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魔帝狂妻:废柴嫡小姐 > 731.第731章 、周逸夫的生死劫难

731.第731章 、周逸夫的生死劫难

手机阅读

周逸夫明白他们的意思,虽然他想要跟他们待在一起,但是,也明白,此时,还不能过于强求,脸上闪过一抹笑意,“多谢这两天的照顾,希望我们后面能够在空伦宗见!”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是,在转身的瞬间,他脸上的笑意就直接散去,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脸的冰霜和冷漠。

因为从第一天考核到现在,他总觉得有一股视线总是似有若无的在盯着他,而这一股视线明显是跟着他的。

他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具体是在哪个方位,因为那人变换速度非常之快。

哪怕是以他如今灵皇的灵力修为都无法锁定对方的方位,那么只能说明此人在他之上。

他也知道,以目前来说,伏氏六兄妹也不会为了他而陷入险境,而他自己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即便伏泰不说,他也会跟他们要求的。

危险,还是要除之而后快,坚决杜绝!

他的速度很快,几个纵身跳跃,人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小集体的面前。

杨闪杨烁两兄妹则在拉锯式怒视中,杨烁败下阵来,被哥哥揪着耳朵,依依不舍的惜别了自己的男神,虽然男神什么的,连个眼角都没有赏一个给她。

伏氏六兄妹也分别散开了,他们都需要成长,需要历练,最后的半个时辰,需要他们每个人单独的围猎和历练!

“呵呵,小心肝儿,你还挺机敏,不过,我喜欢!”

暗处的某人,一脸邪肆的笑容,却显得一张脸那么的狰狞而又淫邪。

待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那个人才从暗处走了出来,双眸中都是淫邪的光,朝着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已经掠向了远方的伏泰,又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刚刚那人所站的地方,看着一个方向,若有所思。

同时,非常震惊。

原因无他,那个人的速度,快!

特别的快!

连他都觉得震惊的速度,那么这个人的实力!

他从内心中,赶到一丝的不好的预感。

他没有感觉错,从周逸夫出现在他们身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有一种被盯上了的感觉,但似乎又不是要针对他们的。

却原来是针对周逸夫的。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他虽然对这个周逸夫不假辞色,却也是已经从心里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接受了他,再加上之前他对伏慧的救命之恩。

这都让他不能对周逸夫置之不理。

而他能感觉到,那暗中的人,实力不俗,与他旗鼓相当,甚至还要比他略高一筹。

要知道,如今的他已经是到了灵皇巅峰的实力,而他之所以没有一句突破灵宗,就是因为总觉得缺少了一个突破的契机。

也许,这就是机会!

他不敢让所有的人都跟着他冒险,虽然他知道,他们都无所畏惧。

然,他却告诉自己,他不能把主子的力量都葬送在这里。

所以,对于他来说,最后的半个时辰,足够他解决这暗中的危险,也才有了分开历练一说。

他随之也朝着某个方向掠身而去。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在他极速离开以后,原本已经消失了一会儿的众人,都又回到了原地,看到对方的瞬间,都明显的愣怔了下。

随后相视一笑,便也知晓,这就是他们的默契。

因为那一抹危险的气息,不仅仅是周逸夫和伏泰感觉到了,其他人也都有所察觉,只是,大家都没有戳破,而心中却都早已了然。

他们不畏惧危险,不畏惧单独战斗,但是,绝不会让自己的兄弟独自面对危险!

只为了能快速的解决危机,这一次,所有的人都妥协了,却又是另外一场的默契合作。

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连最后才融入他们小集体的姜波和杨氏兄妹都一起朝着周逸夫的方向而去了。

周逸夫的速度很快,但是,他身后的那道影子的速度更快。

在疾驰中的周逸夫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一个空地之上,冰冷而又沉沉的声音响起,“还真的是辛苦你了,跟了我这么久。既然来了,就出来吧!畏首畏尾的,也不是什么好鸟吧!”

