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养狐为妃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把墨儿抱过去,让她喂

第八百六十三章 把墨儿抱过去,让她喂

手机阅读

奶娘们都吃惊小七的选择,又羡慕嫉妒小彩玉的好运,要不是今儿贵主选了她,小彩玉就会被送去军营当军伎。

军营是什么地方?那边的男人都是饥渴已久的禽兽,送去那种地方,比送进青楼还要恐怖。

刘总管见小七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

小七临走的时候,又选了一个奶娘,这位奶娘是第一排最右边的一个,也是这群奶娘中最为出众的一个。

奶娘听到小七选了自己,艳丽的脸又惊又喜,仿若芙蓉花般绽开了笑容,毕竟是学过规矩的,又学的极好,她脸上的笑容转瞬就收敛了,眼中的光彩却怎么也遮不住。

奶娘名叫兰茯苓,凤少棠和小七没来之前,她对进宫当奶娘是志在必得,但看到凤少棠和小七这两个相貌和身份都极为出色的年轻人,她改变主意了。

原因很简单。

一个生过孩子的奶娘,在宫中无论如何都攀不上皇上,皇上三宫六院都是出生清白的贵族小姐。

但世族却不一样,世族没皇族那么多讲究,她只要攀上世族任何一个老爷,就能成为妾氏,身份要比低贱的奶娘高贵不知道多少。

兰茯苓和小彩玉跟着凤少棠的马车离开了。

快到凤府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小七丢了一锭银子砸在小彩玉怀中。

小彩玉本能的接住,捧着银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小七。

小七说道:“你拿着银子走吧!”

小彩玉啊了一声,顿时觉得银子有点烫手:“恩公,是你救了小彩玉,小彩玉发过誓,会照顾好小主子,小彩玉不走。”

小七娃娃脸扯起一抹轻笑:“你规矩学的那么差,怎么照顾小主子?我是不忍心见你被送去军营给那些粗汉践踏了,不是真的想把你带回去。”

兰茯苓也坐在马车中,听到小七这么说,她微垂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的笑。

她就说嘛!像小彩玉这种奶娘,贵主怎么可能看得上?

贵主是善良的人,对小彩玉起了善心,小彩玉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合格的奶娘?

说句不好听的,小彩玉的母汁都已经过了三个月了,比起她的母汁差太多了,任何人都会选择她,不会要小彩玉的。

小彩玉呆呆的看着小七,眼睛仿佛被什么炽热划过,有冰凉的泪水要溢出来,她心里十分的难受,但她还是吸了吸鼻子,把泪水给吞了回去。

“小彩玉真的那么差吗?”她喃喃自语,自嘲的笑了笑。

兰茯苓心里很鄙视小彩玉,自己差还不自知,这种女人活该被丢。

“小彩玉,贵主也是为了你好,你应当感激贵主的恩情才是,何况贵主还给了你银子,你可以利用这些银子找点事情做。”兰茯苓温婉的开口,适当的时候替主人说话,也是奶娘的必修课。

凤少棠赞赏的看了兰茯苓一眼,看看这规矩学的,真是不错,说话都细声细语,温婉动听,他的小侄儿,就应该用这种优秀的奶娘。

小彩玉那种,还是算了吧!凤少棠从小七要下她开始,就没看好她。

小七朝兰茯苓看了一眼,兰茯苓立刻羞涩的低下头,小七看着她微垂的眼睛有些失神,仿佛曾经有双熟悉的眼睛,也是这般羞涩的红了脸,但那女子的脾气,可比兰茯苓厉害多了。

兰茯苓把小七当成了贵主,感觉到小七一直盯着她看,都出了神,那目光就仿佛在看情人,兰茯苓心跳加速,艳丽的脸更红了。

小七没一会儿就收回了视线,漂亮的眼睛闪过暗淡,他抬起双手,枕在脑后,心情瞬间有点低落,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会经常想到那只兔子。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过的好不好?又是否还怨恨他?又或者在等他?

如果她还在等他……

小七的失落的心一阵悸动,或许再次相见,他会接受她。

想到这儿,小七娃娃脸忽然红了,心跳也变快了,不可否认,他貌似有点喜欢上那只可爱又可气的兔子了。

凤少棠瞅了瞅小七,又瞅了瞅兰茯苓,感觉这两人好像又奸*情,难怪小七走的时候会要这个奶娘,原来是看上人家了。

不过。

凤少棠觉得这个兰茯苓配不上小七。

小七跟在他哥身边多年,虽然是死士,但也如同兄弟一般,更何况小七现在的修为比他还高,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即使小七不是大家族的血统,小七也是人上人。

如果小七真的喜欢。

凤少棠觉得,像兰茯苓这种奶娘,等她给他小侄子喂完了母汁以后,倒是可以做个陪睡丫鬟放在身边。

“多谢恩公,您的大恩大德,小彩玉永远不会忘记。”

小彩玉说完,就下了马车,在马车外面的地上跪下来,对着凤少棠和小七磕了三个响头。

磕的是真用力。

凤少棠听到外面传来砰砰砰的三声,光是听的都觉得疼,他凤眸微转,朝马车外看去,顿时觉得,那个小彩玉倒是个有良知的女人。

凤府。

兰茯苓被小七带到凤凌然的房外。

兰茯苓在进入凤府的时候,就对凤府威严壮观的建筑倒吸一口凉气,看到凤府每隔一段距离就有护卫守着,即使她没进过皇宫,也感觉得出来,这里比起皇宫,并不差。

“你叫兰茯苓是吗?”

“是的,贵主。”

“以后别叫我贵主,我也只是个奴才,真正的主子在里面,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禀告主子。”

兰茯苓大概是做梦也没想到小七这种相貌和气度都上乘的人会是个奴才,她美眸难掩惊讶,小七却很无所谓的转身敲门。

“进来。”里面富有磁性且微冷的声音传来。

兰茯苓心脏漏跳半拍,这才回过神来,听到小七拉门进去的声音,又回想起房中刚才传来的磁性男声,是那么的好听,仿佛耳朵会怀孕。

没过一会儿,小七出来了。

小七看到兰茯苓微红的脸,他漂亮的眼睛顿时变的冷冽:“你最好记住你的身份,里面的主子不是你能妄想的人,如果你嫌自己命长,是我把你带回来的,我也可以随时送你上路。”

这个上路,不是去小庄园的路,而是去阴曹地府的路。

兰茯苓吓得浑身一颤,立刻跪下说道:“奴婢不敢,给奴婢十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妄想什么,奴婢只想照顾好小主子。”

兰茯苓很聪明,她这番话即是说给小七听的,也是说给里面的男主人听的。

小七冷哼一声,说道:“你先进去给小主子母亲看一眼。”

是个小狐狸的崽儿找奶娘,小狐狸自然是要看看找了个什么样的人?

兰茯苓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进去之前,拍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