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农门恶女升职记 > 937.第936章 第965

937.第936章 第965

手机阅读

清漪对叶大人说:“叶大人这只是我应该做的,商人本就是应该做些惠民的事情,以免走到一定的高度就忘了本,所以叶大人才是真的为了百姓着想的父母官,但是后期的实施还有维护秩序,报名选拔适龄的孩子的事情都需要叶大人帮忙,如果官府发出通告的话也会增加一定的影响力的,后续还要有很多事情要麻烦叶大人,还望叶大人做好准备,可不能到时候烦了宁儿才是。”

叶大人做回自己的位置笑道:“本官哪里是那么小气的人,商人能做到这一点真的是很难的,我相信在苏杭甚至整个江南都是你们顾氏唯一的一份这么做了,所以日后需要什么便利尽管来找本官,但是有一点就是不法的勾当本官是铁定不能容忍的。”

清漪说:“请叶大人放心吧,我从来没有想过将顾氏的百年的基业断送在我的手上,即便是有也会是对手的栽赃陷害的,只需要大人给我一些时日,事情查清楚了自会大白于天下的。”

叶知府感觉到这个孩子绝非池中之物,日后绝对是贵不可及的地位,单看这样的心胸就不是任何商家能够比拟的,就好比周家家主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抠的连他这个做知府的人都汗颜,更不要提任何需要商家出银子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只要不涉及银钱就好说,但是一旦与银子有关立刻跑的无影无踪的。

清漪说:“等我们日后的学馆办起来了,顾氏的生意上还会有一些惠民的措施,比如特价的米面布匹之类的,只要能合得上成本我们顾府会给普通百姓提供一些便利的。”

叶大人听的都两眼放光了,虽然不知道清漪具体要做什么,但是他就是相信这个孩子只要说得出就一定能做得到。

一直没出声音的叶夫人则是早就被清漪的成熟度给弄晕了,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老爷这个孩子不是表婶说的那个福星吧?”

叶大人一想这时间真的是对的上号呢,随即看着清漪的眼神更加的热切一些。

清漪都快被这夫妻两个人给看毛了,也不知道他们说的表婶什么的是谁?清漪现在都是问号。

最后知府夫人说:“清漪,你可知道京都的靖国公府?”

清漪都快被这夫妻两个人给看毛了,也不知道他们说的表婶什么的是谁?清漪现在都是问号。

最后知府夫人说:“清漪,你可知道京都的靖国公府?”

清漪十分诧异的说:“知道是知道的,还和靖国公府有些缘分,不知叶夫人何有此问?”

清漪很纳闷,不会又是亲戚吧,如果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叶大人身上的书香门第的气息和大家族旁支的气息还是很浓厚的,如果是靖国公府就是最好了,但是如果是别的人家就比如襄国公府就麻烦了。

叶夫人说:“我的远房的表婶就是靖国公府的老夫人,去年回京省亲的时候去府上拜会的时候,听闻表婶提起过,说她的妹妹的外孙女还是福星呢,命格贵的很,今个听了小家主的话,我才想起来这回事。”

清漪呵呵一笑说:“让叶夫人见笑了,靖国公府老夫人的确是我的姨祖母,也是我外婆的亲姐妹,之前在京都的时候我也经常去,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姨祖母的亲人,都是缘分啊。”

叶夫人看着清漪更加的亲切了,走下座位来到清漪的身边仔细的观看,这样的热情清漪有些接受不了呢,最后看的清漪都有些害羞了叶夫人才坐回去道:“今个咱们也算是亲戚了,日后咱们一起还是要相互扶持才是,你放心既然你是表婶的亲戚,也是我的亲戚,在苏杭遇见谁家不开眼的敢欺负你,就不要客气,在有要当心现在的江南总督郭大人,它的官位比我们老爷要高一级,它的外家是襄国公府,一直以来都是靖国公府的死对头,所以有什么事情要提前告知我们一声,你毕竟是年龄小,可不能着了人家的道了。”

这番话说得清漪心里熨帖极了,虽然说这亲戚关系来的有些突然,可能是平时他们也很少透漏自己在京都的亲人,所以这边知道的很少,基本上那个大家世族的子弟和旁支都不是全留在京都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外放的官职。

这样家族兴衰和荣辱都是紧密相连,息息相关的,所以清漪真诚的谢道:“谢谢叶夫人。”

叶夫人笑笑说“这孩子真是客气,算起来我和你的母亲应该是平辈的,再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唤我姑母,我们老爷就是你的姑父,宁儿一看就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回头我让我们玥妍去顾府找你玩去,这个孩子是不知道人间疾苦的,所以你多带带她,以免日后到了夫家还这么简单可要怎么办?”

