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倾风 > 841.第841章 两个公主好区别

841.第841章 两个公主好区别

手机阅读

朔流清楚这个历史事实,也清楚现在的局面,所以很平静的打量过去,一个个都仔细看过,深深为叶铭锋感到担忧。

但是认真的看过一阵之后,朔流瞅着眼前的一排美婢。“这是什么名分,姊妹子侄还是婢子,总要提前说清楚才好。”

这其中还有一个贵贱的问题,大概也是必须说清楚的事情,两者的身份相差可太大了。纵然深得叶倾风的信任,在这件事情之上,朔流也不能够擅作主张。

“肯定是姊妹,毕竟倾碧公主只是皇族公主,而其中也不乏同一身份之人。”倚泉正是因为这个才来找朔流商量,不然就叶倾风那个脾气,还被直接把这些人给杀了。

千万不要怀疑,叶倾风向来认为爱情就只需要一心一意,更何况这还是叶倾风的妹妹。就算再怎么相交不深,可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使绊子。

两家之间的婚事是小,叶倾碧的终身幸福是重,叶倾风可不会看着此类事情发生。

和平了一千年的时间,这些人也忘了当年的教训,开始新一轮的作死和害人。

身子完全缩到被窝里,朔流将手枕到脑后。“你将这些人的身份问好,既然都是送到倾碧身边的婢子,总要给父母传讯的。如果有不解的地方,叫他们去问风儿。”

朔流才不傻,事情他固然是可以决定,并且给那些人一个小小的教训。要把人送过去是吧,那就别当什么金尊玉贵之人,直接去做个端茶倒水的丫头就成。

倚泉会意的笑开,朔流还真是相当的坏,可不是将他们的话全都给堵了回去。既然是送过来的人,那么不管从前是什么身份,那都可以算作是一份礼物。

怎么安置这份礼物,那就是他们随意指挥的事情,倚泉想要给他们一点面子,顶多就是开口把人送回去,朔流开口就把人留下了,却只是最寻常的侍女。

风神宫的侍女还与寻常不同,至少要经过半年到一年的准备,正好就是给叶铭锋和叶倾碧筹备婚礼的时间,所以时间上是来得及滴,给叶倾碧派几个侍女也可以。

首先叶倾碧从前一直都没有府邸,只是居住在风神宫之中,专心致志的处理着所负责的事务。大多数时候都是悠闲地休息,诗书酒茶那叫一个风流无限。

否则叶阙等人,也不会将孩子都交给她抚养,最后还把人给拐回家去。

“大人,小女身体不适,是否能够回家休息?”领头一个脸色冷漠的女子,有着几分类似叶倾风的面容,态度却是不那么合适。

只是让朔流紧跟着皱眉,面上露出不屑之色,唇瓣间吐出致命的毒药。“既然如此也好,就请她的父母过来,怎么把个身患恶疾之人送来。”

什么人叫做彪悍,就朔流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颠颠倒倒。却又总是一击致命,拿捏住最主要的矛盾,将所有事情都给压下。

倚泉自然也不会示弱,立刻对着朔流拱手。“遵从大人嘱咐,诸位公主跟着月姣去学礼仪,从此之后诸位就是风神宫的婢子了。至于这位公主,就请您稍微等候吧。”

