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绝世风华:邪医七小姐 >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手机阅读

当然,苏七月也是模凌两可的回答。压根不是一个正确答案。

但是重要的还是对方的理解,不是么?

果然,就见掌事僵了一下,很快恢复原样,道:“只是苏这个姓氏委实敏感。真是抱歉了。”

苏七月笑道:“没事。”

掌事点了点头,后来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不知姑娘当我们宗门的外门长老,如何?”

光明系灵根的确是整个白玄城都抢着要的人物,而光明系能达到粉阶的,这一块地方也不多,唯独苏家有。

故而外界很多光明系的弟子都很难升级修炼,恰巧,这个时候,苏七月来了。这个外门长老由她来当再合适不过。

当然,给她外门长老完全是因为对方有资格。

由于对方特殊的灵根,他会跟掌门说让她直接进入内门当长老的。毕竟他现在的能力也只能够让苏七月当上外门长老而已。

越想,管事就觉得越是可以。

而苏七月的本心也只是想进入亓玄宗,故而她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

得到对方的答应之后,管事简直是高兴的要飞起。

点了点头,就到,“那姑娘先去报道。”

想了想,管事又觉得不妥,又倒回来道:“算了,我亲自带你去。”

说罢,管事又唤来自己的一个弟子,叫他守在这里给学生登记,而后自己就给苏七月带路了。

苏七月的长相极其漂亮,哪怕还未完全长开。但是就已经别具风味。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对方的神色冰冷,让人一看就不敢靠近。

故而一路上,女的是妒忌成灾,男的则是双眼都盯得发直。但是又不敢迈开脚步追求。

很快,苏七月就在这么多的注视礼下到达了报道点,由于苏七月是光明系修炼者的缘故,其他人哪怕的嫉妒,也没有说些什么话。

当然,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很善良,哪怕是大宗门的长老,也总会出现几个恶心的人。

例如,外门长老水柔汐,她看着苏七月神色就不是很好看。

“哟,这么小就当起长老了呀,有本事么?”水柔汐懒散的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开口。

一只纤细的手扶着额头,完全是贵妇模样。

水柔汐是水家分支的大小姐,正是因为是分支,没有什么投入到自己身上的资源,故而她才只能自己出来外面打拼。

但是她人也是确实有本事,不过是五十二岁,就已经当上了长老。

如今她已经有七十二了。

在俗世里,这样的年龄可能有点大,但这对于白玄城来说,是很正常的。虽然这里的玄气比起俗世要浓郁很多,但是修炼到粉阶五境来说,也是相当困难。

粉阶五境才是外门长老的标配,因为苏七月是罕见的光明系,故而才能破例录用。

而修炼道路上本身就很难,修炼到粉阶五境,年龄自然也不会太低。而到了紫阶以后,年龄就会出现冻龄的状态,甚至长相是可以越来越年轻。

当然,这个长相还是取决于修炼者愿意到达哪一个年龄。但是,修炼者在受重伤之后往往会倒回冻龄时候的原样。

也就是说,这个水柔汐美是很美,当然这是她巅峰的时期,实际上她的容貌早就已经是中年妇女了。

俗世里很少有紫阶的人物,因为那里的限制就是在于紫阶,一旦突破紫阶了,被天道发现还逗留在俗世,就会降下天劫。

故而俗世里没有什么不老的人物。

崇玄大陆里,到达了白阶或者黑阶巅峰,才可以飞升到上界,可以说,这个大陆是被天道诅咒的大陆,压根不可能有人飞升。

但是也有例外,比如白玄城跟黑玄城。这两个极点似乎是当初某个大能路过此处开辟出来的空间,故而里边的最高点就是白阶活着黑阶巅峰。

也正是有了这两个极点地方,这个大陆的人才可以进行飞升。

故而,这两个极点,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去处。

当然,话说回来,一般人达到粉阶五境,都必定会有七十岁,可以说,水柔汐是比较厉害的人物了。

水柔汐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故而在外门里,水柔汐一直认为自己特别厉害,也特别狂妄。

但是,如今来了个小丫头比自己漂亮不说,还比自己更早达到粉阶,最重要的是,没有达到粉阶五境的人压根冻龄不了,也就是说,对方实实在在的也只有十五十六岁而已。

这让水柔汐怎么能不嫉妒?

