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挽明 > 第一章 王在晋的烦恼

第一章 王在晋的烦恼

手机阅读

在山海关的城楼上,兵部尚书王在晋默然不语的望着北面关外的方向。他来这里已经将近半个月了。来的时候年号还是天启,但是现在已经是崇祯元年了,离崇祯年第一个元宵节也只有五天而已。

他脚下的这座雄关,由关城、罗城、翼城、哨城构成七城连环。这些城池组成了主体两翼,左辅右弼,二城为哨,一线逶迤的格局,沿线建有十处关隘。

这是万历年间名将戚继光所建议督修的雄关,如果没有当初这位老将军重新修缮了长城,王在晋想着大约大明就真要考虑迁都了。

半个月前,他陪同杨镐一起抵达山海关。隔天钦差杨镐、总兵满桂、锦衣百户孙云鹤、张体乾便带着车队,继续向着宁远城而去了。

王在晋则留在山海关主持,蓟州镇及山海关军队的整编事宜。蓟镇总兵官朱国彦、山海关总兵赵率教、山海关监军太监纪用等官员,对于王在晋带来的皇帝旨意表示服从。

蓟州镇有兵十万余,镇守永平、蓟州、密云、昌平,辖马松、大石、曹墙十二路。所辖长城东起山海关,西抵居庸关的灰岭口,长一千二百馀里,总兵府设置在河北遵化东面的三屯营。

要防守如此广阔的地方,十万人马处处分散之后,就变得非常稀薄了。

王在晋以平谷县洪山口关为分割线,东面到山海关,镇守永平、蓟州的中协三路、东协四路,共计七路划为一个总兵区。

洪山口关以西,镇守密云、昌平、平谷、顺义等地划为一个总兵区,总兵府设置在顺义城内。

蓟镇总兵官朱国彦被迁到顺义,而原山海关总兵赵率教接收三屯营的总兵府。

朱国彦划走了4万名额的兵丁,而赵率教得到了剩下的6万名额兵丁。

山海关名义上有守军1万5千人,实额是8千余人,但是真正可以作战的军队不会超过4千人。

蓟镇兵的状况也差不多,号称有10万,但是实额大约是6万,而真正能作战的军人不会超过2万。

朱国彦是那种传统的世袭出身的武官,他对于如何收拢军心,操练军伍一无所知。至于克扣军饷什么的,也是按照此时的军中旧规,既不多取也不少收。

至于克扣下来的钱粮,他也不用来蓄养家丁,而是收购古董字画赏玩。正因为他有这点雅癖,所以近在咫尺的遵化城内的文官们倒是对他印象不错。

一句话他是一个没有什么治军才能,但也是没有什么野心的庸人。王在晋到了山海关,召见他和赵率教两人,要求他交出兵权,他也就乖乖的交了。

让他搬迁到顺义城去,他也就毫不犹豫的带着三屯营内近1千5百精壮点的士兵离去了。

朱国彦走的决绝而毫不回顾,老实说让他从三屯营移营到顺义,他还真是巴不得。一方面可以逃离有可能被调往关外的糟糕命运,一方面可以距离京城近些,顺义自然也比三屯营繁华的多了。

