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妖女[快穿] > 755|王子暗卫

755|王子暗卫

手机阅读

购买例不够,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ω-`)  可是他生母对他宠溺非常, 半点都不肯累到他。

而且这位娘娘还任性得很, 曾对元隋帝言, 若是他不愿意当皇帝的话, 那不当了。

本来当初让他当皇帝 的时候, 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并没有人问过他的意见。

天底下最宝贵的皇位, 在夏兰看来也没有自己儿子的心意重要,彼别人都说好的东西,他自己不见得喜欢。

然而元隋帝的性子与他骨子里肆意极了的生母完全不同,一板一眼的正经极了。

他当皇帝当得挺起劲的,而且也不觉得辛苦,总是能够超额完成许多事情。

在其他孩童都玩耍的时候, 他半点都不为游戏所引诱, 他是处理公务真的乐在其。

这让夏兰心疼不已, 然而丞相大人却是呵斥她慈母多败儿。

可是季荀却是拿那个小女人没办法, 她若是一脚将他踢下床, 或者是不让他床,甚至是在他们欢好之时想出了各式各样的鬼点子来惩罚他, 这让丞相大人只有弃械投降的份儿, 只得依了她。

然而太后娘娘事实却是忙着和丞相大人造人, 多生几个去闹他,他没工夫老是盯着老大了。

于是,丞相府里有了一位二少爷和三小姐, 可是却从来都没有见他们的生母出现过。

当今陛下的容貌清隽至极,丝毫都没有其母的那些妍丽娇媚,骨子里都透露着一种清华高贵之气。

反正这容貌是不像废帝,至于这气质和丞相神似,那是这朝廷不可言说的秘密了。

相府的二少爷倒是容貌明媚得很,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和当今太后娘娘如出一辙,微微挑带着说不出的艳色,是个鲜衣怒马的美少年。

而三小姐却是生得清艳绝伦,既有其母的娇艳,也有其父的清雅,性子却是古灵精怪的。

丞相这一双仿佛是凭空出现的儿女,众臣心里门清儿,可是这却是烂在肚子里不能说出来的。

夜晚,太后宫殿里,轻薄的帷帐已经被放下来了,可是偶尔清风刮过掀起的轻纱里却带出了一股香甜的气息。

“啊,你轻点!”大床传来了一声不满的娇吟。

“若是臣慢了,又怎么能满足太后娘娘呢?”

季荀将夏兰死死的压制在自己的身下,掐着她纤细的腰肢凶狠的进攻着,他带着说不出的性感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粗喘出声。

夏兰仿佛在狂风暴雨之被狠狠拍打着,她找不到依靠的地方,身子摇晃的厉害。

小拳头娇嗔的捶打着季荀,这却刺激的他越发的用力了起来,让夏兰简直是欲死欲仙。

然而,等第二日丞相大人清醒过来了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了远离皇城的一辆马车里。

季荀冷眼看向自己身旁那个无辜的朝着自己眨眼的女人,他揉揉额头坐起身来,无奈的问道:“你做了什么?”

这个女人居然敢在事后弄晕了他,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过这好像也是自己纵的。

“你我都偷情了这么多年了,人家只不过是想和你做正经的夫妻罢了。”

夏兰嘟着嘴朝季荀撒娇,她不论是容貌还是姿态都和二八少女一般无二,毫无违和感。

季荀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当他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吗?

还不是这些年儿子越来越大了,可是他毕竟是皇帝,自己这个丞相的权力又过大,她怕他们父子两产生矛盾,甚至是相残,提前将自己给弄走罢了。

思及此,丞相大人的心里不由得有点酸,说到底,这个女人心里还是儿子重要。

但是看着夏兰一副期期艾艾的瞅着他的模样,季荀又心软了。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罢了,看来自己这辈子是栽在她的手里了。

“行了,别做出这幅模样了,”真是诚心让他心疼的,“说说吧,我们去哪儿?”

夏兰一听这话,知晓季荀妥协了,而且还没有怪她。

夏兰兴奋的扑进了季荀的怀里,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重重的亲了一口。

这季荀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尽管他们多年来几乎每夜都亲热,可是他还是做不到像夏兰这般的荤素不忌,大白天的如此。

然而夏兰看着这张玉脸蔓延的红晕,她却是越发来劲了。

她凑到季荀的耳边吹着气道:“阿荀,我们今日要不要来点新鲜的,当是庆祝我们第一天正式做夫妻好了。”

季荀被夏兰的这口气给吹得心里痒痒的,身体也躁动了起来。

“什么新鲜的?”