一双眼睛早就已经冒烟了,只是脸皮上还撑着自己那娇好的面容。

唯恐自己的表情破坏了自己的美感。

但是尽管她如此装,苏七月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恶意。

故而苏七月只是淡淡了撇了水柔汐一眼。

水柔汐虽然比苏七月的修为高,但是不一定打的过苏七月,故而苏七月压根没把对方放眼里。

也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水柔汐才更加的怒火冲天。

“好个狂妄小儿!今儿个身为前辈我不教训你,哪日还不得把亓玄宗的天给翻了!”水柔汐用力拍打了一下桌子,大怒开口。

在场的人也是让水柔汐给狠狠的吓了一跳,在他们眼里,水柔汐人如其名,一直扮演着温柔女神的角色。

一时间,他们都愣在这里,没回过神来。

他们还未曾见过水柔汐如此大怒的模样。

眼见着对方就要出手,他们也终于缓了过来,想也不想的,就拖住了水柔汐,唯恐对方伤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粉阶光明系修炼者。

苏七月神色淡淡,压根不见一点担忧,而是道:“生气太多,对老女人的皮肤不好。”

苏七月这话绝对没有粉讽刺的意思,她只是道出了自己的在二十一世纪当医生学到是一丝本事,凭真的而言。

当然,她不否认自己有故意恶心对方的意思。

水柔汐不清楚这一点,此刻听了对方的话,只觉得对方里里外外都嘲讽着自己比她老。

女人最大的忌讳就是脸蛋跟年龄,更别提像水柔汐这样爱美的女人。想到这里,卫莲儿又想起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修为现在是实在太低,非得找个保护盾才行。不然,分分钟得死在这种地方。

想着,她走的更快。

而其余修炼者,此刻哪里会注意一个区区橙阶修士?待反应过来之时,卫莲儿早已逃之夭夭。

……

此刻,掉进了空间裂缝的苏七月周围都被一层浓郁的死气所包围着。

那红杉人儿仿佛睡着了一般,睫毛像一把精致的小扇子,就这样轻轻的放在了如白雪一般的肌/肤之上。

那是长得极其精致的小人儿。

若是苏七月醒来就可以发现,自己的脸蛋再也不是那一开始穿越过来的模样。

但也只是那么一会儿,一层淡淡的红雾覆盖在她娇嫩的脸蛋,很快,这一张脸又恢复了“原样”。

而沉睡的苏七月压根不知道,心田里的沐血,身影一层一层的变淡。

直到从原本的实体状态幻化为透明状态,直到沐血的身影晃了一晃,已经是坚持不住自己本来的形了。

但是苏七月依旧在沉睡着,一身艳红的衣裳也变得暗红起来。

很明显,她早在坠入空间裂缝的时候,就被挤压成这个模样了。

不仅是体内大出血,就是体外,也被血液所覆盖。

若不是沐血拯救及时,只怕苏七月早就没命了。

许久,沐血再次运行自己体内的魂力为苏七月修复她的身体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苏七月才缓缓的从黑暗中清醒过来。才睁开双眼,心田里沐血那微弱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醒了?”

比起以往的她,现下的沐血很明显而虚弱来许多。就单单从声音这里,就可以轻易判别。

“你怎么了?”

