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女帝直播攻略 > 1198: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八)

1198: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八)

手机阅读

“好一个韩彬,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谋划此事?”

杨思惊骇之下向前迈了一大步,险些踩到从肩头滑落的外裳,若非亓官让好心扶了一把,他怕是要跌个跟头。好不容易稳住脚,他死死瞪大眼睛,望着军大营熊熊燃起的橘红火焰。

橘红的火光似彩色水墨,强势而霸道地在黑夜这块黑布晕开。

亓官让在心底默算时间,神色阴沉地发现韩彧筹划此事的时间可以推到许裴初入山瓮城。

换而言之,韩彧一边劝谏许裴退守山瓮城稳住局势,同时又谋划伏兵之事,借此翻盘。

大军将山瓮城围起来,消耗他们的士气,为的是增加敌方逃兵。

逃兵多了,士气低了,战力也不剩什么了。

熟料韩彧竟然利用这点,一面做戏迷惑他们,一面让底下兵卒扮作逃兵,堂而皇之离开山瓮城。逃兵也是青壮,这些逃兵离开山瓮城之后,大多化为流民匪寇,少部分投奔姜芃姬。

当然,他们是最底层的逃兵根本见不到姜芃姬,吸纳进来也是从小兵开始。

为了安全考虑,这些逃兵还有一阵子考察期,不会让他们战场,这些逃兵顶多在后方做些琐事,例如洗衣服、扎营、搬运兵器,不可能让他们接触用水、米粮等容易下手的东西。

饶是如此,杨思等人还是计,韩彧也达到了目的。逃兵表现得很安分,只在某块区域干活,瞧不出丝毫破绽。等信号一响,他们竟然聚在一起,抢了敌人的武器,打得人措手不及。

归顺的“逃兵”数量不多,但也不少,他们发作又突然,一时间竟让他们占了风。

谢则一早扮作逃兵混了出来,顺利与城外“土匪流民”会和,按照韩彧的计划行事。

他本来还担心兵器粮草和马匹不足,哪里知道韩彧一早准备好了。

此时此刻,谢则才隐隐明白韩彧为何要固守山瓮城,任凭敌人如何叫骂也不肯出战。

不是韩彧不想打,分明是他调了部分辎重藏在城外,以至于城内辎重不足以和敌人硬碰硬。

为了不引起敌人怀疑,韩彧也是煞费苦心。

思及此,谢则不知该敬佩这位军师还是该畏惧。

“成败在此一举——”

谢则穿好盔甲,拿武器,集结兵马准备出发。

循着韩彧的布置,此番行动很顺利,敌人防御虽严,但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他们的防线仍旧被撕开一道口子。他命令兵卒焚烧营帐,营造混乱,同时冲着军主帐杀去。

正值将睡未睡的时候,不少人刚刚进入梦乡被嘹亮的号角惊醒。

敌人来势汹汹,紧急组建的防御根本拦不住,竟然让敌人冲破了层层严守抵达军大营。

战火迅速蔓延。

这个点儿,李赟还未睡下。

偷袭发生的时候,李赟正在另一侧营地巡逻,惊闻有敌人偷袭,他连忙赶来。

“敌袭——”

等李赟赶到,他看到主公安歇的军帐烧起了熊熊大火,大营其他地方也陷入了火焰的海洋。

敌我双方的杀喊声直冲云霄!

瞧大营三面起火的样子,敌军的规模至少有一万人吧。

兵荒马乱的,无人知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

这可是一万人呀!

大军对山瓮城严防死守,这些兵马怎么能避开斥候耳目,偷袭大营?

李赟一眼便看到那个举枪杀人的谢则。

“此人我来应对,你们速去寻找主公,不得违抗!”

众兵道,“喏!”

要是主公出事了,他们可以以死谢罪了。

李赟面色冷若冰霜,他蓦地加紧胯下战马白白的马肚,拎着长枪冲杀过去。

哐的一声,两杆长枪相击,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李赟手腕用了巧劲儿推开谢则的攻势,顺便挡下了他的杀招,救下一员我方小兵。

“谢则?竟然是你!”

李赟冷哼一声,枪势凶猛地冲着谢则要害袭去。

若是被击了,绝对是一枪穿心。

谢则紧紧抿着唇,同样认出李赟——身怀谢氏家传武艺的青年将领——因为战事紧急,谢则至今还没功夫向家族请示。李赟的面庞被橘红火光映照得柔和几分,削弱了那股锐利之气。

仅仅一眼,谢则的脑海霍地闪过一副挂在父亲书房的画像。

画像的男人一袭玄色儒衫,端庄儒雅又不失勃勃英气,容貌似天地钟灵。

这男人和眼前的李赟有五六分相似!

电光火石之间,谢则想起男人的身份——那是谢氏一代嫡系嫡长子谢谦,若非谢谦出事哪儿轮得到谢则的父亲捡漏得了家主之位——说起来,谢谦“死”了二十余年,算是谢氏出事前唯一流落在外而不知消息的嫡系子弟。眼前的李赟年纪符合,相貌还与谢谦如此相似。

难不成——

这二人有什么关系?

纵有满腔疑问,谢则也没有开口,手招式越发凌厉凶狠,招招致命。

李赟同样不甘示弱,提枪冲着对方面门捅过去。

屁个血缘关系!

乱世之,身不由己。

两人立场不同便是你死我活,哪有情面可讲?

谢则这边人马不多,本占了个出其不意的优势,时间一旦拉长,他的处境可不妙了。

瞧出这点,李赟立马转攻为守,似黏在谢则身的牛皮糖,纠缠对方无暇他顾。

谢则心里清楚自己的处境,他不顾身被李赟捅出来的血窟窿,干脆采用以伤换伤的方式。

他与李赟武艺不相伯仲,若是真正拼命,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谢则铁了心不要命,李赟处境反而危险。

所幸这是李赟的主场,谢则不可能毫无干扰地袭杀他。

不多时,谢则已经挂了一身伤,鲜红的血水从伤口淙淙流出。

“你倒是镇定,不怕柳羲葬身火海?柳羲一死,尔等虫豸焉能困住蛟龙?”

谢则喘着粗气,粗哑着嗓子问道。

若非李赟耳力绝佳,这般混乱的场景他还真听不清呢。

“你刚才说谁葬身火海呢?”

姜芃姬的声音传入二人耳畔。

“许裴是蛟龙?嗯,真可惜——他很快是死虫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