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妈咪快跑:邪魅爹地找上门 > 第九百一十一章:真以为和别处一样

第九百一十一章:真以为和别处一样

手机阅读

第九百一十一章:真以为和别处一样

孤展身上倒是没有太大的伤痕,主要就是脸上。

长青指尖划过孤展的下巴,按照之前的样子,帮孤展上药。

不得不说,孤展的药膏也是神奇,才涂了那么几回,孤展的伤口已经淡了不好。

长青一边想着,一边将孤展脸上的药膏给摸匀了。

孤展原本半眯着的眼睛,猛地睁开,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做什么。”长青被孤展那下子给吓了一跳。

“你别动了。”孤展从长青的手中夺过药膏,自己躲进了浴室里边,留下一脸纳闷分不清状况的长青。

长青只觉得孤展这个人,太过奇怪了,这都是什么情况。

一脸不解的长青重新坐到了椅子上,一边思考着。

目光落在,刚才孤展带过来的馒头上边,馒头已经冷了,长青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拿过馒头,咬了一小口,其实味道比她想的要稍微的好那么一些。

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吃上饭的长青,将馒头说了一个干净。

过了好一会儿,长青觉得自己都要等睡着了,孤展才从浴室里边出来。

“你怎么进去那么久,涂个药膏至于要那么久吗?”长青走到孤展的面前。

孤展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怪异的红色,“咳,这你就别管了,你还是仔细的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吧。”

长青摇头,不管怎么样,她现在,绝对不会出现在墨释音的面前。

看着长青这么坚决的模样,孤展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也就随长青去了。

反正他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到了,就看长青自己怎么想的了。

“长青,你住这里,我们孤男寡女的,你也不怕,我们会对你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孤展想到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脸上又是一阵诡异的红色。

“我们?这里本就你一个人吗?哪里还有别人,再说了,你能对我做出什么事情。”长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骄傲。

不是她自负,而是,对付一个孤展太容易了,她是谁啊,可是世界杀手大榜上边,出现的第五名杀手。

和孤展住的那么几天,她也看出来了,孤展在医术上,是真的厉害,但是在别的方面可就不一定了。

更何况,孤展还能对她做出什么事情。

“没什么没什么。”孤展垂着眼眸,他还是不要带坏小朋友了。

“对了,你刚好帮我一个忙。”长青对孤展说。

“什么忙。”孤展有气无力的出声,他已经忙了那么多忙了,也不在乎这一个了。

“你帮我,去找几件换洗的衣服过来。”长青说。

孤展瞬间就精神了,“你这是打算长期在我这里生根发芽?”

连衣服都要准备起来了?孤展各种的呕血,他还想赶长青走,这一下子,人家直接拎包入住。

“在我没有想好之前,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你放心,我也不会白白住你的地方。”长青说。

“我不缺钱,这是孤展的第一反应。”孤展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有没有搞错,人没被劝说走,这下子,还直接住这里了,孤展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碎了。

“我也没打算给你钱啊。”长青奇怪的看了一眼孤展,孤展这都是在想什么啊,她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他钱了吗?

“那你刚刚说,不会白白的住在这里。”难道不是要付钱的意思吗?

“我说的自然不是钱,你要是想要钱,我也可以给你钱啊,反正,你自己看着办。”能用钱解决,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长青就是怕自己用钱侮辱了孤展,才没有提钱,将钱给孤展的。

“不是钱,你还能给我什么?”孤展纳闷的想着。

“人情,我的人情,两件事情,你只要提出来,我都会尽力去完成,不管是杀人还是放火,也不管杀的人是谁,放的火是谁家的。”这好像也是她唯一能够帮孤展做到的事情。

“我让你去对付墨释音你也愿意去?”孤展鄙夷的看着长青。

长青垂下眼眸,眼中一道冷光闪过,孤展说什么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拿墨释音说事情。

“好好好,算是我错了好不好。”孤展觉得自己就是前半生过的太顺了,才会遇到这么一个煞星,处处制约着他。

“杀人放火这件事情,以后再讨论,至少现在是不用的。”孤展勉强的笑了两声。

他又没有那么多的仇家,能去杀谁啊,放火也是同样的道理。

“孤展,最后警告你一遍,不要在墨释音的面前,说一些,你不该说的话,要是让我知道了,后果,你自己清楚。”长青说道。

孤展瘪嘴,不说就不说,他要不是为了她好,他愿意去开那个口么,他刚刚鬼医,什么时候,有这样子帮过别人的忙。

不知为何,在长青面前这么的不屑于该,鼓掌一颗心,算是心塞到家了。

“长青,你就真准备和墨释音这么耗下去?”孤展觉得长青很傻,特别特别的傻。

长青在这里为墨释音伤神,但是墨释音又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付出去了,又得不到回报,有什么用呢。

“耗下去?可是耗下去的只有我一个人。”长青格外的伤感,或者说,她并不知道,除了这样子耗下去,她还能够怎么办。

等到一个时机,她可以回到墨释音的身边,即使墨释音不爱她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待在她的身边。

率先爱上的那个注定是输的。

孤展叹息一声,只有身在局外,才能够看的清楚,墨释音对长青没有任何的情义,不管再过上多久都是如此。

“蠢女人。”孤展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反正路是长青自己选的,该怎么走,也看长青自己了。

“你还饿不饿,要不要再吃一点东西。”孤展瞥了一眼两个馒头只剩下一个了。

“不用了,你不用给我拿食物上来,我要是想吃,我自己会下去拿。”长青对孤展说。

孤展冷哼一声,这姑娘真以为,这里和别处一样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