清漪笑着应了,可怜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呢?能铺路的尽量铺路,至于最后走成什么样子就不知道如何了。

“母亲又在编排我了,研儿可不依呢,刚才我在外面就听见了,这个漂亮的小妹妹是表祖母的外孙女呢,我也喜欢呢,母亲可不行再说我的不好,要是清漪妹妹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话音刚落一个粉色纱裙上绣着荷叶的女孩子跑了出来,眼眸晶亮白皙的肤色,小巧的穷鼻,粉嫩嫩的嘴唇,地道的清秀南方小佳人,虽然年龄上要比清漪大上几岁,不过清漪觉着这个高门大户里的人家那里来的单纯,只是相对罢了。

这个叶玥妍过来就抓住了清漪的手说:“妹妹,你可不要听母亲说的话,我哪里不知道人间疾苦了,其实我是知道不少的,我告诉你啊,我经常偷偷的出去看……”之后就小声的在清漪的耳边嘀咕着,所以清漪耐心的听着。

叶夫人看到此情此景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玥妍这孩子无论怎么教还是单纯了一些,能和小小年龄诸多经历的清漪好好的交往也不错,相信清漪这孩子也会对玥妍好的。

叶夫人当然也有私心,清漪的见识很多,虽然不见得女儿会嫁个多么好的人家,但是能和清漪结识的朋友也是不错的,都说望女成凤,不过叶夫人希望自己唯一的女儿能够幸福才是,她们叶家的女孩不会给人做妾的,就是庶女都不行,这是叶家家族里面的规矩。

所以叶夫人虽然不怎么待见姨娘,但是对几个庶女的培养还是可以的,不能说多好,但是庶女定制该有的东西叶夫人并不苛刻,该有的嫁妆也不做手脚,都去了中等人家以上的或者是比老爷官职低的人家做正房奶奶去了。

叶夫人在对待儿女方面的大度,让叶大人非常开心,所以这也是夫妻关系十分融洽的秘诀,在有就是两个姨娘看着自己的女儿过的很好,所以很少出什么幺蛾子,早年不安分没有子嗣的早就打发走了,所以现在的知府府里还算是安静的。

清漪看着乐天派的叶玥妍也很开心,本身清漪的灵魂就是成熟的,在顾府每天对着一堆小屁孩已经很烦了,难得有聊得来的也不容易碰见,不过这时辰也不早了,所以清漪说道:“姑母姑父,玥妍,姑父这几天要分家,所以事情太多了,带都安定好了之后,我在过来!”

叶夫人听见了清漪的话也走出了自己的思绪,看着女儿和清漪玩的不错就说:“吃了中饭再走吧,我今个已经分府大厨房准备了。”

清漪知道是客气话,所以说:“姑母就不要客气了,宁儿是真的有事情,不过玥妍表姐可以来顾府找我。”

叶大人说:“既然清漪有事我们就不拦着了,日后经常过来吧,我们家孩子虽然不多,但是都很融洽,有时间就过来坐坐,我也想听听宁儿是怎么想做这些善举的。”

之后清漪就告别了这一家人,走的时候叶玥妍还依依不舍得说:“清漪妹妹,过几天我就去找你玩啊。”

清漪点点头就带着几人走了,一路上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就到了顾府,在路上清漪和水嬷嬷说了知府夫人的事情,水嬷嬷说:“主子,这个知府夫人是不是靖国公府的远亲还要再查一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毕竟这亲戚关系也不是乱认的,只不过要看到底是多远多近了,这两年主子身边的朋友不多,老奴瞧着这个知府家的嫡女有些心机,但是本性还可以,主子可以适当的交往,不过涉及到钱财的问题就小心一些便是。”

清漪其实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很少的,所以一路走来多亏了经历各异磨难的几个嬷嬷的提点,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不易,在清漪的心里,这几个嬷嬷的低位是不可取代的,所以清漪说:“水嬷嬷,你知道宁儿有什么想法吗?”

