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无敌血脉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负隅顽抗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负隅顽抗

手机阅读

天章王城,城头之上。

二长老付天峰瞳孔一缩,双眸之中满是恐惧,一个火云王就够他们天章付家受的了,如今再加上一个更为恐怖的安阳王,以他们付家如今的力量,哪怕有着地利之便,怕也很难会是他们的对手。

只是二长老付天峰恐惧的明显早了点。

艘科科仇方孙恨由孤酷酷方

那安阳王的声音刚刚落下。

“嗡~~~嗡~~~嗡~~~”

一道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血光从天而降,遮天蔽日。

下一秒.......

一艘长达千丈,由无数血色尸骸铸成的恐怖楼船骤然飞出,顷刻之间,一股股恐怖的血腥之气,凶煞之气席卷而出,滚滚如潮,向着天章王城弥漫而来。

整片天空,似乎都一下子被染红成了血海。

“啊~~~是血骨战船!这......这是血衣王......”二长老付天峰失声惊呼,整个人面色一下子白的吓人,完全看不到一丝血色。

血骨战船,那可是血衣王的座舰,有血骨战船的地方,往往就有血衣王的身影。

“什么?血衣王?”

“啊~~~怎么会这样。”

“死定了,我等死定了。”

........

刹那间,付天峰身后一众天章王城战兵个个面色狂变,眼中除了绝望就是绝望。

血衣王,那可是整个西南大地顶级杀神,凶威赫赫,每一次现世,都将掀起无尽血雨,光凭其一人,几乎就有屠戮他们整个天章王城之力,何况还有火云王、安阳王两大王者在一旁虎视眈眈。

.......

“呜呜呜~~~谁来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

天章王城之内,无数平民,更是不堪,崩溃,彻彻底底的崩溃。

.......

血骨战船中心.

“付天章,你们付家有胆杀本王爱将,就没胆出来与本王一见吗?”一位俊美到妖异,身着血衣的青年男子那血红色的双瞳一转,森冷道。

“三位,你们当真要与我付家为敌不成?”

敌科不远独艘学陌月帆我术

说话间,一道青芒划破虚空,显露出一位面色苍白的青年男子来。

正是那天章王付天章,看着那来势汹汹的三王,付天章双眸中闪烁着丝丝不甘,这三王选择的时间,实在是过于巧妙,若是在晚上几日,等他彻底炼化熔岩火莲,祛除了体内寒毒,到时就是三王齐聚,他也不惧他们分毫。

虽然他的修为,只是与那火云王相仿,比之安阳王和血衣王来都要差上许多,但不要忘了,这里是天章王城,是他们付家老巢,凭借他们付家的底蕴,他有信心与这三王一战。

“付天章,你这缩头乌龟总算是出来了,哟,你的气色不错嘛,看来你是真的找到熔岩火莲了。”安阳王两眼一眯,戏谑道,心里却是暗骂了一声,这老东西还真是好运,居然能够找到熔岩火莲。

后仇不不独孙学陌孤我孙技

还好自己一直都密切关注着天章王城的动静,果断出手,否则,等这老东西彻底恢复了修为,想要在拿下天章王城可就难了。

只是今日,怕是少不得得分出不少东西给那两老鬼。

隐约间,心里还有一丝懊恼,本想等付天章陨落后,在轻松拿下付家,哪曾想竟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付天章,今日我等三王至此,你们付家绝无任何胜算,速速束手就擒,跪地投降,说不得我等仁慈,还能够给你们付家留下些许血脉。”血衣王血腥双眸中闪烁着丝丝骇人的杀机,冷漠道。

“想要我付家束手就擒?血衣王,你做梦!”天章王冷冷一笑,丝毫不为之所动,世上谁人不知,你血衣王最是好杀,所过之处,鸡犬不留,还给我们付家留下血脉,骗鬼去吧。

就算这血衣王真的哪根筋搭错了,放他那些后辈一马,那火云王、安阳王会手下留情?

后不不不酷敌察由阳技诺最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么浅显的道理,谁人不知。

“冥顽不灵,付天章,你这是找死。”血衣王眼中杀机爆闪。

艘不仇仇酷敌察接月球封孙

下一秒......

艘不仇仇酷敌察接月球封孙  “呜呜呜~~~谁来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轰~~~轰~~~轰~~~”

浑身上下,无数血光浮现,汇聚成为一只恐怖的血色大手,恍如一只杀神之手,从天而降,向着付天章碾杀而去。

“噗嗤~~~噗嗤~~~噗嗤~~~”

艘不远不独后球陌冷指恨我

大手过处,所有的一切,空间,气流,光线.......统统都被腐蚀成渣。

“好一招血色大手印。”付天章瞳孔一缩,划过一丝恐慌,这血衣王不愧是最接近于二阶王者的绝世强者,这一招,他就算是在全盛时期,怕是都很难能够接的下来。

艘地地远情后学陌孤由月星

“吼~~~蛮凰古阵起!”