沐血摇了摇头,缓了缓,然后道:“没事,你现下应当担心一下你自个,我只能再坚持一年,时间一过,你还没有从这里逃开,那么你必死无疑。

好了,吸取周围的魂气,赶紧修炼。”

沐血说着,表情忽然恍惚了一下。语气到了最后也没有以往的刚硬。

其实她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她方才没有救苏七月只是为了让这一天提早来临。

只有苏七月在飞升神界之前,吸取了自身所有的能量,这才可以脱开那个诅咒。

而待她吸取自己一部分能量之后,应当就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了。

想着,沐血神情就开始坚决起来。

随后,身体渐渐的虚化起来……

苏七月不知这回事,只是凭借着本能的吸取周围的魂力,而后,渐渐的,修为忽然猛涨起来。

与此同时,同样开始涨起来的,还有另外两种种力量——魂力,邪气。

闭了闭眼,苏七月开始运行自己体内的筋脉的力量。

她不知道所谓的魂力是什么,但是却可以依稀的感受到那一种飘渺的力量的存在。

但,同样存在的,还是体内传来那样那样清晰痛楚。

由于需要专心修炼的缘故,苏七月压根不知道自己体内发生了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变化——

只见一条暗紫色的线沿着原来的玄气筋脉再度生长汇聚了一条新的筋脉。

而后,邪气狂涨,玄气也依旧狂增。

直到两条筋脉的力量平衡到一个点——紫阶巅峰才勉强压了下来。

但是这一层禁锢并不牢固,只要苏七月想冲破它,就随时可以飞升到另一个位面。

其实若不是心底忽然缺少了一部分,苏七月压根不会停止修炼。

“沐血??”苏七月轻轻唤了一句。

但是没有任何回答。

没听到回复,苏七月尝试性的再唤了一句,但依旧没有任何回复。

心底骤然一慌,苏七月赶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心田,只见心田里那一抹红色身影早已不复存在。

只余下一层淡淡的红雾围绕在心田之中。

忽然,苏七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角就这样泛起泪珠来。

她有想过或许有一天沐血会离开,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也没想过是这样突然。

让她迫不及防。就失去了生命力那么重要的一部分。

仿佛心脏一下子空了。

她不是什么冷血动物,表现出来的无情冷酷都是为了不重复风华那一世的悲剧而穿上的伪装。

她不是没有感情。

虽然沐血才跟她相处了那么短那么短的半年时间,甚至是带有目的的接近她。

但不可否认,一直以来是沐血关心她,照顾她。在危难的时候拉她一把。

可以说,沐血才是她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崇玄大陆,唯一依靠过的人。

那是胜过亲人的存在。

再也忍不住,苏七月的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若不是她没用,兴许沐血不会消失……

越想,眼泪掉的更凶。这一刻,这个向来独立骄傲的人儿,在这陌生的崇玄大陆,第一次哭了。

哭的撕心裂肺……

许久许久,苏七月才稍稍缓了过来。

她要复仇!对!她要复仇!她要那一群人生不如死!她要将他们挫骨扬灰!夺魂噬魄!

舔了舔自己的唇角,苏七月勾唇一笑,以极其诡异的弧度。眼底泛起暗红的神色来。

渐渐的,整个眼珠子,也都是暗红的了。

带着浓郁的杀气,刻骨的恨意。

以苏七月为中线,周围凝聚起各种恶鬼阴魂。

他们疯狂的叫嚣着,咆哮着。

苏七月似乎也见到了他们,嘴角挂着邪笑,但双眼,却一丝感情也没有。冷冰冰的,吓人。

值得一提的是,她眼角的泪依旧未曾消失……

“主银,别哭。”忽然,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伸了出来,轻轻的抹去了苏七月眼角的泪珠。

苏七月抬头一看,却见那小手的主人是一白白胖胖的小屁孩。

那小屁孩她也是见过,不过那时是在空间。

“纯宝?”苏七月一愣。

纯宝点了点头,道:“主人别哭,沐血是陷入了沉睡。”

见对方一脸懵逼,纯宝解释了一句,道:“能量消失了很多,故而她被迫陷入了沉睡,只有等到你集齐了其他灵魂碎片,她才能出现呢。”

闻言,苏七月才收敛了一身杀气。

那一双血眸,也在这顷刻之间,转化成了原来的黑色眸子。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