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权少贪欢:撩婚99天 > 第318章 让一个死人背黑锅

第318章 让一个死人背黑锅

手机阅读

“念胤,你脑袋瓜聪明,坏主意多,你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让陆师爷明白我的意思,最主要的是,愿意配合我!”

“呃……”

“怎么了,念胤?”

“安宁阿姨,你刚才那句话槽点太多,我都不知道应该先吐槽你哪一句了。”

叶念胤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说他脑袋瓜聪明,这句话他笑着当做事赞美就收下了。可什么叫他坏主意多?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他坏主意多。

他那个叫聪明,叫睿智行不行!什么坏主意,这话可真是不中听到了极点呢。

“还有啊,安宁阿姨,你这哪里是要把陆越川架在火上烤,你这分明就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嘛!”叶念胤没好气的又翻了个白眼,“你要我想办法帮你逼迫陆师爷就范?”

“对啊,不然我干嘛放着欣然不找,来找你呢?还不是你鬼主意多,你够聪明,你肯定能想到办法帮我逼陆师爷就范。”

“你看看,我就说你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吧。我说安宁阿姨,你怎么就知道欺负我呢?”

“谁让你是我大侄子,我不欺负你,我能去欺负谁?人家也得愿意给我欺负啊!”

“合着我愿意给你欺负,所以你就逮着我一个人狠欺负啊。安宁阿姨,你丫太不厚道了!”

“屁话少说。”安宁已经决定把叶念胤给拉进来了,她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我不管,你必须得给我想个办法让陆师爷同意。不然,我这出戏可唱不下去。”

只靠她跟叶念胤的话,这戏他们演的就是再火热,那一点用都没有。主要的啊,还得看九处陆师爷那边怎么说怎么做。

只要陆越川肯配合她,安宁就有十足的信心,能够混淆视听,让那个叛徒,将一些‘重要’的消息传达给隐藏在叛徒身后的主子。

这样一来,她至少也能权煜皇做一些事情,这个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她距离真相,就真的只剩下了一步之遥。

就一步之遥。

事情发展成了现在,答案其实已经浮出水面了,只是还有一些事情和地方困扰着安宁。她想,困扰她的,绝对就是权煜皇不愿意让她知道的,那残忍的,她或许无法承受的真相。

可她这一次,必须要知道。她不能再糊糊涂涂的了。

尽管权煜皇说了,等他解决完毕了外边的事情,一定会回家给她解释清楚。全部的事情,没有任何隐瞒的,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她。可她心里总是不放心的,那隐隐不安的情绪,让她心中发慌到了已经快要无法自控的程度地步。

有些事情,权煜皇不一定会跟她坦白。

她得用自己的双手去发现真相。

所以,她不可能像权煜皇所给她安排的那样,乖乖的待在家里等消息。

她等不下去了!她也没有办法再等了!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她主动出击。她都已经插手了,有些事情是权煜皇想隐瞒她就能隐瞒得了的吗?

再退一万步来说好了,她相信权煜皇说到做到,他既然答应了她他就一定不会再隐瞒她。她可以不为了那个真相去做让权煜皇不高兴,让陆越川提心吊胆的事情。

可权煜皇在外边冲锋陷阵,不知道有多么的危险。让她坐在家里等,等消息,她能坐得住吗?

在外边冲锋陷阵的不是别人,是她的丈夫,是她的男人,是她的爱人啊!

就算什么都不为,她也想要替权煜皇做些什么事情。

人家陆师爷都可以帮权煜皇出谋划策,凭什么她不成?

就因为权煜皇不想让她有危险么?

太可笑了。

权煜皇在外边冲锋陷阵,可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权煜皇做这些事情,也是为了她,为了她那个死的不明不白的爸爸!

陆越川可以坐镇后防,为权煜皇出谋划策,她也一样可以。

权煜皇能够为了她冲锋陷阵,她自然也可以为了权煜皇做她力所能及的事情。

更何况,只是演一出戏给那叛徒看罢了,她又不是要亲自拿着枪去冲锋陷阵。她都已经想过了,她也考虑的十分周全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就算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些的意外,她身边有九处的人保护,还有叶念胤这个小滑头从旁协助,能出什么事情呢?

就像刚刚欣然那丫头所说的,如果在权五爷的城堡里还给人家暗算了,那他权五爷以后也不用在京城混了,趁早收拾铺盖回家种地去吧,也省的人家在背后戳他权五爷的脊梁骨。

冲锋陷阵?她没有那个本事,她做不来的,她更不愿意去做。

演戏,仅仅只是演戏罢了。

如果连这点事情她都没有办法帮权煜皇做的话,那她之前曾经说过的话,不就成了放屁?

她亲口说过,她要做和权五爷并肩而立的人。他要是凶残凶狠,她就配合他腥风血雨。

说好了要陪着权五爷为祸人间的,她不能食言。

危险?

