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梦里有男神:一千零一个诺言 > 1618.第1618章

1618.第1618章

手机阅读

也不知道姐姐范思婷在法兰是否还好,提到法兰我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的,你回到法兰后务必护卫好范思婷、珍兰等人,待帝都事了我便会回法兰同你会和!”既然珍兰想回法兰,黑布衣也不想强行将她留在自己身边,而且明日黑布衣便要挥军南下,黑布衣也不想珍兰陪着自己一路奔波,倒不如让她先回法兰。

“可是,可是如此一来,将军……”史莱顿欲言又止,显然他不希望这个时候离开黑布衣,简单来说他是在担心黑布衣。因为根据黑布衣的安排,史莱顿时不可能陪同黑布衣挥军南下了。

“没有什么可是的,就这么办,下去吧!”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黑布衣便不想多作什么更改。默默念想着法兰,法兰,黑布衣总是感觉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不宁静,总觉得法兰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因此没等史莱顿再次开口,黑布衣便将他派了出去。

看着黑布衣的样子,史莱顿也知道自己追随的将军是打定了主意,因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知道笔挺的站着道:“遵命将军!”虽然不明白黑布衣偏要将自己给派出去,不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史莱顿退下略作一番安排之后,便是带着十来号人策马向着法兰的方向而去。

“珍兰,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开帝都啊?”看着身后那轮廓逐渐变得模糊的帝都,上官不弃忍不住抽空将一直憋着的疑惑问了去来。

“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呀,不弃我们快点赶路吧!”乔装打扮了一番,珍兰和上官不弃看起来还真像是两名普通的路人,当然这也是出于自身安全考虑,长久以来的艰苦磨难珍兰和上官不弃自然是懂得如何来保护自己。

听了珍兰的话语,上官不弃忍不住一阵无奈,她是真不怎么明白为何珍兰好端端的就忽然要离开帝都,而且还没有当面和黑布衣道别只是留下了一封书信。”珍兰,我说我们赶路再快有什么用,布衣将军肯定会追上来的,我就不相信他会放任你返回法兰。当然若布衣将军真是个无情之人,对你不管不顾,离开他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我说珍兰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此时的上官不弃俨然好像是被她的姐姐上官不离附身了,对珍兰追根究底起来。

珍兰咬了咬嘴唇,实际上连她自己也有些闹不明白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有了离开帝都的想法,或许夏虹月影与黑布衣的帝都再度相见让她感触颇深吧。在不经意间相遇,在悄然中离开,珍兰选择了静静的离去,她也是知道夏虹月影要和恺恩订婚的消息,如此一来黑布衣要和夏虹月影在一起也是要颇费一般波折。珍兰希望黑布衣放手去追寻他心中所爱的夏虹月影,因此想到了回法兰,但同时珍兰又是极其担忧黑布衣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险阻。归结起来还是珍兰认为自己目前留在黑布衣身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是还要黑布衣照看自己,既然如此怀着矛盾的心里,下了极大决心后珍兰还是选择了离别。

“我在法兰等他,他来或不来我都会一直等他!”发髻的红丝带在风中飘扬,布衣其实你一直陪着我,不是吗?回头望向帝都,珍兰脸上露出一抹醉人的微笑。

“思婷姐姐,你说布衣哥哥和珍兰姐姐等人什么时候会回来呀?”法兰逸城,这位问题青静已经是不厌其烦的问了又问。这不刚一得空,青静又是询问起了范思婷这个问了不知道有多少遍的问题。

“青静呀,怎么又是这个问题,你不烦我们都快被你烦透啦。说不定过几天珍兰、布衣和不弃等人就回来了呢!”范思婷微微一笑,正准备说些什么,不过倒是被上官不离抢先了一步。

