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泼出去的水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泼出去的水

手机阅读

“哈哈,你是个农民?”基德曼大笑,“你是把你的公司,都当作是农场吗,硅谷就是个大农场?”

冯一平有些无奈的朝李安笑了一下,在场的,怕是只有他有可能清楚,在中国,农民这个词,不仅仅是一个职业,很多时候,它指的是户籍属性,意即非城镇户口,而是农业户口的人。

“但是,这意味着你接受了我的邀请,是吗?”基德曼问。

“是的,当然,”冯一平答道,“我想不出,有谁能拒绝你,”

“呵呵,”基德曼又笑了。

她明白,这样的话,冯一平如果是在私下里单独和她说,那可能会有些其它的意思,但冯一平当着这么些人的面的说出来,那顶天就是恭维罢了。

“你以前有到过澳大利亚的内陆吗?”

“并没有,”

“那你一定会震惊的,这块大陆,有着她独特的魅力,”

“所以你不但这么漂亮,”冯一平大大方方的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眼,“还这么有魅力,”

玛丽卡一直在凭栏远眺,此时听到风中传来的他们的谈话,不由把嘴抿得紧紧的,好像,他从来就没有这么正大光明的夸奖过我?

她看了那边一眼,是因为她更白?还是因为她是金发?

但是等等,以自己还算熟知的冯一平的性格看,尤其是在这样的事情上,他显然不会这么外向。

所以,是不是因为他压根就对基德曼没有什么想法,才会有这样让自己有些嫉妒的言行?

一定是了!

这么一想,她一下子高兴起来。

——马斯克的那个看法,还是对的,很多时候,我们就倾向于相信我们希望相信的那个可能。

听了冯一平的恭维,基德曼也非常高兴,她抱住冯一平的手臂,摇了两下,“谢谢,”

海港大桥上空,属于和默多克齐名的澳大利亚另一位传媒大亨,同时也是中国的另一位“老朋友”,第一个进入中国传媒文化产业的西方人,施嘉里(Kerry\\Stokes)麾下,澳大利亚最大的商业电视台,第七频道的直升机上,外景主持人正在看着下方坐着解说,“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上最年轻的超级富豪,来自中国的冯先生,对在大桥顶上看到的美景,显然非常满意,”

“悉尼的美,无疑征服了冯先生,”

这时,正好基德曼抱着冯一平的手臂摇了几下,看起来,就像是在向冯一平撒娇一样,而冯一平转头看着基德曼,连眼里都满是笑意。

“哦,看来征服这位冯先生的,并不只有悉尼的美景,”

说前一句的时候,他言语间挺自豪,但说这一句的时候,稍稍流露出了一些酸意来。

基德曼,那可是澳洲驰名的美女,是澳大利亚在世界上最知名的美女,比同样出自澳大利亚的另一位女明星,娜奥米沃茨,影响力要大得多。

对绝大多数澳大利亚男人来说,基德曼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而她现在,却和冯一平那么亲密。

身为男人的他,心里,确实有些不是滋味。

好像知道他这时在说什么一样,冯一平和基德曼同时抬起头,向着他们挥手示意。

“目前我们只知道,基德曼所参演的这部电影,由冯先生麾下的奈飞投资,但我们尚不清楚,他此行,是为了了解拍摄进度,还是有其它的商业安排,”

“我们会持续跟进相关的报道,”

…………

澳大利亚第七频道的直升机所拍下来的画面,很快呈现民众面前,并且很快被人放到了网络上。

于是,不少澳大利亚人很快知道了两点,冯一平觉得悉尼很漂亮,很喜欢悉尼,以及冯一平觉得妮可基德曼很漂亮……。

后面的这一条,就不是那么令人愉悦了。

很多男人想对冯一平说,“放开你身边的那个女人,让我上,”

而很多姑娘,又想对基德曼说,“放开你身边的那个小鲜肉,由我来,”

…………

首都,嘉盛商务中心,施密特笑呵呵的坐在办公室里,听着赵勇的工作汇报。

但如果有熟悉他的人在,就知道他此时,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他会不时的看看电脑屏幕和手机。

赵勇对此还是有些察觉,但是他想到冯一平对自己的说的那句话,“他不提,你不问,该配合的全力配合,”于是就装作没看到。

“……我们确定,届时所有热门的网站和论坛上,都会出现我们的宣传片,”

他汇报的重点,自然是谷歌中国即将开始的推介项目。

“加上公司同仁的历时一年多的努力所打下的基础,我们确信,在这次推广活动结束后,我们的市场占有率,一定会有很大的提升,至少,会提高5%,”

这是他们通过全面的评估后,定下来的一个比较保守的数字。

施密特顿时眼前一亮。

如果这次的推广活动真的会那么好,那这当然是自己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可以用来做交换的一个筹码。

因为按中国市场目前的格局来说,自己这边的搜索份额上涨了,Robin那边份额,相对就会下降。

“公司这次投入很大,我们一定要确保最后能完成各项预期目标,”他勉励道。

他已经想好了,就把这次推广活动,当成一个拳头,至于是不是打出去,就看Robin那边的反应。

只是,对自己的会晤提议,那边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答复?