而接下来对于蓟州兵及山海关兵丁的整编,倒是让王在晋、赵率教有些伤脑筋。

蓟州中协、东协加上山海关的人马,总额7万5千人,但是能点校出来的合格士兵不到2万。

按照道理,想要防守这么大一片区域和山海关,应当补足7万5千人的兵额才对。

但是那样的话,朝廷的军费又负担不起了。而真的完全按照崇祯的意思去做,把军队缩编到实际作战的人数,那么每处防御要地只能派上几十人。

把手中本就不多的兵力如此分散,到最后肯定是处处难以守备,这是兵家之大忌。

最后还是跟着他一起来山海关,建立蓟州镇及山海关后勤部队的言成泽出了一个主意。

他建议让士兵退役但不离去,而是把汛地附近的土地分给这些退役士兵。平时不必接受其他徭役,但是战时要接受征召,保卫汛地。

言成泽的建议替王在晋、赵率教解决了,整编部队后汛地防御人手不足的问题。

但是随即他们又遇到了更大的麻烦,除了这些安置在汛地附近的士兵外,其他被安排退役的士兵强烈要求,永平府治下的七卫所应当按照营州三屯卫进行改制。

这个要求对于王在晋和赵率教都是一个难题,永平府内有山海卫、抚宁卫、永平卫、卢龙卫、东胜左卫、兴州右屯卫、开平中屯卫共计七个卫所。

可以说永平府内一半以上的土地都在卫所手中,同这时代其他地区的卫所一样,永平府内的卫所屯田,同样负担不了卫所士兵的粮饷,还是需要朝廷从南方运粮进行补贴。

和顺义等京畿附近的县市不同,永平府卫所的大部分土地,都被卫所的军官们吞并了。

而且永平府刚好位于通州到关外的通道上,这里的百姓要负担比其他地方更重的运输军资的徭役,这也使得永平府内的不少百姓抛弃了自己的土地逃亡了。

而不必负担徭役的卫所军官们,则大肆吞并着这些平民的良田。因此永平府倒是和顺义的情形相反,这里不是卫所的土地被侵占,而是卫所侵占了平民的土地。

永平府的卫所不仅是关外明军的后备,他本身也要负担蓟州镇防守长城的任务。

因此永平府卫所的军官,基本上也是蓟州军及山海关守军的军官。

如果王在晋及赵率教同意了这些士兵的要求,仿照营州三屯卫进行屯田改制,那么他们就要担心这些军队中的军官会不会起来反对自己了。

对于王在晋、赵率教的担忧看在眼中的言成泽,自然是不会把这种麻烦揽到自己身上的。

负责组建蓟州镇、山海关守卫中宪兵系统的李中琦,除了每天同守卫山海关的底层士兵交谈外,对于其他事完全是漠不关心。

王在晋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再把这个难题上交给崇祯,反正他现在也有时间,崇祯在过节之前颁发的犒赏,加上补发的一部分军饷,让这些军士们很开心,因此无暇追问卫所改制的事。

他现在更为担忧的,还是前往广宁的杨镐、满桂等人,究竟能不能完成整编关外军队的任务。

事实上王在晋是白白担忧了,杨镐、满桂的整军比他想的要轻松的多了。

此时关外驻军大致还是按照中、左、右、前、后五部,而最重要的莫过于宁远及锦州两地。

总兵祖大寿率马步兵三万驻锦州,总兵朱梅、督师王之臣领兵二万守宁远。

除了这两位手握重兵的大将之外,还有尤世禄、王世钦等将领分守各处。

崇祯登基之后,切断了长芦盐场运往关外的商路,又有整顿关外军队的打算。

这让以祖大寿为首的辽西将门感到了不满,但是这个时候关外还不是祖大寿一人独掌军权的时候。

辽东军中,满桂、尤世禄、朱梅手中同样拥有和他分庭抗礼的军队,且满桂身得王之臣的信任,地位远在祖大寿、尤世禄两位总兵之上。

既然皇帝亲自出手,祖大寿原本想着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打算默认了。

但是京城中的勋贵及老上司袁崇焕劝他勉力一搏,要把皇帝的新政给废除掉。

祖大寿舍不得断掉同后金走私盐货贸易的财路,又加上曾经跟着袁崇焕,把数十万石军粮的亏空都抹平了。

因此他认为,既然这位老上司出手了,想必对付一个刚刚登基的少年,还是手到擒来的。

为了不错过向皇帝邀功的机会,他亲自带着骑兵潜到了山海关附近。他本打算新政要废除,皇帝的信任也要趁机赢取,这样他在关外才有可能排挤其他将领,成为关外唯一的总兵。

他唯一没料到的是,袁崇焕这位老上司居然失手了,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立刻返回了锦州,唯恐让人知道他曾经偷偷跑到山海关去过。

让他现在更为不安的,是皇帝抓住那些勋贵之后,会不会把他给供出来,那他到时可真是无路可走了。

祖家是辽西望族,到了他这一辈又是人丁繁盛。兄弟有祖大乐、祖大成、祖大弼,子侄有祖泽远、祖泽沛、祖泽盛、祖泽法、祖泽润、祖可法等,都是上自总兵、下至副将、参将、游击的各级军官,分驻宁远、大凌河(今辽宁凌海市)、锦州诸城。

可以说,现在辽东军虽然还没有成为祖家军,但是辽西将门以祖氏为首的格局已经隐隐出现了。

当杨镐、满桂带着犒赏抵达宁远,并召集诸将商议军队整顿事宜的时候。出于担心这是钦差的一个计谋,目的是把他骗入宁远后抓起来。

所以祖大寿不失时机的生病了,他派出了同宁远诸将领交情较好的祖大弼,代表自己去参见钦差大人。

杨镐同王之臣这种半路调到辽东的文官不同,他从万历援朝时期就已经常在辽东了。

而且他同李成梁父子关系一向很好,因此在辽东军中认识的人也不少。

就连现在是关外武将之首的满桂,当年也不过是他麾下的一员偏将。

因此当他到了宁远,开始主持整军会议的时候,基本上没有那个武官敢当面提出反对意见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