逸城一如既往的安乐,自从几个月前比伦军陆续退后艾伦港后,法兰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平静得甚至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法兰,温德港,温破伦正和黑特里一起站在高处观望着暴雨过后的温德港,而胡智等人则在旁护卫着。“布衣麾下当真是人才济济,特里你比起我的众多部将来说倒是强多了。如果布衣那小子回来,见到如今的你肯定要大吃一惊,俗话说的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看着身边这个充满激情奋进的同时又不失才智的黑特里,温破伦忍不住感叹道。黑特里这家伙似乎天生就是个军人,天生就是为了战斗的,几个月来他几乎是每天都在进步,若不是考虑到黑布衣,温破伦还真是想将黑特里收归为自己的部下。

“多谢破伦将军的栽培,好男儿本当金戈铁马征战沙场!战争非吾愿也,不过若是真的不幸爆发了战争,那么战场将会是我最好的去处!”黑特里似乎没怎么在意温破伦说了些什么,而是感谢了一番温破伦,话语中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战斗的向往,好男儿就是需要不断的战斗,这是黑特里一直以来固有的想法!

“将军,据探子回报,这些日子比伦似乎有什么大动作,在艾伦港举办了一次海上大阅兵,难不成比伦军又想渡海劫掠法兰不成?”站在温破伦身后的胡智突然出言道,虽然觉得比伦军再次渡海登陆法兰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仍是大胆的如此猜测道,正所谓兵者,诡道也,不可不察。根据温德港驻军在比伦的探子会报,比伦最近似乎是要效仿帝都罗兰的大阅兵,举办一次大规模的海上大阅兵,而这海上大阅兵的地点正是与法兰温德港隔海相望的比伦艾伦港。此时可能只有极少数人大致清楚比伦国王艾斯英伦的筹划,不过比伦军如此大规模几乎不加掩饰的集结于艾伦港,也由不得胡智会有此假想了。

“任何时候都不得有丝毫放松,比伦狼子野心,断不可能仅满足于时不时登陆法兰劫掠一通,我们必须做好防范,吩咐下去加强温德港的戒备。真希望能够和比伦军正面一战啊,只是可惜那群狡猾的比伦贼子每次都有意无意避开温德,而我又总是受过各方面势力的制约,只能留守在这温德港,不能出征剿灭这些比伦强盗!唉,如今看似强盛的罗兰帝国啊,风雨欲来,风雨欲来!”温破伦似乎被胡智的话语勾起了脑海中隐藏着的思虑,陆陆续续说了许多话,不过对于比伦军温破伦有时还真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是,将军!”胡智倒是没有像温破伦想得那么多,只是单纯觉得比伦这个所谓的海上大阅兵似乎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称之为包藏祸心也不为过。

比伦艾斯国王举办的这个“海上大阅兵”自然不可能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场阅兵,否则也不可能将举办海上大阅兵的地点选在了艾伦感,并且比伦国王艾斯英伦还秘密来到了艾伦港,当然除了知道艾斯英伦来到了艾伦港的也只是少数人,只有艾斯英伦等极个别重要人员清楚海上大阅兵意味着什么,之外,大多数人只是较为单纯的将此当作一场比较特殊的阅兵。

“父王,暴风雨停了!”苦心经营比伦多年,艾斯英伦也算得上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国王了,十年前打退罗兰帝国的大军让这名当时年轻国王声望在比伦三岛达到了鼎盛。这些年来比伦一直顺风顺水的倒是发展极其迅速,艾斯英伦手底下也颇有一批能人贤才辅佐,于是多年的准备试探之后,比伦国王已经有些不能忍受屈居于小小的比伦三岛,他向往跟广阔的天地。而艾伦港举行的海上大阅兵便是一种信号,此时艾斯英伦和艾斯雪等人正位于艾伦港某个能一览港口全貌有极其隐秘之处,刚才出言的正是被亲兵护卫者着的艾斯雪。

“比伦有如此强军,国王陛下攻占法兰指日可待啊!”一阵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名穿着红袍的不明人士,连头部面目都是被衣袍包裹着看不真切。按理说这般穿着的红袍人出现在比伦国王艾斯面前是极其不合理的,不过艾斯英伦等人却是一脸正常的样子,仿佛本来如此一般。

