那些恶魔应该不会死追着不放。”

伊利丹彻底无语了,怎么看都觉得这个计划太疯狂太不靠谱了。

“行,就怎么办!”玛法里奥却一口拍板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在这里多浪费一分钟哈维斯就会召唤来更多的恶魔。”

“跟我来!”阿纳斯塔里安也不废话,直接带着几人原路返回来到偏殿底下的下水道出口。

只不过这出口上方恰好是五谷轮回之所……

泰兰德脸色发黑的要给几人套上圣光护盾却被玛法里奥阻止道:“别使用任何法术,外头那些恶魔肯定能察觉到!”说完后便率先屏住呼吸推开恶臭的挡板钻了上去。

伊利丹一脸坏笑的看着阿纳斯塔里安,阿纳斯塔里安脸色发绿的撤去身上的奥术护盾跟着钻了上去,然后是伊利丹和泰兰德。

等几人蹑手蹑脚的摸出洗手间大门时,无不都先深吸了一口气,免得憋死。不过几人身上携带的臭味却让他们大皱眉头。

“试试这个吧。”阿纳斯塔里安掏出一瓶精致的水晶瓶,小心翼翼道:“银月城花园街市薇薇安大师亲手调制的最新款的‘魅影5号’香水。就怎么小小一瓶花了我三百金币!”

玛法里奥三人俱是一脸黑线……

片刻后,身上带着一股异香的四人偷偷摸摸的爬到了偏殿顶层,结果发现顶层一间房门前居然把守着两个恶魔守卫。

“这里怎么会有恶魔?”伊利丹揉着鼻子,凝眉道:“怎么办?这两个恶魔好像正挡在去廊桥阳台的走廊上。”

玛法里奥眯眼沉吟了片刻,回头问道:“伊利丹,泰兰德你们两个有把握一击必杀掉这两个恶魔吗?”

伊利丹立即摸出一把飞镖咧嘴一笑,泰兰德则默默地抽出了长弓回以一个信心十足的眼神。

“上!”

咻!咻!

噗——!

守在门口的两个恶魔守卫根本没料到会有敌人能够绕过主殿门前几千个恶魔的警戒摸到这里,所以毫无防备之下直接中了暗器冷箭,当场毙命。

玛法里奥立即抢身上前托住这两个恶魔摔倒的身体,免得弄出太大动静,然后回头招呼几人协力将这两个恶魔守卫拖进一间杂货间里。

“走。”玛法里奥继续在前开路向阳台抹去,结果跟在后面的伊利丹却手贱的去推了一下刚刚恶魔守卫把守的房门,结果门没锁直接吱呀一声开了!

一时间,四人俱是寒毛倒立,玛法里奥想一掌拍死伊利丹的心都有了。

而手贱推开房门的伊利丹却透过门缝往里一瞧,立时惊呼道:“你们瞧这是谁!”

“伊利丹!”脸色发黑的玛法里奥一把掐住伊利丹的后领子将他拽了过来,顺带着往房间里瞥了一眼,然后马上也是一脸惊讶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伊利丹怪笑一声挣脱开玛法里奥的手,然后直接大摇大摆的推门走了进去。

就见宽敞奢华的客房内有一张大床,而床上正横躺着一个浑身焦黑就剩下半口气了的恶魔。

伊利丹嘿笑着拿起搁在床边的绿焰双刃,走到床前俯视着满脸惊恐却无法张口的埃辛诺斯!

“你这两把月刃不错,现在归我了,你没意见吧?”伊利丹耍着刀花笑眯眯的问道。

埃辛诺斯那还敢有意见,立即连连点头。

玛法里奥沉声道:“伊利丹,这种被恶魔力量玷污了的邪恶武器你拿来做什么?赶紧丢掉。”

伊利丹耍着双刃刺啦一声磨出一溜绿焰火星,哼道:“武器从来没有邪恶或正义一说,全看使用的人是谁。”说着突然一刀斩下了毫无反抗能力的埃辛诺斯的首级,被滚烫的恶魔之血溅了一身。

“你看。”伊利丹一挽刀花,占满魔血的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道:“我用这把月刃斩杀了一头恶魔,现在它就是正义之刃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