水嬷嬷看着笑颜如花的小主子,不知道主子有什么想法?

通常主子这样的时候都是语出惊人的时候,所以水嬷嬷真的是猜不出古灵精怪的主子的想法的,只能摇摇头。

清漪定定的看着水嬷嬷说:“我的想法就是一路上有水嬷嬷是我的福气!有你真好!”

这个车厢里面只有主仆两人,清漪的话刚落音水嬷嬷的眼圈立刻红了,眼泪止都止不住道:“主子的话说到了老奴的心里去了,说句大不敬的话,在老奴的心里主子就是一切,和老奴亲生的没有区别,只是老奴早就不能有孩子了,所以在老奴的心里,主子就是最重要的。”

清漪笨拙的拍着水嬷嬷,水嬷嬷极少的时候说自己的事情,原来还有这样的经历,一个女儿不能生育面对的将是什么?

恐怕这个答案在古代就是灭顶之灾了,所以清漪哄着情绪很少外漏的水嬷嬷,水嬷嬷这一哭就是两刻钟还多了,似乎要将多年被迫害无儿无女的所遭受的一切都哭出来,先是哭的很厉害,后来才吗,慢慢的好了很多。

老半天才缓过神来,清漪还在无声流泪的水嬷嬷说:“嬷嬷跟了宁儿就不要多想了,如果哪天嬷嬷老了不能伺候我了,宁儿就给你养老,其他的几个嬷嬷也是,宁儿早就安排好了你们的以后,所以嬷嬷根本就无须担心了。”

水嬷嬷心里的最后一块石头也落地了,这些话清漪以前也说过,不过那时候太小了,现在主子有足够的能力安排自己做出这样的承诺就是真的,所以水嬷嬷恭敬的跪在马车里说:“老奴誓死效忠主子,一直到老奴不能动的那一天!”

清漪扶起水嬷嬷道:“水嬷嬷不要这么说,我一直希望自己好好活着,也希望你们也都好好的活着,所以以后不兴说这么死啊死的话来,要不我会生气的。”

水嬷嬷过了好一阵子才算稳定了情绪,可这会子也要到了顾府了,水嬷嬷说:“老奴该死,这眼睛一会红红的怎么进去,让人看见了还以为主子对老奴不好呢。”

清漪说:“没事的,水嬷嬷将车帘掀开一点,吹吹风就好的快了,到了顾府的时候就基本看不出来了。”

果然水嬷嬷按照清漪的方法的确不错,过了一会只能看见眼里的红血丝,其他的就不明显了。

马车渐渐的靠近了顾府,水嬷嬷发现有什么不对头,所以立刻全神戒备了起来,清漪也跟着紧张起来,果然这顾府的大门口演着好戏呢。

二房很卖力在演出呢道:“各位乡亲福父老都过来看看啊,我们顾府的新家主竟然是个小孩子,本就是个外孙就算了,没想到连我们嫡出的孩子都打,真是小门小户的没有见识,各位乡亲评评理啊。”

这顾府门前顾婷贞的母亲磊夫人宋氏卖力的游说着,其实围观的百姓是真的不知道谁是谁非,豪门里面的事情多知道一些也不错,只是一种看好戏的心里所以有热闹不看就是傻子,在顾府的门前指指点点的。

水嬷嬷气的手都捏的咔咔的响,简直就是想直接的冲过去将这个不要脸的磊夫人宋氏践踏在脚下才行。

清漪对水嬷嬷说:“没事她爱说就说吧,咱们从角门进去就行了,我就不信她能说上一天一夜不成,一会将顾府的大门关死,我看看一会怎么进来,不让她丢丢人是不行的。”

水嬷嬷就笑了,顾府现在尚未分家,之前虽然是分了但是都不肯自理门户,所以这院子并没有别的门,她一个正房的奶奶自恃甚高,这会子大门不能进从角门进去也怪是丢人的,但是主子发话了,定时谁开门也无效的,这个蠢妇人很快就会付出代价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