“有冯的公司的帮助,我们一定能……”

“等等,”施密特摆了摆手,在电脑上点了一下,“哈哈,”他笑了起来,“你来看,冯成了澳大利亚的热点人物,”

赵勇探过头去一看,那是一个澳大利亚的网站,施密特此时看的,是一张大大的照片,正是在海港大桥的桥顶,基德曼挽着冯一平的手,两人笑着对视的那一幕。

“这些评论……,”施密特摇了摇头,“我想,中国的网站上,很快也会出现这样的报道,”

…………

狼厂,施密特这会一直念着的Robin,正在和上市团队举行会议。

“我们认为,谷歌中国这次投入巨大的推广活动,一定要完美的应对,IPO在即,我们不希望出现任何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发行价和市值的情况出现,”匆匆从美国赶来的狼厂第一大机构股东,也是它们的第一大股东,德丰杰的代表面色凝重的说道。

德丰杰目前没有在IPO时,出售自己的一部分股份套现的计划,因此,他们更希望这次IPO,最终能有一个更高的发行价。

“请各位放心,我们已经有了针对性非常强,效果一定会让大家满意的方案,”梁冬主动说道。

Robin也点头肯定,“是的,我们会和以往一样,在这样的宣传战中胜出,”

他已经看过梁冬团队的最终成果,从艺术的角度分析,可能没有那些大导演拍摄的那么高水准,但确实和梁冬所说的一样,针对性非常强。

虽然这样做,不太高明,但是,肯定会很有效,所以,哪怕格调有些低,也不太高明,那又怎样?

他的话,还是挺有效的打消了投资人的顾虑。

因为一直以来,他们在类似的宣传中,确实都是踩着其它的公司一路走过来。

在很多投资人心中,Robin不但懂技术,还很懂营销。

“其实,我不觉得这次谷歌中国的推广活动,会对我们的IPO造成多大的不利影响,”选定的主承销商之一,高盛的代表很乐观。

“我们是在纳斯达克上市,主要针对美国以及国际上的投资人销售,而谷歌中国的推广,只限制在中国境内,”

他这说的也很有道理。

在销售上,对中国内地,他们确实没有考虑太多。

因为外汇管制的原因,目前中国内地,并没有多少机构和个人,能很方便的投资在美国上市的公司。

“我们很看好既定的宣传策略,在中国,我们是要强调和谷歌的不同,但对中国以外的投资商来说,我们只要说,这就是中国的谷歌,我想,投资者们一定会趋之若鹜,”

一开始,他们定下的,就是这样的策略。

谷歌的IPO,可以说是高科技公司上市难以逾越的一个标杆,是近十年来互联网界最精彩的神话。

不但当时的融资额创了记录,面对着谷歌节节高升的股价,当初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抓住机会,认购谷歌股票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真的是场子都悔青了。

如果现在有一个中国的“谷歌”上市,那可以想象出他们的热情。

Robin亲自参与制定的这个IPO包装策略,巧妙的把投资人“是不是相信百度”,转化成了“为什么不相信谷歌,”

不是所有的投资人,都能明白“中国的谷歌”里,这个“中国的”注脚所代表的含义,但所有的投资人,肯定都没有理由不相信谷歌。

所以说,在这个策略面前,不管谷歌中国如何作妖,他们IPO的成功,还是有保证的。

除非美国谷歌对这样的说法公开表示质疑。

但以谷歌一贯的做派来说,这样的事,他们显然不会做。

“在座的各位,都了解互联网的特性,在中国发生的事,很快就会被美国的民众知道,”软银的代表说。

“如果谷歌中国通过这次推广活动,提高了他们的市场份额,我想,这肯定会对我们的销售,带来消极的影响,所以,还是要慎重对待,”

Robin很想说另一个他觉得有信心的原因,在这个节骨眼上,施密特居然主动要求和自己会面。

话说,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因为他不用想就猜得出来,施密特这次来的目的,不外乎是想收购。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谷歌对自己创办的这家公司的看重,说明了此时看起来非常强大的谷歌,对自己的公司非常忌惮。

他们担心自己的公司,会对谷歌带来巨大的挑战。

在谷歌都紧张起来的情况下,接下来的销售,怎么可能会不好?

