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中国阴阳师 > 918-复有凌云志

918-复有凌云志

手机阅读

918-复有凌云志

听到秀秀这话,我先是欣喜,随后却觉有些惋惜,不禁叹道:“我还以为是五爷他老人家回来了……”

听到这里,秀秀也不禁没落,叹道:“五爷他老人家,怕是永远回不来了,因我之前利用阳差之便曾在地府探过,他老人家的魂儿不在地府之中,恐怕早已经……”

“已经怎样?”我激动地问。

“怕是已经投胎转世去了吧……”

秀秀这话说完,忽听背后传来一声‘并没有’,听到声音大家急忙回过头去,就见杨雪正带着白龙和杨死两人款步走来,再往三人背后的天子殿大殿前一看,之前挡路的那群鬼兵早已被白龙、杨死以及王老爷子三人消灭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那些被吓破了胆子的日本阴阳师们,正都坐在地上胆战心惊地发着呆。

而再一看王老爷子,初得神器慑三界似乎还未用过瘾,即便周围一群鬼兵都已到了,仍在手持神鞭不停地叫嚷着:“还有人没?再来几个呗!再来几个呗!”

哪儿还有人啊,就算是有,看到眼前这幅场面,哪个不要命的还敢再往前凑啊,没办法,于是王老爷子满脸狞笑地盯向了地上几具鬼兵的尸体……

“兄弟,得罪了……”

说着话,王老爷子猛一抬手,手中神鞭已然又直奔着地上的尸体而去……

一走到我们面前,我立刻朝着杨雪惊问:“杨雪,你刚刚说什么?”

“我刚刚说,那位五爷并未自地府转世而去,甚至根本就没有来过地府……”

“什么?”这话让我们所有人都震惊了住。

只听杨雪又道:“我和那位五爷并不像是,然而正因为我之前前往人间试图寻求帮助,于是结识了你们之后特地将你们之前的所作所为都仔细调查过一番,这才了解到了之前与你们结伴同行的那位五爷的神勇。如此以为大义大勇的义士,老当益壮身先士卒,如果倒退五十年正直青壮时涉足驱魔界,恐怕必有一番大作为,真是可惜。所以后来我调阅了一下地府中的资料,以为若这老人还在阴间等待轮回,是不是能招入麾下,以后若对抗李红袖时也能帮上忙,可是翻来翻去,却都找不到这老人的资料,显然,他并未曾到达过冥府……”

“你说五爷从未来过阴间?”

我不敢置信般发问:“这不可能啊?按理说,人死后都是都会到鬼门关前排队入关,等待着一个转世投胎的机会?”

“照常说是不假,但也有例外。”

杨雪回答道:“若是普通人逝后确实要走这番流程,一般都会有专门负责引魂的差人前往阳间,在人间阳差的协助下将这些人的魂魄带回鬼门关排队等候;但若前生今世功德大者离世,我们会专程安排人前往人间迎接,随后绕过鬼门关这一流程直入天子殿,按功劳封赏为冥府官吏,待任职期满后再行转世投胎;要么就是在人间为恶过多之人,何须等他自己来投,死时便会有阴兵上界押解;再或者,就是那些不愿投胎的孤魂野鬼,也会有阴兵专门负责到人间捉拿,将他们押入阴间后直接转送天子殿受审,再打入地狱受刑……”

“难道五爷的魂尚在人间?”

我心中一阵惊喜,然而白龙却在一旁摇摇头道:“这可能性应该不大,以五爷他老人家的脾气秉性,以及和我们之间的交情,就算如今留在人间成了恶鬼,也一定会去找我们的,可是这么久了,他却从未露面过一次……”

“那,那五爷呢?”

我心中一阵疑惑,这时就听一声叹息从旁传来:“哎,说不定当日在八极宫内,五爷就已经……已经魂飞魄散了……”

“你给我闭嘴!”

我气得狠狠踢了媪一脚,气得媪瞪着眼睛就吼了起来:“你怎么老跟我毛手毛脚的?我说的不对怎么着?”

杨死也在一旁冷声说道:“媪说的这些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当时八极宫内发生了一场大爆炸,才刚离体的魂魄正处于虚弱状态,突然遭遇那么大的一场爆炸,受磁场作用很可能导致直接灰飞烟灭的下场,这种案例以前也曾出现过……”

“不会的,一定不会,五爷他老人家那么英勇彪悍的一个人,怎么会这么脆弱?绝对不会!”

我狠摇了摇头,杨死也旋即改口,笑道:“是啊,我也觉得五爷不会这么脆弱,可是……如果五爷魂魄未散,又从没来过阴曹地府,也没沦为恶鬼出没,那他的魂儿……到底在哪儿?”

提及五爷,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一番沉默之后,杨雪率先打破了僵局,笑道:“我看还是先别说这些了,别忘了我们还有大事要办……”

大家都点了点头,于是转身朝鬼门关方向迈步而去。

才走出去没多久,一阵哭号声就从大家背后传了过来,我回头一看,竟是脸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源兵道跌跌撞撞地朝着我们冲了过来,口中嘶声吼道:“我跟你们拼了!阴阳神道万岁!”

“师兄!不要!不要冲动!”

紧随在源兵道背后的是竹中益次郎以及另几名阴阳师,王老爷子手中紧攥着身边慑三界也在背后一阵追逐。

没等众人追上源兵道的脚步,那源兵道已经冲到了我们的面前,抬手就要掐我的脖子。

我正要闪开,一席白影已然‘噌’地一声自我眼前划过,白龙箭步前冲一掌拍去,‘啪’,源兵道叫都来不及叫一声就被这一掌震飞出老远,‘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哪知道这满身是血遍体鳞伤的日本阴阳师倒是坚强得很,竹中等人刚要搀扶,他却先自己蹦了起来,瞪着眼又朝白龙扑来——

“打呀!你不打死我!我就打死你!”

白龙可不含糊,见那源兵道举着拳头如疯子般又冲过来,仍是面不改色见招拆招,三招的功夫源兵道已然再度摔倒在地,这一次没等他爬起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