等候着你家人来接你,等于说是被风神宫退货,这脸面上多看不过去啊。回去家族能够容得下她,那样倚泉才会觉得很奇怪。

能够领头进来的女人,那无疑身份和外貌实力,都是这些人当中很高的一个。真是没有想到就这么没脸的打回去,并且还是主动出声要求被打回去。

以她们被送到这里来的目的,恐怕结果会不太如意,心高气傲个什么劲啊。要真是什么高强有力量的人,怎么可能让人到这里来试探。

难道试探之前,没有想过究竟会有什么后果吗?他们倒是躲在后面看热闹,可是这些女孩的命运,就被这么无情的决定了。

脸色苍白如纸,身后上来的两个侍卫,就直接将开口的公主拉下去了。并没有像是倚泉口中所称呼的那样,只是让她稍微等一会。

而是直接扔到风神宫的门口。并且连从正门出去的自个都没有,本来也是从侧门进来的。如今还这么被人扔出去,那脸面可是一点都没有了。

羞愤不已的女孩,看着高大威严的风神宫,心中的骄傲不存丝毫。只有不平之气越演欲裂,宽大袖口下的白嫩手指,早已经气的颤抖。

从天蒙蒙亮,等到黄昏来临,女子还是站在旁门口。

“这是谁家女孩,身上衣服还挺不错的,怎么就一直站在这里。”这么稀罕的西洋镜,自然是有人旁观的,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色眯眯的盯着女孩,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谁知道呢?今天早上被晴阳家送来的,刚进去一会就被人扔出来。在这都站了一整天,那张俊俏的小脸都晒红了。”旁边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紧跟着说。

目光就像是钉子一般,钉在女孩身上,还吊儿郎当的吹起了口哨。

平生哪里受到这等羞辱,女孩脸色是这般的难堪,愤恨的看向晴阳家的方向。陪同她而来的十几个侍女,都已经回到晴阳家,就乘着她专座的那辆马车。

可是却从来没有人回过头看一眼,她这个站在这里的主子,就好像从头到尾她就是一个跳梁小丑。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简单的一句话就决定她的命运。

正在听着周围的闲言碎语,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到来,同时到来的还有怒气冲冲地一巴掌。“你这不要脸的孽种,跟你那卑贱的娘一般不识抬举,我怎么没看见你身体不适?”

尖锐的声音传来,那是一个装饰富丽的女子,面容却只是寻常而已,真的就是很寻常,扔到人群里还是很显眼的,应该说是丑的很显眼。

一点能看的地方都没有,因此放在人群中格外的显眼。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就被这么丑恶的凶婆娘给打着,真是叫人看着万分的惋惜。

只是看着晴阳家的马车,敢上前管这件事情的人,实际上也没有几个。即便是不为本身考虑,那也总该为身后的家族考虑。

紧跟着马车上走出来一个男子,男子长得还算是不错,只是脸色有些过于苍白,恶狠狠地看着女孩,就差没把她给直接杀了。

要是这丫头不说这句话,他也不会被家主责罚,传承顺序从此降低一等。本身他们这一脉的灵力就不大好,谁知道会不会出现翻盘。

本身情况就不太好,指望闺女出去长点脸,到时候也能够多得到一些资源。没想到不仅仅是没能成功,甚至还起到反效果。

原本以他神帝级别的实力,皇族直系身份可以往下传三代,也就是说他的亲孙子就算不是神皇级别,也依然可以继承皇族直系公子的身份,这也是保证他们成功的标准。

至少直系和旁系,所牵连的可不仅仅是身份而已,还有得到的资源分配,涉及到实际利益的时候,他就顾不得这女孩是他亲女,只恨不得打死她。

只有神王级别的女孩,唇角溢出鲜红色的血液,却冷冷的看着男人。“我是不识抬举,叶立方大人既然心里清楚,何不派我那些识抬举的姐妹来?”

冷冷的质问声,真是让人特别的难堪,尤其还是被亲生女儿质问。晴阳家虽然没有搭理这件事情,却也一直带着人在此处看着。

正待发火,刚才还看着热闹的侍卫,连忙上前来将她们轰开。叶立方不由得四下张望,想知道改变这件事情的主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风神宫特有的马车,很容易就能够辨认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事情还会发生改变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值当在风神宫门前这般吵闹,晴阳家这些年越发的堕落了。”温软的女声出现,让人觉得浑身发冷,更叫人心驰神往。

与刚才的窃窃私语,甚至是光明正大的取笑不同,现在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都是很激动的看着马车,不知道其中站着的到底是谁。

