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渔场蚂蚱

第六百二十七章 渔场蚂蚱

手机阅读

酒仙佛以一道绿色的酒水,非要斩了盗果佛不可。

“哦,你也在,剑子仙肌。”酒仙佛道。

“住口,我不准你用那个名字称呼我。”剑者怒道。

“剑子仙肌,哈哈哈,你为何不向大家展示你的肌肉,若在平常,你早就嘚瑟了。贫僧可说错了。”酒仙佛又道。他放出一道绿酒,也就不再管盗果佛,到手之物,岂容他逃掉。佛国之主的第二道分身对自己很有自信,而且他和剑者的关系不是很好。

“你原来叫做剑子仙肌。”千叶道,“真是别致的名字啊。难道你的肌肉都如仙女,可否让我一观。”

“酒仙佛!”剑子仙肌怒道,“都是你的错,为何要告诉他们我的名字。除了佛国之主与你们外,我不想任何人知道剑子仙肌四个字。”

“道友,不可执着。你我都为佛国之主做事,不该存在秘密的。再说,这位就是千叶传奇?墨莲佛的分身。”酒仙佛问道。“初次见面,贫僧酒仙佛。”佛国之主的第二道分身自我介绍道。

千叶也是一怔,因为他是知道的,佛国之主曾以酒仙佛为名。“他的分身怎敢擅用酒仙佛为名,奇怪。”

“不用感到奇怪,贫僧是佛国之主的贪念所化。”酒仙佛又道,“与剑子仙肌不同,贫僧爱好和平啊,愿意用爱与基情感化对方,如果不能,只好杀了他们!”

“污药王!”

蓦地,酒仙佛怒道,“当着贫僧的面,你也敢保下盗果佛,真是不要命了吗。”

“好好好,又来了一个分身。”白莲菩萨不悦道,“剑子仙肌一个人就够麻烦的,现在又来了一个酒仙佛。我当如何是好……”

其实,在佛国之主的小册子里,来自宝嘉璃鸦的污药王,他的名字也在其中,更可怕的是还排在千叶的前面。

所以,酒仙佛声称要杀了污药王,也只是说说而已。佛国之主相中的汉子,只有他本人能决定他们的生死,哪怕是他的分身,也不敢擅下决定。

千叶与宝嘉璃鸦污药王都是不能杀的,同样的,泥犁尊者也不能杀,三人都是小册子上的名人。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已经被佛国之主预定了,谁动他们,就是和佛国之主为敌。

污药王画着眼线,而且穿着金色的短裤,“盗果佛向我献上了一枚舍利子,无功不受禄,既然接受了他的大礼,我真好意思不尽全力。”

纳尼!我什么时候说要把舍利子交给污药王了。盗果佛心惊道。

要挟,宝嘉璃鸦污药王分明是在趁机敲诈盗果佛,可后者别无它法,因为他穷途末路了,污药王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否则等待盗果佛的只能是死亡。“愿意献出舍利子。”盗果佛心痛道。

他是得到了一枚很大的舍利子。

轰!

盗果佛一扬袖,金光浩荡,铺成大道,一枚舍利子滚了出来,登时,漫天金光都被舍利之光盖下去了,另有诸佛之像通过舍利子,由虚凝实,几如真人。

宝嘉璃鸦污药王大喜过望,“好东西,真是好东西,盗果佛,这等圣物,你留着只会惹来杀身之祸,还是我代你保管吧。”

盗果佛纵是有千般不舍,也只得道:“污药佛王所言甚是有理,情你一定收下它。”

“哈哈哈,我佛慈悲啊。”污药王笑道。砰的一声,他一掌拍向那枚庞大的舍利子。当!金铁交鸣声大作,佛光摇曳,“还敢反抗我。”污药王喝道,哧哧哧,他五指释放数万道佛气,缠盖住舍利子,将它拖向自己的生命之海。“酒仙佛,剑子仙肌,你们能拿我怎样,我就是要当着你们的面吃掉这枚舍利子,而且还要和盗果佛Gao基!”