“奴家在这马车里好好服侍爷一回可好?”夏兰对着季荀抛了个媚眼,在他耳边娇滴滴的说道。

夏兰这嗓音本身撩人得很,她还故意说了这样的话,简直是让季荀霎时把持不住了。

可是他却依旧板着脸斥责道:“胡闹!”这太出格了!

然而夏兰却是看出了季荀的言不由衷,明明他的身体想要得紧。

因而夏兰抱着季荀的胳膊,用自己软绵绵的身体蹭着他:“来嘛,来嘛,阿荀,阿荀!”

夏兰每叫一声,丞相大人的心尖是一颤,最后他实在是抵抗不住从了她了。

马车里的震动越来越明显,还不断的传出来暧昧的娇吟与粗喘。

“你,你如今倒是在我面前不管不顾暴露本性了!”季荀说得艰难,断断续续的。

“啊嗯,都老夫老妻了嘛!”夏兰亦是喘息着吟叫不停。

然而夏兰和季荀都不知晓,他们的马车路过了一户农家,里面看起来他们两人苍老得多的正是多年前的皇帝和云贵人。

如今这两人看起来和土生土长的庄稼汉和农妇没有什么差别,然而正是如此才让这两人几乎崩溃。

不说从小养尊处优的皇帝,江如月尽管只是一个小官庶女,可是她也是名正言顺的小姐,哪里用得着干这最下等人的活计。

皇帝的皇位在他心里是因为江如月而失去了的,他都是为了她。

若说刚开始是有情饮水饱,可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这废帝真的不会为自己一个堂堂帝王为了一个女人而沦落到了这般卑贱的生活而心里有些其他想法吗?

更何况,江如月还失身给其他男人过,还是被皇帝亲眼所见。

虽然他清楚地知晓这并非是她之过,可是她被其他男人玷污过这个事实是存在,皇帝的心里真的不会存在一丝一毫的疙瘩吗?

而江如月的心里也很迷茫,这难道真的是她所求的吗?只要一个有情郎?

可是江如月的心里却是隐隐说不出的不甘心,这样的生活不应该是她所过的。

废帝看着江如月这幅模样露出了一个讥笑,原来她是在意的,而他心里亦是没有办法放下很多东西。

废帝和江如月得到了他们曾经叹息过的无人打扰他们的只有他们两人的梦寐以求的神仙眷侣生活,可是这两人却是越来越离心,到了最后已经是相顾无言的地步了。

听着从皇城传过来的消息,废帝总是不自觉的看向皇城的方向,他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而他们的生活也是越来越孤寂,因为江如月始终都生不出孩子来,这一辈子这么凑合的过了。

而季荀和夏兰两个人,却是四处游历,正如当年丞相所说,有机会的话带着她好好出去走走,云游四海。

这时候他们的三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了,因而夏兰才放心的离开他们。

更何况,那位长子皇帝可是靠谱极了,有他在,他底下的弟弟妹妹出不了什么乱子。

这丞相府的公子和小姐与陛下是什么关系,这朝臣心里跟明镜似的,可是没有哪个傻子敢当面说出来,是暗地里也不行。

不看太皇太后对于丞相出入后宫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吗?所以算是皇帝和丞相相处实在是太像父子了,他们也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夏兰自从废帝之后,她不如往日收敛了,只不过在皇宫里她还知道些分寸。

可是这一和季荀出来,她彻底的释放本性了。

若不是她老蚌生珠的话,夏兰还真是浪的不想回去了。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这丞相大人也真是老当益壮。

而夏兰却是生母早逝,生父又长年在外镇守边关,诺大的将军府也只不过是她一人独居。

高贵的出身让夏兰的面容充满傲气,寂寞的成长却又让她成为了一位矜持安静的大家闺秀,过分的保护更是造成了她的单纯天真。

夏兰的高傲是让那位皇帝所厌恶的,因为大将军府的强盛,夏太后身为嫡母的高贵一直牢牢的压在那位生母卑贱的庶子心头。

她大家闺秀的内敛沉稳让皇帝认为无趣而装模作样,她的单纯天真更是让她轻易被皇帝所欺骗而嗤笑愚蠢。

对着自己这么完美的脸蛋都可以不动心,独宠江如月一人,这位陛下对她可是真爱啊。

阿宝听见了斯蒂兰的心声不由得说道:“美丽的容颜从来都不是无往而不胜的利器,要不然当初你也不会狠心对霍格斯下手了。”