他看似一身轻松的站立那里,实际上却是早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独自一人,他不会认为一个对他有着虎视眈眈目光的人,能够轻易的放过他。

他自认为自己感知的不会错,那个人的修为绝对在他之上。

“桀桀!真不愧是天机宫的传人!”

来人鬼魅一般的身影如风一般的落在了他对面两仗的距离,那是一张妖孽的脸,桃花眼,修长的眉毛,一头的墨发随意的绑在了身后。

性感的薄唇水润晶亮,坚挺的鼻子又具有异域风情,甚至连下巴都是精致的存在。

只是与他的脸完全不一致的是,身上穿的又那么狂野!

嗯,就是狂野!

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是豹纹!

还是敞胸露怀的那种!

不用怀疑,那一身豹纹,真的是用豹皮所制!

而在听到他话的同时,周逸夫子夜般漆黑的眸子眯了眯,这个人究竟是谁?

他为何会知道自己是天机宫的传人?

心中的不安更甚,但是在面上,却依然是云淡风轻。

“天机宫?那是什么鬼?阁下莫不是眼神儿不好?”

“呵呵,我还是喜欢你在进入考核之前那样的傻楞样,让我看着,都浑身火热的不行啊。现在这样不好,不适合你。”

那人一边说着让人愤恨的话,一边用淫邪的目光扫视着周逸夫。

让周逸夫觉得浑身都被他看光光了一样,内心恶心到想把前几天的饭都吐出来。

尼玛,像他虽然不至于祸国殃民的美貌,他只希望自己将来能够迷倒自己的老婆就行了。

怎么面前这个死男人那是什么眼神儿,那赤果果的淫邪的目光,让周逸夫终于忍无可忍了。

“咻!”

一道凌厉的灵力剑直逼那人的面门而去,这一招,虽然快准狠,却被那人轻飘飘的给避开了。

“呵呵,小乖乖生气了?还是不要生气了,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不仅会让你们天机宫从此飞黄腾达,更加会让你欲仙欲死,你说可好?”

那个人言语上的**,让周逸夫只觉得难看的不行,恨不能杀了眼前的这个败类。

但是,此时的他却不得不慎重,因为刚刚的那一击,他虽然是试探,可也是用了七成的实力,却被他给轻易躲过了。

由此看来,自己能够取胜的几率,几乎是零。

除非有奇迹发生。

在此次出门之前,老家主就曾说过,他此生最大的劫难,就在此次的空伦宗的考核之中,具体是何劫难,却又是无法预料。

如果有贵人相助,他将会化险为夷,如果无人相助,他甚至有可能会性命不保。

这也是他此次行动中,心中略有担忧之处。

“好!好你大爷!莫不说我不是天机宫之人,即便我是,也不会与你这不男不女的败类为伍,既然你想要欲仙欲死,我不妨成全你,如何?”

“这个自然是极好的!你这小受的模样,我就是想看着,都已经全身难耐了啊,来吧,小宝贝,让我来疼你,嗯?”

那人一边用言语刺激着周逸夫,一边用火辣辣的目光更加赤果果的盯着周逸夫,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似乎一眨眼,他就要消失了一般。

只是,那视线,却是过于具有侵略性。

就在周逸夫想要奋起抵御之时,却发现,他已经失去了抵御的机会了。

这个人已经如风一样,站在了他的身边。

那一双恶心的手,就这么赤果果的抓在了周逸夫的腰间。

周逸夫,俊逸的五官,丹凤眼,儒雅小生一般,身材高挑。

感觉到他的举动,他一阵儿的恶心和厌恶,不顾一切的凝聚身上的灵力双掌朝着那人的小腹而去。

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有此动作,那人显然愣神儿了片刻。

也就是这片刻的功夫,他才有机会在他的手中逃脱。

就在他以为他逃脱了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人已经身处他的身后了。

周逸夫此时的脸已经刷白了,他知道,今日是在劫难逃。

可是,要让眼前这个败类毁了自己的清白?那也是不可能的!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动用自己最后的底牌。

在转身的瞬间,他双手握拳,直逼那人的面门,同时屈起了一条腿朝着他的命根子而去。

如果是旁人,自然是顾上不顾下,应接不暇。

那个男人确实身子急急后退,一手朝下挡住了他屈起的那一条腿!

