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 > 第1810章 青涩情书15

第1810章 青涩情书15

手机阅读

当天晚上,雪落将小儿子丢给了丈夫封行朗;自己却来到大儿子封林诺的房间。

“妈咪的亲亲大儿子,睡了没有啊?”

雪落坐在床沿边上,看着被子里刚刚还在蠕动的小家伙。

这一晃,大儿子封林诺都快十岁了……十年的光阴呢!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华!

但雪落却一点儿都不曾后悔过!她爱自己的两个孩子,也爱这个家;亦爱那个男人!

嫁给爱情的女人,无疑是幸福的;

可婚姻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也需要一定的经营。

其实雪落本想过选择:去跟男人直接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以及约法三章之类的;

可总觉得那样的闹腾治标不治本!关键在于,雪落会觉得自己好累!

“原来我家诺诺已经睡了呢……那妈咪还是明天早晨再来吧!”

见小家伙把头蒙在被子里不搭理自己,雪落便起身假装要离开。

“哈哈哈,亲儿子抱住你了!”

听到开门声,原本快速藏进被子里装睡的小家伙,立刻从被子里扑腾跃起,一下子抱住了起身离开的妈咪雪落。

“跟妈咪装睡呢?”

雪落宠爱了亲了亲儿子的额头,“今天晚上赏你跟妈咪睡,开不开心?”

“当然开心啦!”

小家伙紧紧的抱住妈咪的颈脖,“可妈咪不用陪虫虫弟弟么?”

“弟弟是妈咪的儿子,诺诺也是妈咪的儿子啊!两个儿子妈咪都爱!”

雪落将穿着睡衣的小家伙塞回了蚕丝被里,自己也跟着侧躺了过去,“大亲儿子是不是觉得妈咪有些偏宠虫虫弟弟了?”

“才没有呢!亲儿子可没那么小气!再说了,虫虫是我亲弟弟,我也很爱他的!”

小家伙偎依在妈咪的怀里,故意装着像只缺爱的小鹌鹑。

“诺诺,其实妈咪觉得挺对不起你的!你受的苦难一点儿都不比妈咪少!”

雪落紧了紧自己的怀抱,“先是你跟妈咪在佩特堡里相依为命了五年……好不容易得宠了,妈咪又怀上了虫虫弟弟,然后把大部分的关爱都给了他……”

“妈咪,你不要这么说啦!亲儿子能跟妈咪在一起,就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亲儿子不觉得自己在受苦啊!”

小家伙轻轻拍抚着妈咪的肩膀,“到是妈咪怀亲儿子的时候那么辛苦,亲儿子一定要好好的报答最爱的亲亲妈咪!”

听到大儿子这番懂事的话,雪落感动得鼻间泛酸:

“诺诺……谢谢你!谢谢你在妈咪最艰难的时候陪伴在妈咪身边!对我这个没用的妈咪一直不离不弃!”

“妈咪,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快十岁的林诺小朋友已经懂事了。他似乎能体会到妈咪此时的心情有些糟糕。

“没有!妈咪想跟大亲儿子商量一件事儿。”雪落温情的抚理着儿子黑亮的短发。

“妈咪你说,只要亲儿子能帮上忙的,一定不遗余力的帮亲亲妈咪!”小家伙抬起头来等待。

“是这样的……”

雪落慢慢的打开了话匣,“亲儿子还记得石郫县吗?还有老村长?还有老村长家的强子小哥哥?”

“当然记得!”

小家伙嘟了嘟嘴巴,“亲儿子还记得妈咪狠狠的打了亲儿子的P股,还是不爱亲儿子了呢!亲儿子当时好伤心好难过的!”

“你还好意思说呢!你把村长爷爷家一窝下蛋的老母鸡全给宰了……村长爷爷得多心疼啊!”

雪落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儿子的脑门,“那窝下蛋的老母鸡,是村长爷爷家为数不多的经济来源之一!”

“亲儿子就不明白了:那里那么穷,他们怎么不搬到申城来住呢?申城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可以住很多人的!”小家伙匪夷所思。

“……”雪落有些无言以对。

似乎这个话题跑得有些远了!

“是这样的,妈咪过几天想去一趟石郫县……”

“好耶好耶!亲儿子让义父给他们买上一卡车的老母鸡陪妈咪一起去!”小家伙兴高采烈的说道。

“……妈咪想一个人去看看村长爷爷和你强子哥哥!再说了,亲儿子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必须留在家里好好复习考试!”

“期末考试小Case了!亲儿子闭着眼睛都能考A的!”

“妈咪说不行就不行!没得商量!而且虫虫弟弟还小,你得留在家里帮妈咪照顾好他!”

“妈咪你能不能再多等几天啊?等亲儿子考完试跟妈咪一起去!”

“那再说吧!妈咪先准备准备!”

雪落来了个缓兵之计,“这属于我们母子俩的小秘密,不可以告诉你混蛋亲爹的哦!”

“必须的!就让混蛋亲爹找不到我们急得嗷嗷叫吧!”林诺和妈咪一拍即合。

原本雪落是不打算把自己接下来的行踪告诉任何人的。

她想独自消失几天,也好让自己疲惫的心情静一静。

可儿子大了,也懂事了;她舍不得让自己的儿子担忧她这个母亲。那个男人犯下的错,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跟着一起承受妈咪突然消失不见的后果。

至于小儿子封虫虫,小家伙并不是很黏她这个妈咪;只要有吃有睡有玩就行。完全不会造成什么心灵上的伤害。

再说了,把小家伙丢给他亲爹照顾几天,感受一下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也好!

……

不过在赶去石郫县之前,雪落决定先做一件疯狂的事儿。

在临行离开之前,雪落联系上了左安岩。刚好他们有支志愿者队伍也要赶去石郫县,帮忙在网上销售一批快出栏的有机生态山羊。

这一下午,雪落对小儿子是又亲又抱;虽说离开也就几天的时间,但她还是万分的舍不得丢下小东西;可封虫虫小朋友对她这个妈咪到不是很留恋,一直挣扎着想下地自己玩。

雪落没有带大儿子,亦没有带上小儿子,而是一个人赶去了河屯的浅水湾。

在赶去浅水湾的路上,雪落给丈夫封行朗打去了电话。“行朗,我在浅水湾呢!一会儿你下班后过来接我一下,顺道看望一眼你生病的亲爹!”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