“哈哈,主教谬赞了,法兰虽不足为虑,不过罗兰帝国地域宽广,强盛无比,纵是穷尽比伦三岛之力遥想与之匹敌也是凶多吉少!”艾斯英伦扯了扯嘴里,似乎流露出了点笑意,不过又似乎是冷意,大有深意的对着红袍人道。

“国王陛下说笑了,如今的罗兰帝国也只不过是外强中干,几十年了罗兰皇室也是该为偿还当年的血债了!”提到罗兰帝国,红袍人似乎是不以为意,不过话语中仍是流露出一股忌惮之意,同时也是有着一种浓浓的记恨。红袍人和艾伦英伦又交谈了已经便是悄然离去了,至始至终双方都保持着一种极其微妙的关系。

艾伦港的海上大阅兵在不温不火中落下了帷幕,不过这其实只是一场大战的前奏罢了,艾斯国王在来艾伦港之前便是打定主意要御驾亲征法兰,而长久以来在法兰的布置也是时候发挥作用了。倾全力渡海一战,艾斯英伦所想的并不是单单打败如今已经属于罗兰帝国的法兰,而是要以闪电般的速度侵占法兰全境!

夜幕悄然降临,法兰逸城的人们好像习惯性一般的开始了纸醉金迷的夜生活,恍然未觉一场巨大的危机已经悄然向法兰袭来,歌舞声声声入耳,醉生梦死何时休。美人河畔,艾府,今夜的艾府却是显得有些不同寻常,府邸周围明显加强了警备,仿佛如临大敌一般,暗中隐秘之处更是安排了大量的暗哨,如此一来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只老鼠也别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艾府。

“艾斯亚王子,是否计划有变?”艾府一幽密用来商议大事的房屋之内,当今的艾家家主艾川以及一干艾家核心人物赫然都位列在此,而艾川嘴里的“艾斯亚王子”却是曾经与黑布衣打过些交道的艾亚,当然如今应该称他为艾斯亚。

“父王陛下派人告知,他决定御驾亲征法兰,如今已经在艾伦港了,不日必将登陆法兰!”艾斯亚也没卖什么关子,简单明了的奖自己受到的最新讯息告知了艾家众人,语气听起来极其平淡,让人很难看出他心里对此是如何想到。

“御驾亲征!王子殿下所言当真?”艾川闻言真是大吃一惊,显然他没有想到比伦国王艾斯英伦居然会亲自率军征战法兰。本来艾斯亚既然已经被秘密安排到了法兰,并且没有被人识破身份,自然艾川下意识的认识日后比伦大军登陆法兰后将会由艾斯亚都督诸事。没想到啊,没想到,如今艾斯英伦却是决定御驾亲征法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同时,艾川心里头的一些忧虑也是消退了许多,整个人变得信心十足起来。法兰毕竟已经是罗兰帝国的领土了,而一旦比伦与法兰开战,支持比伦的艾家就相当于与罗兰帝国为敌,这如果说艾川没有点心虚是不可能的,不过艾斯英伦御驾亲征的消息倒是无形中坚定了艾家众人的信念。

“艾家主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罗兰帝国对于法兰的掌控力本就不强,此番准备如此充足,定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攻占法兰,届时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艾家也会随之水涨船高,光宗耀祖,封王拜相亦不是什么不可能之事!”虽然艾家已经算是铁了心支持比伦,但是艾斯亚也没忘适时为艾家人描绘一番日后的光明前景,务必要将艾家捆绑在同一条战船上。

“那就借王子殿下的吉言啦!不过不知对于小女的婚事,殿下是做何一种打算?雪莱这孩子一直痴迷于殿下,这些日子来因为婚事还真是没少闹别扭。”艾斯亚一番话说得艾川是笑容绽放,当然高兴归高兴,不过这一切现在毕竟都还只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