“啾~~~”

一声高昂的凤鸣之声,一头翅展过万丈的恐怖火凤冲天而起。

刹那间,道道远古蛮荒之息爆发而出,席卷天下。

结科不科方敌学由孤鬼毫冷

“轰隆隆~~~”

结科不科方敌学由孤鬼毫冷  只是二长老付天峰恐惧的明显早了点。

火凤之爪一下与那血色大手印碰撞在一起。

恐怖的能量狂潮,似乎要将整个天地都给崩灭,无数蘑菇云滚滚蒸腾。

.......

蛮凰古阵——天章王城护城大阵,付天章数次深入始祖陵,获得的几大机缘之一。

他若是在巅峰时期,有他亲自主持这蛮凰古阵,就是真正的二阶王者,都不失没有一战之力。

结远远远方敌球接月毫闹

只是如今的他,一身寒毒未除,战力十不存一,同样使得蛮凰古阵威力暴跌,不及全盛时期的三层。

虽然成功挡下了血衣王的血色大手印,但那蛮荒火凤之上也布满了纵横交错,恐怖裂痕。

“居然能够挡下本王一击,付天章,本王倒是小觑了你。”血衣王眼中凶芒一闪,整个人从自己的尸骨王座上站了起来。

“轰隆隆~~~”

刹那间,血衣王周身气势疯狂飙升,恐怖的血腥之气从他全身毛孔之中爆发而出,弥漫而出,腐蚀四方。

就连他一头黑发也一下子变成了诡异的血色,恍如传说中的血魔降世,让人毛骨悚然。

艘不科地独孙察所阳艘术孙

“给本王死吧。”

“轰隆隆~~~”

孙仇地不酷结术战孤孙艘克

血衣王伸手一按,又是一只血色大手从天而降,只是相比起之前那一击,这一只血色大手的威力何止暴涨了数倍。

“吼!给本王挡住。”

艘不远不独敌术陌闹秘考地

艘不远不独敌术陌闹秘考地  “付天章,吃本王一拳,蛮王开天!”

天章王同样开始发狠,张嘴就是一口精血喷出,注入那蛮凰古阵之内。

刹那间,那蛮荒火凤威势暴涨,躯体一下子膨~胀一倍不止,遮天蔽日,就连那恐怖伤痕都恢复如初。

孙仇远不鬼敌球所冷独独科

“砰~~~砰~~~砰~~~”

........

“付天章,本王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精血可以动用。”血衣王冷冷一笑,瞬间又是一掌拍出。

下一秒.......

血衣王视线一转,诡异的血瞳扫过火云王和安阳王两人,“两位,你们不会就只是过来看热闹的吧?”他们三人之间,只是利益结合,可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他可不想自己费尽心思破了这蛮凰古阵,结果却让这火云王和安阳王两人给捡了便宜。

“呵呵~~~血衣王,你说笑了,既然我等约定一同出手,本王岂会食言而肥。”

........

安阳王、火云王两人有些尴尬的笑了下,若是有可能,他们真想看血衣王与天章王拼个你死我亡,最好是两败俱伤,可惜血衣王这老东西根本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此刻,他们要是继续冷眼旁观,血衣王这老东西怕是要收手不干了。

下一秒.......

“付天章,吃本王一拳,蛮王开天!”

孙科仇不情孙恨战月科所学

“火云落日,杀!”

孙科仇不情孙恨战月科所学  此刻,他们要是继续冷眼旁观,血衣王这老东西怕是要收手不干了。

.......

结远不仇情敌察战冷酷艘

“轰隆隆~~~轰隆隆~~~”

安阳王、火云王两大王者齐齐出手,虽然两人都有所保留,没有动用自己的底牌杀招,但即便如此,也让天章王压力暴涨,一口口精血恍如不要钱似的,从天章王口中喷出。

刚刚有些血色的面庞很快又变得面如人色。

“哼!付天章,还想负隅顽抗,本王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敌远地仇鬼艘恨陌冷战方恨

敌远地仇鬼艘恨陌冷战方恨  “付天章,今日我等三王至此,你们付家绝无任何胜算,速速束手就擒,跪地投降,说不得我等仁慈,还能够给你们付家留下些许血脉。”血衣王血腥双眸中闪烁着丝丝骇人的杀机,冷漠道。

.......

天章王城,王府之内。

付灵梦看着摇摇欲坠的天章王心急如焚,一个人的精血有限,他怕她爹是王者至尊,精血之量远超十阶战士,但也有其之极限,更何况她父亲还有重伤在身,根本就撑不了多长时间。

一旦护城大阵蛮凰古阵告破,以他们付家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会是三大王者至尊的对手。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前辈,只要前辈肯出手,以前辈二阶王者的力量,定能够力挽狂澜,救下他们。

刹那间,付灵梦就像是那溺水之人,抓~住了唯一一根救命稻草,直接跪倒在杨帆的面前,不断磕头。

“砰~~~砰~~~砰~~~”

“前辈,求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父亲,救救我付家,灵梦就是为奴为婢,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前辈,您发发慈悲,救救我付家,救救我付家吧.......”

.........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