侍卫们自然是要回报的,这一天都换了两拨人在这守着,情况却还是一直都是持续着。相互之间肯定要有交代,不然门前白拉拉的站着一个人,那怎么跟上面交代。

现在对着叶倾碧,自然也是说实话。“因为您即将成婚出嫁,各家选送了些女子过来,作为服侍您的婢子。这位公主自称身体不适,因而朔流大人就把她退下来了。”

顿时在座之人哄堂大笑,没想到会是这么个事,顿时连这家人都觉得太不行。

有人就说道,语气之中带着嘲讽。“果然是晴阳家的公主,果然就是不同寻常的清高,我可没看出她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今天太阳还真是炎炎,要是换成普通人在这里站上一天,老早早就中暑混过去了。就算是这小姑娘修为高,可不是叫嚣着身体不适吗?

难不成赶出风神宫之后,这身体就立刻舒服了,那还真是有那么点奇怪。更何况刚才还中气十足的质问,这可不是不舒服的样子。

持这一派意见的人也很多,有人立刻接下这句话。“也别这样说,看见早上那马车没,那可是晴阳家直系公主才能坐得。一下子要去当人家的侍女,换你能服气吗?”

“不服气又能怎么样?小小一个神王罢了,这样的皇族直系公主有多少?帝都之内生活的直系公主,真要算起来也不稀奇。”

反正说风浪话不要钱,说起来那叫一个顺溜,听得叶倾碧不由冷哼。

她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的,或者说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风叶家的有些规矩她不太理解。“备车请这位公主同行,掉头去晴阳家,我倒要问问这事。”

即便是叶倾碧不太管事,一些人际关系还是有的,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带偏了。她出嫁关这些人什么事,忙着就把女孩子送过来,看着真是让人心疼。

若是自愿到风神宫来工作,那么叶倾碧是肯定不会管的,但这种事情她着实是要讨个公道。并且这还是跟她息息相关,这么美貌的女孩子过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瞅着外面一眼,叶铭锋转身抱着叶倾碧。“此事既然圣尊和倚泉都已经决定,那想必也不是什么坏事,你的府邸已经在安排当中,总要有人收拾,五个人可忙不过来。”

所以身边有人服侍是好处,更何况还是这般主动送上门来的,经过一连串的调教之后,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顶多就是刚开始有些别扭。

冷冷撇着叶铭锋,叶倾碧态度却还是很温和。“您应该很清楚,这些女孩子送过来,是单纯想要做婢女吗?”

叶倾碧的脑子都转的过来,难不成叶铭锋就真的不知道?叶倾碧绝对不会相信的。

“可是鄙人心中只有公主一个,其他人纵然是还有天资绝色,也要恕鄙人眼瞎看不见。公主这般不放心,真叫鄙人心中难受。”叶铭锋的声音传来,话说的那叫一个腻歪。

说出的话跟他更是让周围的人脸色一白,尤其是那个正准备上前的叶立方,顿时苍白的脸色就更加苍白。别人说这句话可能做不到,可不代表叶铭锋做不到啊。

论年纪,叶倾碧可是比较大,甚至叶铭锋还是她看着长大的。可是叶铭锋就是这般坚定,八百多岁的人到现在,连女孩子的指头都没有碰过。

这是公开的事情,在圈子里头就是公开的秘密。为什么身边的人会觉得,叶铭锋只要将心上人叶倾碧娶回来,立刻就会变成无女不欢的浪子。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并且还是叶倾风的妹妹,难不成叶铭锋不想活了?

淡淡的轻哼,叶倾碧觉得心里头舒服。“那也是不成的,这本就是自发自愿的事情,若是开了如此先河,那多少人要深受其害,岂不成了我的罪过。”

这番谈话根本没有避讳任何人,外面的人听着都是一片惊诧。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公主,最近因为叶铭锋好生红火了一把,没想到本人是这样的平易近人。

更是很会为他人思考,相对而言那个站了一天的女孩,就显得不那么及格。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