而这个男人,就这么轻飘飘的就躲避了!

周逸夫的内心是无比震惊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冷静的思考了。因为要不了两个回合,他就会败在他的手下,难道就只有那一条路可选了吗?

他的心中此时,有了那么一丝的绝望,难道真的就是自己的生死劫难吗?

只是,还没有等他最终下定决心的时候,那个男人就动了!

一道残影在眼前闪了片刻,然后就感觉到了他的双手被一直手紧紧的困在了身后,突然一阵疼痛袭来!

“唔!”

他的下巴被这人给卸了!

他好似预料到了周逸夫会做什么样子的决定一样,同时,这也让他瞬间感觉到了绝望。

他不畏惧死亡,可是,却不愿意被如此羞辱。

在下巴被卸掉的同时,他似乎在鼻息处问道了一股淡淡的清香,而这清香却也不是迷情之类的迷药,只是让他的灵力无法凝聚而已。

也就是说,此时的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从小至今,从来没有过的无助和绝望在心底蔓延。

他被拖在了旁边的一片草地上,一双大手直接被按在了头顶,那个男人跪坐在他的双腿之上,禁止了他乱动,一双淫邪的眸子,已经不知道把这个勾的他直冒火的小白脸给奸,淫了几百遍!

就在他以为,自己只有死路一条的时候,终于见识到了绝处逢生的那种心情。

在这一刻,他甚至流下了泪水。

“砰!”

伏泰在隐匿了自己所有的气息以后,尾随至此,才发现,这个人,差点就要把周逸夫给......

再怎么说,他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无限靠近的同时,他奋起一脚,把那个想要羞辱周逸夫的人给踢飞了出去。

“嗯!”

听到他发出的闷哼声,不难发觉,刚刚伏泰的那一脚,能有多狠,恨不能直接把那个人直接给踢死好了。

“无论你是谁,赶紧滚!”

伏泰的话,很冷,冷的似乎要把周围的空气都要冻结成冰了。

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要不然,周逸夫也不至于受到如此屈辱。

不过,幸好,在一切都发生之前,他还是赶上了。

他眉头紧蹙,一双锐利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被他一脚踢飞的男子,一边瞥了一眼地上的周逸夫。

”哼!是你!我媚宗看上的人,你也敢插手,怎么,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

是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媚宗宗主的得意弟子房文秀,可以说媚宗就是一个邪术的存在。

专门通过男女双修来提高自己的修为。

也正是因为如此,世人才会如此的忌惮和厌恶媚宗之人。

“既然如此,你就跟他一起来享受享受本公子的功夫吧,本公子会很温柔的!”

而他的话,也成功的让伏泰的脸一下子黑成了锅底。

“你找死!”

他随手一挥,一枚丹药直接没入了周逸夫的嘴巴中,丹药入口即化,瞬间又跳起长臂挥起,巨大的灵力球已经凝聚朝着房文秀砸去。

此时,他也不再隐瞒自己的实力,灵力全开,浓郁的灵力气息在全身流淌,每个细胞都爆发出了浓浓的战意!

而此时他也感觉到了,对方也是灵皇巅峰的实力!

只是对方因为修炼的是邪术,所以才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在速度上也更胜一筹。

一击打出的瞬间迅速后撤,弯腰拉起了周逸夫,脸色凝重而又快速的询问了一句,“没事吧?”

周逸夫此时的灵力已经恢复了一些,但是,却没有可以一战的能力!

他恨恨的目光盯着前面那个让他恶心至极的妖孽男子房文秀,恨不能把他给碎尸万段。

“唔唔唔!”

听到他的呜呜声,伏泰才发现,他的下巴被那个人给卸了!

袖长的手不经意间迅速伸出,快速的出击,在周逸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感觉到了一直手摸在了自己下巴上。

心中一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