“啊!”盗果佛悚然道。他可没想过献出自个的局部地区之花,显然,他已经成了宝嘉璃鸦污药王的玩具。真是人在屋檐下,想不低头都难。盗果佛再怎么生气,也于事无补,只得讪讪答应,可心里委屈极了。“宝宝心里苦啊。”盗果佛暗道。“我聪明一世,为何到头来反被基老威胁,这是什么道理!不服,我不服。”盗果佛有心无力,于是他将怒火都归咎于火宅佛王,若非他的缘故,他怎会落到这般窘迫的田地。

还好,罪恶之镜也被我收起来了。盗果佛暗自道。

火宅佛王与无剑佛王都消失不见了,可是在他们消失之前,罪恶之镜化为一道几不可察的微尘之光,劈入盗果佛的识海,并且藏在他的灵台之中。如今,罪恶之镜仍在,而且它也在慢慢修复。“罪恶之镜是火宅佛王的本命之器,如今归我了,我会好好利用它的。”盗果佛被关在镜子里很久,对它再了解不过了。

“剑子仙肌,是你动手,还是贫僧动手。”酒仙佛忽地问道。

“我不与你争。记住,下手要知轻重,不可杀了污药王,他还有利用价值。你也懂的,佛国之主在与基友行那不可描绘之事时,偶尔也会让他的分身一起观战,甚至群战。”剑子仙肌道。

“哈哈哈,剑子仙肌,你还是那么污。宝嘉璃鸦污药王,贫僧还是让给你吧。”酒仙佛道。啪,蓦地,他拍了一下脑袋。嗡!一团绿色的酒气迸涌开来,结成翠绿色的庆云,约有三百多亩,极是壮观,绿油油的。

“也好。”剑子仙肌道,“污药王就让我来对付吧。”

“贫僧的对手是滑稽小僧以及威戈佛王的分身。”酒仙佛道。

“哼!”泥犁尊者不悦道,因为他并没被佛国之主的分身视为对手,冷置在一旁,所以他很生气。

白莲菩萨独自站在另一边,她现在的处境也很尴尬,佛国之主的两道分身都不怎么搭理她,视她为空气。办事不利的下属,谁会喜欢呢。“哼,还好我修炼了一门神通,可变化为汉子。佛国之主还有他的分身都是基老,看来我只能用美汉子计了。”白莲菩萨也是有城府的妞,倏然间,她施展双身神通,眉眼先起了变化,剑眉星目,脸上的线条也坚毅起来,然后左右两边的Xiong也成了肌肉,最后生出了一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杀气腾涌。

汉子!白莲菩萨彻底成了汉子,不再是女菩萨,而是男菩萨。

“啊哦!”静无瑕陡然大惊,她可是目睹了全程。“她,她怎会在短时间内成了爷们,而且有一杆造型完美大气的(消声)巴。”佛剑的剑灵,她练就了一双慧眼,专门识别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泥犁尊者也察觉到静无瑕的变化,遽地望向白莲菩萨,“嗯?这是一头爷们?”尊者大声道。

“哼!”白莲菩萨不悦道,“泥犁尊者,我也在火宅待过很久,为何一脸诧异。”

“你也是狠人!”泥犁尊者道,“为了得到剑子仙肌与酒仙佛的青睐,不惜变为汉子,贫道敬佩你是爷们!”

“为了杀掉墨莲佛,我牺牲什么都是值得的。”白莲菩萨道。

刷刷!千叶瞥向白莲菩萨,“这个女人原来那么讨厌墨莲佛吗。”

千叶是墨莲佛的分身,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白莲菩萨也是他的女儿,不,现在是他的儿子,滑稽啊。

“滑稽!”

陡听滑稽小僧一声大喝,他双臂如龙,延展有千丈之长,五指如铁钩,抓向酒仙佛,而滑稽之力源源不绝,汇成滔滔黑江水,也扫向一头绿云的佛国之主的分身。

酒仙佛以一敌二,他既要应对滑稽小僧,还得面对威戈佛王的分身。

“绿即自然。”酒仙佛朗声道,他佛指拈起三道绿气,向前点去。咻!咻!咻!三道绿气迸扫而出,斩向滑稽小僧的右臂以及黑色的江水。江水皆由滑稽之力凝成,坚实若钢铁铸就。

可酒仙佛放出去的三道绿气,以柔克刚,碰到褐黑色江水的刹那,将其销熔,化为阵阵黑烟,抛舞开来。

这时,威戈佛王的分身也动手了,他坐下的莲台四周有八百九十三道长链,每道长链锁着一花篮,篮子里装的都是药草、丹药、佛器以及药鼎。“酒仙佛,你毁我剑灵山,此仇不共戴天。”

哗啦啦!几十道长链劈扫而出,挥砸向酒仙佛。而锁链的尽头,花篮中盛放的药草、佛器也飞旋而出,绽放道道神华,犹如光带旋舞,霞霓弥漫,即使是佛王分身,威戎之姿,仍然不容轻视。

而当此之时,酒仙佛脑袋上方的绿云忽地向下靠笼,罩定他全身,“贫僧绿的自然,绿的光明正大。你们只能选择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