霍格斯是前任吸血鬼之王,是天下最美丽的男人,也是斯蒂兰的第一个男人,将她变成吸血鬼的人。

阿宝这句话一出,瞬间感觉到了斯蒂兰的沉寂以及她周身彪开的冷意。

这让阿宝不由得害怕地抖了抖,它忘了,这个名字在斯蒂兰那里可是禁忌。

“啧啧,可爱的小阿宝,下次你可要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斯蒂兰的笑容纯真又魅惑,能够勾得任何男人失神,可是却让阿宝更加害怕的抖了抖。

幸亏这个时候,封夏兰为贵妃的圣旨到了,让阿宝大松了一口气。

“奉天承运,皇帝诏日:朕惟典司宫教,率九御以承休。协赞坤仪,应四星而作辅。祗膺彝典,载锡恩纶。大将军之女夏兰德蕴温柔,性娴礼教。故册封为贵妃,钦此。”

“臣女领旨,谢陛下隆恩。”

斯蒂兰恭敬地跪在下首接旨,然而事实她的心里都快要愤怒的咆哮出声了。

在魔幻大陆时候她可是从未跪过,不论是教皇还是吸血鬼之王或者是魔王都不能使她屈服。

可是如今到了这样的小世界,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她竟然还要下跪!

阿宝也仿佛感觉到了它的小主人的心酸,它心里也不好受。

拉古的子嗣何时低人一头,算是觐见国王都不需要下跪,如今却……。

“所以阿宝,为了补偿我,你还是将我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的禁忌给解开吧。”

阿宝:“……”它什么伤感都喂狗去了!

斯蒂兰并没有收拾多少东西,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女这么被抬进皇宫里去了,反正宫里有亲姑姑在。

如今皇帝刚刚登基不久,后宫并未立后,被晋封的夏兰是身份最高的,三夫人之首的贵妃。

宫里还有一位德妃,夏兰先入宫,是太傅之女,其他的只不过是嫔贵人若干人等。

夏兰有太后亲姑姑作为靠山,她入住的自然是宫最好的一座宫殿,明粹宫。

不论是作为对手探听虚实,还是因为夏兰的身份最高,宫里的其他妃嫔在夏兰入宫的第一天都前来拜见她了。

看着自己下首一排排赏心悦目的美人,斯蒂兰慵懒的依靠在贵妃椅,心情十分愉悦。

看着小主人这老毛病似乎又犯了的模样,阿宝不由得给她敲响警钟。

“拉古小姐,你忘记自己已经选定伴侣了吗?可不能再对这些女孩下手。”

斯蒂兰眉眼弯弯:“阿宝,你太大惊小怪了,算是能看不能吃,我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说得好像当初勾搭了光明教廷的圣女,让她为了她和吸血鬼之王霍格斯两败俱伤的人不是她一样。

最首的那个娇小玲珑的美人是德妃,人长得可爱,可是她的性子可不可爱。

不知是不是因为父亲是太傅,她为人古板严肃得很,还尤其讲究规矩,可没少和夏兰对给她找茬。

而德妃下首唯她马首是瞻的清秀佳人是婉嫔,有趣的是她可是皇帝的心尖尖江如月的嫡姐。

而江如月不过是一介庶女,被封为云贵人,美人如花隔云端啊。

云贵人位份不高,江如月又似乎性子低调淡然,斯蒂兰在一个小角落里才找到了她。

这位云贵人看着与世无争,可是她的容貌却是抢眼得很,美艳动人。

江如月美得艳丽,可是却因为她眉目间的温柔和淡然而不显得轻浮,反倒是让她的气韵更一层,更吸引人。

而夏兰却娇艳如杜鹃,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矜贵和高傲,诱人的艳色之却又凛然不可侵犯。

后宫之以江如月和夏兰的容貌最为出色,两者之间夏兰还要略胜三分。

见到了皇帝心心念念的人儿,倒是并没有让夏兰失望。

只不过,阿宝给她传输过来的整个剧情却是让夏兰不由得对江如月多看了几眼,毕竟这位可是重活了一次的啊。

江如月前辈子喜欢她嫡姐的未婚夫,还和他私奔了。

只不过良人是狼人,江如月被他给卖入了青楼,生不如死的过完了一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