只是,显然不好把这个消息,放到这个场合来讨论。

但结束会议之后,他很快让人通知那边,很乐意和施密特见面。

…………

下午两点,施密特轻车简从,出现在理想大厦,并很快被接到楼上。

“嗨施密特,欢迎你的光临,” Robin在前台迎接他的到来。

这一次,施密特终于看到了工作状态下的狼厂,“这是一个很有朝气的团队,”

废话,如果上市成功,在座的不少人都会身家大增,他们这会的表现,还能没有朝气?

Robin并没有把他介绍给太多的人,直接把他带到办公室,终于在谷歌面前占据了主动权的他,直接问道,“施密特,我真是猜不出你这次到访的目的,难道是谷歌这个股东,想对我们的IPO提供帮助,”

谷歌持有狼厂的股份,依然是2.6%没变。

施密特哈哈一笑,“我首先要重申,这次到访,完全是我个人的意愿,”

只是你个人的意愿?Robin稍稍有些失望。

“不过,如果我们商谈的结果,符合我们的期望,那我想谷歌会很乐意承认这是公司行为,”

他就是来谈收购的,Robin此时非常确定。

“想想去年这个时候,那会,我们还真是非常不轻松,IPO,真的会是一项会让你心力交瘁的工作,”施密特说。

“我想对这一点,你和你的团队,一定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

“这的确是一项难度很大,很有挑战性的工作,但我和我的团队,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挑战,” Robin说。

“我想对这一点,施密特你也一定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

施密特顿时感觉到,Robin的状态和之前接触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底气明显足了很多。

“但我们必须清楚,IPO和我们研发产品,存在非常大的区别,如何研发一款受用户欢迎的产品,我们有非常成熟的流程和机制,”

“但IPO的过程,却总是存在太多不可抗的因素,不到最后,我们永远不能确定,是不是能成功的挂牌,”

“就是能挂牌,我们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很快跌破发行价,”

“因为股市,说起来,是个会经常违背很多经济规律的地方,不是所有表现好的公司,股价就会相应的表现也好,”

施密特觉得,自己的铺垫,已经够了,他也有些看出来,对方现在,好像就是在等着自己说出那句话。

“所以Robin,我郑重提议,与其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去追求那样不确定的结果,为什么不考虑放弃上市,让我们收购?”

“或者是,让我们扩大对你们的投资?”

“我们知道,对这次IPO,你们的最低发行价,是17美元,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我可以保证,谷歌一定会按20美元的价格来收购,”

“施密特,这个报价,我觉得相当没有诚意,” Robin摇头,“首先,你也清楚,17美元,是我们定的最低价,”

“其次,就是按照通行的规则来说,收购的时候,一般都会至少溢价20%,就是以17美元作为基准,那也不止20美元,你说对吗?”

施密特此时心里狂喜。

Robin的回应,让他大喜!

他嫌报价低,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确实有考虑被收购。

虽然心里大喜,但表面上,他依然只是淡淡的笑着,而且表现得非常锱铢必较。

“Robin,我认为,我的这个报价,其实已经诚意十足,”

“首先,溢价20%,并不是一个通行的规定,就是溢价20%,和我承诺的价格,也相差无几,完全可以忽略,”

那可是每股0.4美元的差价,怎么可以忽略?但他就这么说了。

反正和中国人相比,美国人数学不好的这件事,大家都清楚。

“其次,17美元虽然是你们定的最低发行价,但是,我们谁又能保证,在挂牌之后,会不会很快就跌破这个最低的发行价?”

“毕竟,类似的情况,出现过不止一次,不是吗?”

Robin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不迷信,但是,在他准备上市的时候,施密特说这样的话,他确实高兴不起来。

但施密特的话还没完。

“还有一个因素我们需要考虑,放弃上市,就意味着我们节省了大笔的花费,不是吗?其它的不说,我们都知道,每一场路演,可都耗费不小,”

Robin 打断了有些意犹未尽的他,“施密特,谢谢你如此替我们考虑,但我想告诉你,我们的上市,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什么?施密特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如果无意被收购,那你刚才的讨价还价呢?

“而且我们非常确定,我们只可能会以最高价,而不是最低价发行我们的股票,我们的股票在挂牌之后,只会上涨,而不会下跌,”他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

此时,施密特的脸色是非一般的难看,他想起冯一平那会说的话,找到这谈收购,可能会和当初雅虎的塞梅尔找到谷歌谈收购一样,是自取其辱。

他也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一点笑颜色,“我不清楚,你们是不是清楚一点,不是所有的搜索公司,都能成为谷歌,”

几分钟前还很融洽的办公室里,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