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命里缺你:总裁的第25根肋骨 > 第1017章 到底还作不作数?

第1017章 到底还作不作数?

手机阅读

席瑾城端起旁边的白开水喝了一口,看了眼舒苒,又仰头喝了大半杯才放下。

吃完饭,回到房间时,席瑾城关上门,便靠在门上,看着正在整理刚从院子里收回的衣服的舒苒。

“景天……不考虑了!如果你觉得名爵可以的话,就在这里吧!我从二十岁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家具什么的中间也换过,不过,毕竟都有些年份了,该换的都换上新的。”

席瑾城从容不迫地说着,语气不轻不重,给足了舒苒考虑的余地。

舒苒闻言,环顾了一遍卧室周围,折叠着衣服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很快便又恢复自若地说道:“既然你早就安排好了,那就听你的吧!”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席瑾城敏感的察觉到她那平淡的表情下隐藏的情绪,将手插在口袋中,撇开了一只脚。

“我没有什么想法,就算现在这样,我也没觉得哪里不好的。只是挺惊讶,你似乎之前就已经都有所安排了。”舒苒转头看向他,坦白地说道。

说不上开心或是不开心,这都不是什么重点,只是内心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

“知道你还活着开始的第一天,我就开始策划我们的婚礼了。”席瑾城点头,幽深的眼神带出了丝丝缕缕的温存,微微一笑,似是而非的自嘲。

“也许更早。”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舒苒抿了下唇,没再说什么的低下头,继续折叠着衣服。

慕宸被席瑾城安排在隔壁房间后,慕宸便乖乖的没再跑过来要和爸爸妈妈睡觉了。

卧室里,就只有他和舒苒两个人。

舒苒的沉默,让席瑾城的眸色沉了下来。

“舒苒,如果有什么话,就提出来,我不希望因为一场婚礼或是房子的事情,而让你不开心。你应该知道,所有的事情和你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席瑾城点了几下脚尖,兜在裤兜中的手握了拳,又松开,又握紧。

舒苒是一个很沉稳而内敛的人,即使有心事,也不易从她脸上看出。

刚才在楼下他是碍于舒沐然和舒母在,故而没追问她心事。

“别想太多了,你要洗澡吗?”舒苒叠好衣服,有几件是慕宸的,她拿出慕宸的,起身朝他走过来。

确切的说,她是朝门口走过来,只不过席瑾城就靠在门上。

“舒苒。”席瑾城皱着眉,唇角抿出了一丝愠色。

“我都说了,我真的没什么意见。结婚的事,你看着准备就好了!明天你要去公司,我会抽时间和我妈一起去家具城看看,或是你已经请了设计师来家里设计……”

“你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席瑾城略显暴躁的打断了她的话,扣住了她的肩膀。

舒苒只觉得眼前的事物旋转了一下,身子也跟着被动的转了个圈,背上已抵上了坚硬的门板。

席瑾城抵着她,蓝眸中透着担忧与焦虑:“你到底怎么了?”

舒苒挡了下他的手,没挡开,便也不再白费力气的胡乱挣扎。

抱着怀里慕宸的衣服,她仰头看着他,脸上那抹强装的笑容也被她抹尽了。

“席瑾城,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当初说要跟我一起去温海,放弃皇城的一切的承诺,到底还作不作数?”

她淡淡地问着,不存在追究或是问责。

在席瑾城听起来,似乎不管他怎么回答,都不会让她的情绪有所波动。

“作数。”席瑾城几乎在下一秒便郑重地点头,看着她的目光中,坚定得不容置喙。

“那便够了。”舒苒笑了下,由衷的。

她相信他。

“什么意思?”席瑾城偏了下头,半眯起双眸,幽深如漩涡般的目光让人无处可躲的被吸入,挣扎不开。

“去洗澡吧,早点休息。你这身子,实在不适合回公司。”舒苒避重就轻,没再在他的话题中周旋,轻轻的挡开他握着她肩膀的手。

她并没用多大的力道,只不过,这一次却成功的挡开了。

席瑾城撤回了手,举起至耳畔,淡漠的看着她冷笑,往后退了一步,两步,三步……

舒苒咬住唇,莫名的,看着他似乎可以摒开一切的疏离感,感觉他每退一步,都像是从她的心里走过,每一个脚步,都在她心里撤出去。

“席瑾城。”舒苒想要说什么,却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开了口,却只是他的名字。

“你去放衣服,我洗澡了。”席瑾城拿起床上舒苒叠好的那一套睡衣,背影有些落寞的进了浴室。

舒苒轻叹了口气,怎么结个婚,这么多的事?

这就是差距吗?

两个人最本质的差距?

还是她有什么问题,是他无法接受的?

舒苒没想到,舒沐然会在慕宸房间里,两个人正在床上打闹着。

看到她进来时,两个人同时的愣了一下,随即又不约而同的朝她露齿而笑。

舒苒指了指他们,无奈地笑着摇头:“挺晚了,别闹,快睡吧!”

“嗯,睡了睡了!”舒沐然点头,又挠了下慕宸的腋下,趁着小家伙在床上笑着打滚时,他跳下了床。

“舅舅,你作弊!”慕宸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软萌的指责。

舒沐然对着他扮了个鬼脸,揽住放好衣服过来的舒苒,舒苒一把摘下他鼻梁上的眼镜:“又没近视,装什么斯文?”

“你不懂,戴上眼镜,显得有知识,有文化!”舒沐然抢回眼镜,又架上后,才笑嘻嘻地回道。

“嘁!”舒苒不屑地撇了下唇。

“我明天要回温海了,大概周末再过来,你看,要不要我把慕宸带回去上学?”舒沐然指了指缓缓停下笑声的慕宸,笑着问。

“是要上学的,席瑾城下午的时候还在说要送他到皇城的机关幼儿园去。我不是很赞成给他换陌生的环境,可是又不放心席瑾城一个人在这里,他伤还没好。”

舒苒左右为难,听到舒沐然这么说,倒觉得这是个办法。

“那你就留在这里吧,慕宸我带回去。以后周末的时候,我再带他回来给你们团聚。妈呢?”舒沐然朝慕宸使了个眼神,小家伙乐呵着点头。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