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红颜谋:哑女枫华 > 295.第295章 虚伪的面具

295.第295章 虚伪的面具

手机阅读

杨芳自以为自己此时的样子定然是梨花带雨,惹人怜爱的。

殊不知,别说薄言,就是普通的男人,见到她如今的样子,只怕心里生出的也只是厌恶了。

原本梳得整齐精致的头发散乱不堪地披在她的肩上。

那张本就只长了三分姿色的脸,此时更是肿的老高,看不出原本的面貌来。

杨三和杨时的媳妇默默地站在后面,看着杨芳的样子,下意识地抬手捂了捂自己的脸。

两人心中都不由地啧啧有声。

这杨芳也算得上是牛头山这一片出了名的美人儿了。

若不是她自己眼光高,一直想要攀附权贵,也不会拖到现在还是个大姑娘了。

今儿这公子和小姐的两耳光,把她那张引以为傲的脸都毁了。

若是这副样子,只怕就是早几年,她也甭想嫁出去了。

腰间被一只有力的手轻轻揽住,整个人都被拉入了一个宽大而温暖的怀抱之中。

鼻息间嗅到的都是熟悉的味道,凤枫华心头一颤。

扭过头去,便正对上薄言那双深邃黝黑的眸子。

那双眸子在看向她时,充满了浓浓的深情,几乎将她溺闭其中。

凤枫华心中一喜,面上却仍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淡淡的:“你……可好了?”

他的脸色依旧苍白,却不减他半分姿容。

身上穿着粗布麻衣,却掩不掉他身上的半分贵气。

有些人,天生便是王者。

看着他额角来不及拭去的汗珠,凤枫华一阵心疼:“莺歌,找见披风来。”

“是,小姐。”莺歌答应一声,便退走了。

张岱走在薄言身后,肩上仍旧背着药箱,恭恭敬敬地走到一旁站定,他并没有离开。

小姐吩咐了,他这些日子要一直留在这里,一直到公子的伤彻底好了。

见她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却是细心地为他着想,薄言心中划过一阵暖流,只觉得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即便是站在这深冬的天气中,他仍旧察觉不到半分寒意。

微微点了点头,他含笑温柔道:“嗯,好了。”

似乎只有听到他的亲口回答,这件事情才能成为真实。

薄言话音方落,凤枫华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似一颗吊着的心终于落在了实处。

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此时的他,虽然看上去脸色苍白,精神却显然比先前好了许多。

那是不是说,五石散其实是有解的。

它的解,便是毅力?

凤枫华在心中猜测着,想着一会儿将这个方法传给师傅,让师傅试试才好。

揽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薄言微微低了头,用自己的额头亲昵地在凤枫华的额头上蹭了蹭,抱歉地道:“华华,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凤枫华的脸上终于有了别的表情。

她轻轻勾了勾唇,眼角眉梢都是浓浓的笑:“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兀自呢喃着,心中充满了庆幸。

庆幸这个方法有些用处。

庆幸他能挺过来。

也庆幸,他仍旧好模好样的站在她的面前,对着她微笑。

“嗯。”薄言微微点了点头,额头在凤枫华的额头上又轻轻蹭了蹭,“我很好。”

有她的关心,他便会一直都好。

他不会告诉她,在方才那痛苦的过程中,他经历了多少次地九死一生,也不会告诉他,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曾几次让他差点儿轻生。

是她。

是她的声音让他坚定了信念。

是她,让他咬紧牙关,挺了过来。

即便是与死神对抗,他亦不惧。

他只担心,他好不容易才走进了她的心里。

若是此时失去了他,她该有多难过。

他最见不得她难过的。

凤枫华也轻轻地动了动自己的头,蹭了蹭薄言的额头,眼底满满都是笑意。

两人旁若无人地表达着对彼此的爱意,旁人看着只觉得羡慕不已。

杨守忠只是一脸关切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而杨芳却早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见这两人竟当着她的面恩爱,让杨芳顿时心头火气。

她恨恨地咬了咬牙,眼底划过一抹杀意,面上却仍旧是娇娇弱弱的模样。

她再次轻唤一声:“公子。”

这会儿没有人再拦着她,她甚至连爬带滚地跪在了薄言的脚下,就要伸手去抱住薄言的大腿。

薄言此时虽生了病,但要躲过一个普通女人,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不等她躲开,凤枫华早已在第一时间伸出脚,朝杨芳踢了过去。

一记响亮而准确地窝心脚,用力踢在了杨芳的胸口。

杨芳的身体顿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轻飘飘地落在了远处。

“芳子!”杨守忠惊呼一声,连忙起身朝杨芳奔了过去,将女儿抱了起来。

凤枫华并没有用多少力,所以杨芳只是摔倒在了地上,并没有受伤。

被杨守忠抱起来,一见到眼前这张脸,她顿时厌恶地一把推开杨守忠,怒道:“你滚开!别碰我!你有什么资格碰我!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现在知道心疼我了,早干嘛去了!”

杨守忠顿时愣住了。

他没有防备,被杨芳推得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

他没有心疼过女儿么?

他一直念着她一早就失去了娘,即便她是个女娃,他仍旧是疼宠非常的啊!

杨芳这话,无疑是在杨守忠的心上又狠狠地插了一刀。

杨芳缓缓地站了起来,冷笑一声,从上而下地睥睨着杨守忠:“哼!你这会儿道是说得好,做得好,让所有人都以为你多么疼女儿呢!其实,你从来都只是一个自私的人!当初,你明明有机会救我娘的,可是你去哪里了?你眼睁睁地看着我娘死了!眼睁睁地看着我成了一个没有娘的孩子!从小,所有人便都嘲笑我!嘲笑我是个没有娘的孩子!你演技多好,装得多像,好像多疼我似的。其实,你只是在弥补你心里对我娘的亏欠罢了!收起你那虚假的嘴脸吧!我看够了!也厌恶极了!”

字字句句,如同一把把冰寒的匕首一般插入杨守忠的心坎上。

这就是他一心一意捧在手心里的宝儿啊!

这就是他省吃俭用,又当爹又当娘,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女儿啊!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到这番话,杨三和杨时也是一脸的震惊。

这些年,杨守忠是怎么疼爱这个闺女的,牛头山这一带,没有人不知道的。

而这种疼爱,到了杨芳这里,怎么就成了虚伪的面具了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