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嫂子有毒 > 第645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645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手机阅读

江老回头注视着我道:“小兄弟,何必争可面子输了人情呢?我要与这位老板说的不过是我俩的事,你......”

“说的不是我的事,那等这事过去了再说,喂,给我一句话,你说你手有没有这笔钱吧!真墨迹,没有直说,哪来那么多花花肠子的。”

“这场子值一千万,你要你拿走!”

“哎呀,你这人耳朵有毛病是不是?我要你场子干嘛,我拿你一千万!我输了,我给你一千万,这么简单的事,你要闹腾到哪样啊?你要没这笔钱别赌,认输呗,我拿走这20万。”

庄家气的脸发红,正当他要发飙的时候,江老咳嗽了声道:“这样吧,我替老板支付这一千万,以场子作抵押写个字据给我。这么晚了,银行还没开门,小兄弟也不用到处取钱,只要给我看下账户余额,我做你们的间人,如果小兄弟真能投出31点,我这边立马转账,如何?”

嘶!这老头好狡猾,突然冒出来做间人,表面看起来像是在帮这个老板,但要他用场子做担保借1千万,分明是看了这,想借机收购,但这场子怎么看都不值一千万,他又图啥?

糟糕了,我账户没有1千万,真要给这老头看,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怎么办?这下玩大了,该死的臭老头这个时候冒出来,坏事!

“啧啧啧,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要不要脸啊!”

高进背着手走到我跟前,他盯着我道:“臭小子,跟你说了多少回出来玩,不要装逼,现在好了吧,被人盯了,还不知道。”

我耷拉着脑袋,露出憋屈的表情道:“小叔,我错了。”

江老看向高进,脸色微微一变,他供起双手冲着他摆了摆道:“这位小兄弟是你什么人?”

“大哥家的孩子,没见过世面。”

江老哦了声,语气一变。“既然有人担保,我信这位小兄弟,不会骗人!”

啥,这样OK了?

我在高进与老头的身瞄来瞄去,这两人绝对有猫腻,这老头看到高进的时候,双手平局作揖,哼,这老家伙以前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这老头这么尊敬。

我烦躁的问道:“没问题了吧,那可不可以开始了?”

庄家极其不甘心的写下字据,将自己的场子抵押给这老头。他指着我道:“急什么,我等着看你怎么死!”

事已至此,他依旧不相信我能投出31点,估计在场的同样没人相信我能投出这个数,我看向身边的陈丽道:“亲爱的,你信吗?”

当我问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看着高进的,他给了我一个笑容,陈丽沉默了下坚定道:“我家亲爱的,最棒,你说可以,一定可以。”

我旁若无人的亲了下陈丽,以极快的速度拿起玩里五颗骰子,甩手丢向刚刚被我遗弃的底座,当当数声后,五颗骰子稳稳的落在了底座,五个六分毫不差,我没有投出31点。

庄家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在所有人发出各种惊呼时,最后一颗还在摇摆的骰子立在了底座。

“31点,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刚刚好!”

“怎么可能?”庄家嘶吼了声,想要毁掉底座的骰子,被高进一把扭住胳膊摁在了桌。

我拍拍身的烟灰站起身道:“以间这条立缝来看,一面为1,一面为6,加在一起刚好31点,老先生,你说这把我赢了还是输了?”

江老盯着底座的五个骰子,脸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你赢了,赢的不光彩,但很精彩。”

我尬笑两声道:“多谢老先生的夸张,我受用了。”

老头说话算话,直接转了一千万到我账户后,高进放开了庄家,老板腿一软滑到在地,整个人跟丢了魂似的。

人都散去后,陈丽好的拿起那五颗骰子,感觉到骰子与底座间有股很小的牵引力时,他了然的哦了声,靠着我肩膀道:“这么损的招,你也显得出来!”

我盯着庄家道:“我阴吗?他若公平跟我竞争,我岂会阴他?这叫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庄家拿来的两个骰钟,其一个骰钟的底座装了吸石,虽然两个骰钟的重量差不多,但细心的我还是察觉到了一点差异,所以我换下了底座,庄家的反应让我确信这个底座有问题。

我不用底座一来是避免麻烦,二来也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度。

整完的局如果庄家真的老老实实当个好人的话,也不至于输了钱还输了自己的场子。他最后一把投出的那5个6,并非是他本事,而是这一盒的骰子里都灌了吸石。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心里很清楚。

最后一把,我依旧给了他很大的机会,一百万是我给他的底线,他却要狮子大开口,那好吧一千万一千万,他叫的码,输了也怪不得我欺负人。

其次,庄家让人打听我的身份,说明七爷放出的消息已经到了这边,我叫王栓,我是不是流城的小二爷,他要确定。

跟谁确定我的身份,自然是南部赌庄的人,所以我怀疑这个老头是南部过来的,他来了,解了这个困局,但也让我有了更大的疑惑。

手机滴滴两声,手机提示转账信息,手机不支持大金额转账,这尴尬了!一千万确实数目有点大,我望着老头,这是我的疏忽。心想这老头不会跑路不给钱吧!

老头仿佛看出了我心思道:“小兄弟,姓什么?住哪里?要是方便的话,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明天我派人过来接你去银行办理转账业务,或者,你有兴趣去我那里玩两把,这笔钱存在我那?”

卧槽,这老头也忒会做生意了吧!这钱一分没出,还想把弄进沟里。

我摇摇头道:“俺妈说了钱到了手里才是自己的,放你那不放心,我觉着还是放在我自己卡了舒坦。”

“那好,明天我联系你。”

老头与我交换了手机后,递名片。“有兴趣,可以去我那里坐坐。”

说完,老头朝着高进拱拱手,转身离开。

老头走后,高进给了我个手势,我拉着陈丽往外跑,追老头,跟在他身边。

老头疑惑的望着我,我皮笑肉不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个有身份的人,我这不刚赢了那家伙1千万,我怕他找人砍我。”

老头哈哈一笑道:“在这片地头,他还没那个胆子!小兄弟真的叫王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有问题吗?”

老头背着手下不断打量了我好几眼道:“没有!要是方便,明日请你小叔一起吃个便饭。告辞。”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