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绝世剑魂 > 第2280章 血玫瑰

第2280章 血玫瑰

手机阅读

第2280章 血玫瑰

“孽畜,还不受死!”

头顶的上空,是半步神君老者的怒吼,叶飞竟然敢无视他,去救严冰,严冰居然也敢无视他,无视掉整个严家,老者,彻底震怒,半步神君的威势,形式飓风,呼啸而来,把空间都挤压的轰隆隆作响,似乎要从中间裂痕。

严冰的脸色,立刻发白,这时,一只手,轻轻的捏了捏她发白的脸,叶飞轻笑道:“放心,一切有我!我向你保证,你的那些伙伴,绝对不会白死,你和龙龟的血,也绝对不会白流!”

叶飞,就那么云淡风轻的抱起严冰,大步走出严家,他的头顶上空,是半步神君老者怒到了癫狂的咆哮,但老者的攻击,始终无法朝着叶飞落下,因为就在叶飞的头顶上空,此时无声无息,又是多了一个铁面老者,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生死斗场的场主。

“本来,老夫是不想出面的,可是严家,你们做的,太过分了,比我们这些虐杀榜的凶人,还要残忍与过分!”铁面老者的身上,忽然爆发一股强烈的神君之威。

在这股威势下,半步神君的老者,根本就来不及作出过多的反应,他就感觉身体剧痛,满头的白发,都染红成了血发。

“你是当年的,血屠……神君……”半步神君老者,发出痛苦又恐惧的声音,随后,他的整个身体,如同被一只血手,从中间,撕裂成粉碎。

“想不到,这么多年,还有人记得老夫的名号。”铁面老者背手,傲立虚空,同时,一件猩红的披风,浮现在他的背后。

当看到这件披风,严家的老辈道君,全部发出恐惧的叫声,“血屠,他真的没死,他居然还成了生死斗场的场主……”

血屠这个名号,似乎拥有莫大的威慑力,严家的这些道君武者,甚至不顾严家半步神君的战死,不顾严家的覆灭,他们只是恐惧着,四面散开,拼命而逃。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逃,你们这群懦夫,你们严家的男人,都是懦夫……”中年女子,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她没有逃,而是发出恶毒的嘶吼声,红着眼睛,冲了过来,“都是你,早知道你这小贱人能带来灾祸,老娘毒死你娘的时候,就该把你一起毒死!”

“什么,我娘是你毒死的?”严冰骇然的瞪大了眼睛,一直以来,她都跟父亲一样,以为她娘是另有所爱,自杀殉情,直到此时,中年女子,急怒攻心的说出了真相。

这个真相,严冰显然无法接受,她的身躯颤抖起来,“我娘是无辜的,我娘是无辜的,叶飞,我求你一件事……”

“你不用求,我也会做!”叶飞的眼中闪过寒芒,严冰的后母,太过恶毒了,这种恶毒,深深的触怒了他,更何况,下令追杀龙龟的,就是此人。

杀!

叶飞冷冷的吐出这一个字。中年女子的身后,忽然出现一个无比妖艳的中年美妇。

“毒寡妇!虐杀榜排名第二,送你上路!”

虚空中,忽然浮现无数的丝线,组成一张巨大的蛛网,瞬间,就把中年女包裹成蛛茧,无声无息,整个蛛茧,已经变成殷红。

“夫人!”

看到这一幕,中年男子显然无法接受,他更无法接受的,其实还是严家的毁灭。

“严冰,快让他停手吧,你也是严家的一份子,毁灭严家,对你有什么好处?”中年男子,发出痛苦的声音。

严冰的神情,同样充满了痛苦,“毁灭严家,对我是没有好处,但杀死那些无辜的凶兽,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这么多年,你对我不闻不问,你可知道,那些凶兽,反而成了我最亲的亲人。现在,我的亲人们,你们,可以安息了。”

亲眼看到严家的毁灭,亲眼看到中年女子的死去,严冰,终于露出一丝解脱的微笑,然后,她跪了下去,跪向,那些被遗弃的凶兽们,曾经生活的地方,曾经快乐的地方。

她,在忏悔!

而面对严冰的忏悔,那些凶兽的窝棚之中,此时,忽然漂浮出星星点点的灵光,缓慢而又坚定的,朝着严冰漂浮过来。

“这是……”叶飞很震惊的看着这些奇特的灵光,在这些灵光中,叶飞竟是看到了许多凶兽的记忆。

高空之上,铁面老者,也被这幅景象所震动,忽然出现在叶飞身边,沉声道:“这些是很罕见的兽灵!百万只凶兽,能出现一只兽灵,那都是奇迹!因为只有在凶兽,彻底的信任一个人,决心守护一个人的时候,它们才可能无意识的修炼出兽灵,而这个小姑娘,居然能让这些弱小的凶兽,全部都诞生兽灵,这简直前无古人!”

说到这里,铁面老者忽然郑重的转身,看着严冰道:“你叫严冰?女娃娃很不错,正好我死斗宫,有一门至今无人练成的绝学,非常适合你去修炼,严冰,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从此成为死斗宫的一员?”

“什么,严冰,竟然能得到死斗宫的青睐……我的女儿,居然能加入死斗宫……”中年男子身躯一颤,心中,忽然充满了悔恨还有痛苦,若是早知道今天,他真该对严冰好一点,可惜,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我愿意,但我有一个条件。”、

严冰仰起头,看向铁面老者,又指着中年男子,她的脸上带着恨意,也带着怒意,但最终,她还是叹息道:“他,到底生养了我,我可以恨他,不认他,但我却无法杀他,更无法,看着他死在我面前,如果可能,我想请前辈,放过这个人。”

“可以!”铁面老者点头,手一挥,生死斗场的武者,自动让出一条通道,不再攻击中年男子,“从现在起,你可以离开,但你不得再出现在严冰面前,严冰与你,也再无瓜葛!滚吧!”

中年男子脸色惨白的看了严冰一眼,忽然掩面痛哭,如失魂落魄的野兽,冲向天空,逃进黑夜。

他的身后,是燃烧起熊熊的大火的严家,还有严家武者,绝望的惨叫。最后,这些惨叫,又突然被夜色无声吞没。

第二天,当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神王城,已经没有了严家,生死斗场,却多了一个新的代号,血玫瑰!

血色的玫瑰,这,就是严冰的代号!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