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凤唳九天,女王万万岁 > 518.第518章 自食恶果

518.第518章 自食恶果

手机阅读

看到玄离月站在擂台上,对手也已经上台,围观的学生们顿时沸腾了。

“是玄离月,他终于上台了!”

“玄离月,那是谁?很厉害吗?”

“你竟然连玄离月都不知道,你是咱们外院的学生吗?”

“之前内院的邱敏佳师姐找玄离月麻烦,却被玄离月打伤了。两个人被罚到断天涯面壁,结果第二天,敏佳师姐就和邱长老一起被赶出了学院,这么大的事儿,你不知道?”

“不止呢,听那些新生们说,就连叶暖师姐,也败在了玄离月手里!”

……

看台上,五个长老也一改之前云淡风轻的做派。

中间的白胡子长老目光锐利地看着擂台上的玄离月,对身边的人问道:“邹长老,那个就是开阳长老赞誉有加的玄离月?”

他旁边的邹长老点头道:“正是。”

“倒是个标致的女娃娃,气质不错,嗯,实力也不错,战斗力,看看再说。”白胡子长老自顾自道。

他是七星长老之一的玉衡长老,不止一次听到开阳长老等人夸赞一个叫玄离月的新生,心中好奇。

原本这样的比赛,有五个内院长老主持就行,轮不到他这个七星找好出面。

但是他听说玄离月报名了,一时心痒难耐,才会临时踢下胡长老,亲自出来坐镇。

玄离月的对手缓缓走上擂台,看着一派云淡风轻的玄离月,看着玄离月精致无双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嫉妒。

难怪连楚师兄也对这个丫头刮目相看,果然长了一张狐狸精的面孔,真想把她脸划伤十来刀,看她还拿什么勾引楚师兄。

她的目光太过赤裸,里面的恶意毫不掩藏,玄离月本就是敏锐的人,自然清晰的感知到她的意图,眼底闪过冷光。

“,我是内院学生杜青,你就是打败了叶暖的玄离月?”

“是。”玄离月道,看向裁判,道:“我准备好了。”

裁判点头,对玄离月印象不错。又看向杜青,问道:“你可准备好了。”

“我也准备好了。”杜青说道,眼底闪过诡异的光芒。

听到两人都准备好了,裁判面色一肃,沉声道:“比赛开始。”

裁判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杜青身形骤然一动,双手撑鹰爪状,直接对着玄离月的面部抓过来。

看到杜青指甲上一闪而逝的幽蓝光泽,玄离月某光更加寒冷。

身体微微一个后仰,夺过杜青的攻击,同时抬腿,朝杜青的腹部踢过去。

不过眨眼的时间,两人身形飞快变幻,已经过了数十招。

擂台下,顾辛宁等人看清楚杜青的意图,纷纷露出愤懑的神色。

“这个人太过分了,不过是一场比赛,她竟然要毁了离月的脸,学院怎么会派这样的人来守擂!”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守擂的人不少,学院也不可能保证,每一个都是品行端正的。”

凤霖慢悠悠道,脸上倒是没有一点儿焦急的神色。

玄离月分明就是在藏拙,不然以那个杜青的实力和心机,在玄离月手底下,走不过十招。

看台上,玉衡长老看着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眉头轻轻一蹙。

“不是说那个玄离月很厉害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分出胜负?”

玄离月赢了叶暖的事情,他也有耳闻。那个叶暖的实力比这个杜青还强。

玄离月连叶暖都能收拾,这个杜青,为什么却拿不下?

“玉衡长老,今天的选拔赛,有各种限制。”玉衡长老身边的中年长老道,他看着玄离月的目光,带着一丝冷意。

听到身旁人的话,玉衡长老目光微微一凝。

“齐长老所言,有些道理。”语毕,也不再多言,继续关注场上的比试。

擂台上,杜青越打越焦急。

在外人看来,她和玄离月陷入胶着之中,似乎谁也奈何不得谁。

但是她心里却清楚,这个玄离月究竟有多么滑不留手。

此刻她并没有外人看起来的那么轻松,无论是打出去的攻击,还是面对玄离月的攻击所进行的防御,对她来说消耗都太大。

反观玄离月,简直不要太轻松,简直就跟玩儿一样。

她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玄离月可以很干脆利落地赢了这场比赛,但是她却像猫戏老鼠一样的,在这个擂台上,耍着自己玩。

意识到自己没有胜算,但是偏偏这个结果,目前为止只有她自己才看得出来。

被玄离月刷着玩,让她觉得很耻辱,但是开口认输,其他人只会认为是她怕了玄离月。

这个玄离月,好歹毒的心思!

杜青心底升起一丝恨意,招式上不知不觉带了几分凌厉的杀气,攻击的重点从玄离月的脸转移到玄离月身上的要害。

不远处的裁判看到这一变化,脸色骤然一变,看着杜青的目光,充满了不喜。

之前没看出来,这个杜青,竟然是如此心胸狭隘,心狠手辣的一个人。

感受到杜青招式的变化,听着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玄离月唇角缓缓勾起一个冰冷的笑容。

又带着杜青在擂台上溜了几圈,玄离月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

杜青察觉到玄离月的变化,心生警惕。

然而为时已晚,玄离月五指成爪,抓着杜青的右手,直接在杜青自己的脸上,划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感觉到脸上的僵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杜青大脑有片刻的空白,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

玄离月抓住时机,飞身而起,一脚将杜青踢下擂台。

看到杜青的身体朝自己的方向砸过来,围观的学生两忙后退。

杜青“嘭”地一声砸在众人脚下,她顾不得此刻的狼狈,感受到脸上烈焰灼烧一般疼痛,眼里弥漫着惊恐,尖叫起来。

“啊——我的脸!我的脸!”

玄离月目光冰冷地看着捂着脸在地上打滚的杜青,脸上一片森寒。

她从来不会主动去害人,但是如果有人不长眼来招惹她,或者招惹他的朋友,她也不介意告诉那些人,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收回脸上的冷意,玄离月转眸看向面色不太好的裁判。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