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绝世风华:邪医七小姐 >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手机阅读

……

另一边,在水柔汐吼完这一句话之后,瞬间,就有长老赶紧进了来,当下怒道:“你是不是不要命的了?!”

闻言,水柔汐当即闭上嘴巴,眼底都是对苏七月的恐惧。当然,一部分恐惧也来自眼前的这个长老。

“对,对不起,以后不会吼了。”水柔汐柔软的开口道。

殊不知,她如今这副尊荣做出这样的模样,简直是可怖恶心到了极点,偏偏水柔汐还不自知,继续这样说话扮可怜。

这就引来亓连长老大大的不满,虽然亓连长老不是颜控,但也不是那种没有审美标准的人,当即就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么丑?!”

这话,简直就是往水柔汐心窝子里戳。仿佛是心脏被狠狠的碾压践踏着,水柔汐紧紧的握着双拳。

忍着一股怒气,极其僵硬的笑着,道:“真是抱歉,吓到长老了,是柔汐的不对。”

但是虽然她是这样道歉,心里却满不在乎发的。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老头只是气自己打扰了对方炼制药物而已,这个老头修为其实也不怎么厉害,但是偏偏是个炼药师,还是特别厉害的炼药师。

最重要的是,他与宗门掌门亓元的亲哥哥——亓连长老。

据说是天赋极其厉害,炼药本领也高,但是他偏偏是个十足十的大疯子!只要是开始炼药了,一旦有人这样去招惹了他。打扰了这个老头的思路。这个老头就真的敢把那个人当作药材丢进炼药炉。

可以说,他到这附近也是因为够安静,适合炼药,才搬到这里来的。

毕竟长老们三年以来也就这几日为新生的缘故而忙碌一些,其他时候他们大部分都是在修炼的。

故而这里就不怎么吵。

这几日,亓玄宗三年一度的招生,,他们吵,其实也可以谅解,但是水柔汐这模样,直接吼出来的,就是坚决不可以。

不然亓连长老就直接过来发飙了。

当然,好在今日的亓连长老心情微微好了一点,也就没有干出把人给丢进炼药炉的可怕事情。

而亓连长老见对方已经道歉过了,也就不愉快的点了点头,而后回去继续作画。

后面,祁连长老没有看到的是,水柔汐那扭曲着的脸庞。

……

这一边,亓连长老刚刚才回去炼药,另一边,苏七月就来到了一个大厅之内。

只见大厅里面俨然写着任务区以及兑换区两个大的阵营。

原来,亓玄宗是有任务发布的一个宗门,每个长老或者弟子就靠着任务赚取积分。

在这里,玄石在外边再贵重也好,但是在亓玄宗一切开支都靠着积分才可以运行。

也就是说,积分,就相当于外界的玄石一样用,换句话说,积分就是亓玄宗这个地方的货币。

而只要能够拥有足够的积分,就可以兑换区去兑换自己想要的一切东西。

毫无疑问,这一次的幻石就在兑换区之中,只要有了足够的积分,苏七月就可以直接的把兑换区里唯一幻石带走。

“我不后悔我做的事,但是,我后悔,我爱上了他……”

皇后说着,眼神更是迷离,像是透过窗台看向远方,轻轻笑了。而后开口唱起少年时候的歌谣:“

谁家庭院,春锁深闺。

一剪相思袅袅如云坠,

望堂前燕子,

几时梦回,

伤别离,柳纷飞,

衣带宽终不悔,

斯人独醉,

为伊人憔悴。

看草色葳蕤,

青春正美,

却道,多情总比无情累!