危险多了去了,当医生这年头都不安全了。给权五爷当夫人,当他权家的主母,又怎么可能安全?

打从嫁给权煜皇的第一天起,安宁就比谁都要清楚,想要坐稳了这个权夫人的宝座,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可能的了。

而她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的安全。

她口口声声讲自己不愿意当一只被权五爷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那么她也要说到做到才好。不能嘴上说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其实有件事情,安宁从来没有开口说过,身边的人也从来没有人提起过。可有些事情,自己不说,别人不说,安宁心里却是一清二楚的。

权夫人,哪儿有这么好当?

她如果不拿出一些真材实料,九处的人不会信服她的。

陆越川他们知道她是配得上权煜皇的人,可旁人不知道啊。九处底下的兄弟们也不知道,外人更不知道了。

她不想以后站在权煜皇身边的时候,人家当面不敢说什么,可背地里却戳她的脊梁骨。说她配不上权煜皇,质疑凭什么她就能站在权五爷的身边。

有些威,得立,必须要立。

而这一次,就是她证明自己是配得上权煜皇的最好的机会。

她要证明自己,她更想要帮助权煜皇。

“念胤,你一定要帮我,必须成功,不能失败。机会只有一次,我输不起。”

安宁冷不丁的这话,让叶念胤彻底蒙圈了,“安宁阿姨,不是说好了只是演一出戏给那叛徒看,让那叛徒放出消息去混淆他主子的么。怎么又变得这么严肃严重了?什么叫你输不起啊!你这样说的话,我可有点害怕了。”

“念胤,你比我更清楚,给你爸爸和权煜皇这样的男人做妻子有多不容易了。我跟顾姐姐不一样,她性格温柔,她只要不给你爸爸添麻烦就很满足了。我不一样,我不仅仅是要做到不给权煜皇添麻烦那么简单。我想要的,是要配得上权煜皇。”

叶念胤已经明白安宁的意思了,身为叶承枢和顾灵色的儿子,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安宁这话的意思。

但是,叶念胤却不愿意让安宁这么做。或者说,这么做,太辛苦了。而叶念胤,不愿意让安宁去承受这些辛苦。

他想像他老妈那样,在家里边当一个贤惠的妻子不好么?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他爸爸妈妈这么多年,不也是很幸福的嘛。

所以叶念胤只是顾左右而言其他,“安宁阿姨,你已经配得上权五爷了。我看除了你,没有谁能够与权五爷如此相般配。你没有必须证明自己什么,难不成你还要证明自己今天有没有穿内衣啊?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没有办法去证明的嘛。我看你啊真是想得太多了。”

“叶念胤!”

“别这么凶巴巴的叫我啊,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怀疑你今天没有穿内衣,难不成你真脱了衣服给我看?安宁阿姨,戏,我答应了会帮你演,我一定会帮你演好。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去想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别给我装傻充愣。”

“哎……安宁阿姨,你这么好强,有什么意思呢?”叶念胤意有所指的说道,“有时候女人柔弱一些,才更可爱。”

“权煜皇的女人,不需要柔弱,也不需要可爱。”

“那你说,权五爷的女人,需要的是什么?”

“是和他并肩而立,是与他势均力敌。”

“好吧,看来我是没有办法说服你了。安宁阿姨,你看啊是这样的。你想要帮权五爷做点什么,这心情我可以理解。你想要证明自己,不是想要让别人承认你跟权五爷有多么的般配。如果你是在乎别人眼光看法的人,那算是我眼瞎了居然喊你一声阿姨。你做这些,只是不想别人在背后说道权五爷,对么?”

“你这小毛头……”

果然是什么都瞒不住他啊。

“你不是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你是怕别人戳权五爷的脊梁骨!”叶念胤似笑非笑的说道,“京城发生的这些事儿么,外人可不会知道。人家只会以为,是你权夫人被人追杀了,权五爷是怒发冲冠为红颜,为了你,才搞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就为了一个女人,权五爷就将整个京城搞的鸡飞狗跳——不,到了现在,鸡飞狗跳已经没有再来形容京城现在诡谲莫辨的局势了。不管怎么说,在外人看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就是因为你。也不管权五爷能不能解决这件事,你安宁,都会成为那个让权五爷疯魔的女人。”

“别人的闲言碎语,我不在乎。但我不能允许别人说权煜皇是一个为了女人,就没有了智商的男人。”

“所以,你这是要把事情搞大?”

“你错了,念胤,我只是想要尽我所能的帮帮权煜皇而已。”

“所以……明九爷,就成了你的棋子?”叶念胤问的满不在乎,可表情却冷鸷到了极点。

见安宁没有回答,叶念胤又重复了一遍,“为了不让权五爷成为那个为了女人而昏头的男人,你就要把所有的脏水全部泼在明九爷的身上吗?一个已经死了的,死无对证的明九爷身上?”

“让一个死人,去背黑锅,去承担所有的闲言碎语,流言蜚语?!”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