一缕青丝,随风化成了灰

愁断肠,枉凝眉,子归啼悲,

相思未遂,相思未遂……”

歌声还没有在这个房间之中断绝,但是皇后整个人已经一动不动了。

苏七月看的明白,她已经断气了。但是嘴角依旧挂着笑容。

她活在记忆之中,也在记忆里死去……

忽然想起二十一世纪的一句词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一时间,苏七月忽然觉得对方也不可恨,但是很是可怜。

错的时间,爱上错的人,付出自己的青春与心,换来错误的人生。

正想着,就见皇后的魂魄已经离体了,然后渐渐的消失,到达那冥界中去,等待投胎……

苏七月想了想,道:“希望她能够投一个好胎,不必像现在一样。”

皇后做了太多错事,但是于苏七月而言,也没有什么。对方没有得罪自己,也没有伤害南宇国的子民。

至多,当时给了自己几句怨毒的骂声。

也不是苏七月圣母,她也想得明白,皇后心底的心情。换作她,若是君以墨有了其他女人,她也不会喜欢那个女人。反而会是憎恨。

只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已。

正想着,后边就有人轻轻的推开了门,是个黑袍的男子,对方见到躺在地上的皇后,他显然并不惊讶,很显然,他已经料到了结局。

“你是苏沫的女儿?”对方问道。

苏七月点头。

又见对方点了点头,道:“已经那么大了啊?”

说着,他又指着椅子,道:“坐吧。”

苏七月没动,对方却道:“本座是南宇国国君,但是十年前厌倦这个身份,找了人来替我。”

苏七月瞪大眼睛,她并没有想到这个居然是真相。

也就是说,真正要杀皇后的,其实不是南宇国国君。

“但是对方很显然翅膀硬了,居然要动我的人!”南宇国国君说话时,语气都带有一股子狠劲。

这让苏七月不由得就信任了对方国君的身份。

“冉儿是我求娶苏沫失败之后娶的妻,我并不想隐瞒她我离开的事实,但是,这件事不能说。”他道。

“那个冒牌货是……”

听到这话,南宇国国君道:“当年为了找一个合适的替身,我特地选取了一个喜爱苏沫的人来,没想到对方那么疯狂。”

讲到这里,苏七月也了然了。

她就说,一个国君怎么可能不在乎自己的国家,原来对方本来就不是真货。

“如今南宇国的事情,我不想管,我来只是想带走一样东西。”

许久,他又说出一句。

但是苏七月却抽了抽嘴角,一脸无奈。

就是这种不稳定的因素,使得卫德极其担忧。

“你喜欢陆榕?”苏七月闻言,眯着眼,问道。

卫德没想到苏七月问得那么直白,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顿在那里,手足无措。

但是最终,卫德还是说了实话,道:“并非如此,嗯,小的只是爱上了经常与陆榕来往的一女子,只不过自从我被关入地牢之后,就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了。”

说到这里,卫德心底有些惆怅,道:“那个时候雨儿才出生不久,她就已经消失。只不过陆榕说她出去办事了,我才放下心来。只是没想到,如今陆榕也失踪了。”

“你是说,雨儿的亲生母亲是榕姨的朋友?”

卫德点了点头。

“我会好好关注这事的。”苏七月道。

闻言,卫德总算放下了一半的心,而后又想起什么,马上道:“对了,你母亲很有可能是在皇宫消失的。”

苏七月一愣,顿时站了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苏七月虽然拥有一部分以前的记忆,但却没有以前的感情,对于苏沐,苏七月理应是不关心的,只是现下偏偏激动的站了起来。

可见,尽管没有被封印掉的感情与记忆,但是人的潜意识,她还是存在的。

不然她不会这样关心苏沐。

而卫德则道:“那个中年男子,我当时就觉着很是眼熟,后来想了许久,才想起对方似乎是皇宫的人,只不过在苏沫消失之后他也跟着消失了,且苏沫是去了皇宫才消失的。在这不久,我又遇袭,要说没有什么关联也不太可能。”

闻言,苏七月双眼一眯,忽地想起了皇后私下与她说的话,故而道:“那也就是说,那是皇后干的事情了?”

只是令苏七月想不到的事情是,卫德想也没想,就使劲摇头,道:“并非如此。皇后,还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