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都市透视狂医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怂就是干!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怂就是干!

手机阅读

冯建宁没料到自己的这群同学,居然这么说陈教授,顿时心里又惊又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看着陈教授,生怕陈教授生气离去。

“喂,你们够了没有!”

季玥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冲着一群人怒斥道。

“人家是情侣,女朋友被罚酒,男朋友代一下,又怎么了,你们至于这么冷嘲热讽的吗?”

要不是陈飞已经开口替冯建宁代酒了,季玥玥都想要替冯建宁代酒。

季玥玥这一番怒斥,让包厢内众人不由得一阵尴尬。

项俊峰见状,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呵呵,代酒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吧,既然是代酒,而且又是大老爷们,这代酒的量,至少得要罚酒的三倍吧,怎么样?”

项俊峰说着,笑呵呵的看向了陈飞。

“小子,昨天见你老老实实的坐进了后备箱,就没怎么收拾你,今天你居然还自己找死,硬要跳出来,这就怪不得我了。”

说完话后,项俊峰暗暗的咬着牙,在心中恶狠狠的对陈飞默念道。

今天有陈飞在,项俊峰想要拿下冯建宁,自然也要摆平陈飞。

既然这样,不如就先灌倒陈飞,然后再拿下冯建宁,一切事情就都搞定了。

项俊峰心中闪过一丝喜色。

包厢内众人见项俊峰开口了,顿时便又开口附和了起来。

“对,三倍!”

“是大老爷们,就一杯都不能少!”

“要是怂了就趁早龟缩着,别他么的随便冒头!”

罚酒三杯的三倍,也就是九杯。

这种三十多度的XO洋酒,九杯下肚,酒量一般的人,只怕当场就得躺倒在地上,醉的不省人事。

不过对于陈飞来说,这些完全不叫事,简直都比喝水还简单。

“好,三倍就三倍。”

陈飞淡淡的一笑,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而尽,然后又将空酒杯摆在面前。

项俊峰见状,示意了一下侍应生,让他给陈飞倒酒。

侍应生倒一杯,陈飞手起杯落的立即干掉一杯。

这样一连干了七杯,酒瓶直接倒空了,侍应生额头都微微的出细汗了。

而陈飞此时,却仍然是面不改色的坐着,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接着开酒!”

项俊峰见状,一声喝,示意侍应生接着开酒倒酒。

反正今天的帐是记在雷少的头上,不喝白不喝。

他项俊峰倒要看看,这个陈飞到底能有多能喝。

“陈教授……”

冯建宁轻轻的一拉陈飞的衣角,轻声的示意道,想要劝陈飞别再喝了。

陈飞一摆手,“不碍事。”

又是手起杯落,连续两杯下肚。

这样一共喝了九杯,算是把冯建宁的罚酒给代完了。

包厢内的众人看的有点傻眼,一时都不知说些什么。

他们不知道陈飞到底是真的能喝,还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其实已经醉了,只需要一站起身就会当场倒地那种。

项俊峰见陈飞九杯酒下肚,居然没倒,不由得脸色一变,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示意了一下赵萘紫和许碧莲。

赵萘紫和许碧莲顿时会意过来。

“呵呵,建宁,我们也好久没见面了,来,我敬你一杯。”

赵萘紫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假模假样的要敬冯建宁。

她似乎忘了,昨天她们俩还在这吃过饭呢。

冯建宁刚要端酒杯,陈飞一把握住了冯建宁的小手,冯建宁的心头一颤,转头朝陈飞看了过去。

“今天建宁的所有酒,我都代了,来,干!”

陈飞说着,端起了酒杯,跟赵萘紫碰了个响,一仰头,杯底见空。

“嚯!”

这时,包厢内有人惊叹了一声。

很显然,他们从没见过像陈飞这么好酒量的人,此时居然还能喝,而且,举起杯子就是干。

这样一来,一时倒没有人再敢找冯建宁敬酒了,毕竟,他们也喝不了几杯。

于是,众人纷纷端起酒杯,来敬起了项俊峰,想要跟项俊峰处好关系。

项俊峰见状,便跟众人互相推杯换盏,喝起了酒,同时,在暗暗的观察着陈飞,想要看他的酒量到底如何,并在想着法子,该怎么灌倒陈飞和冯建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也喝了不少酒,一个个的,都有些面红耳赤了起来。

一群男生,全都端着酒杯,围在了项俊峰的身旁,众星拱月一般的,在拍着项俊峰的马屁。

还有一些人,不胜酒力的,此时已经出门去了好几趟卫生间了。

赵萘紫和许碧莲也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

她们俩昨晚服侍了项俊峰一晚,今天喝了点酒,觉得有些不舒服,便去洗手间洗把脸,缓解缓解。

项俊峰此时在跟众人聊着天,眼神却不断的瞟向冯建宁。

一些眼尖的男生,见状,会意过来,凑上前,开口道:“项少,你是对冯建宁那丫头,有点,那个意思吧,嘿嘿嘿!”

项俊峰此时也已经有些酒意上头了,也就不再遮掩。

“哎,今天要不是有那小子在,我绝对可以把冯建宁那丫头给拿下。”

项俊峰说的那小子,指的正是陈飞。

“嘿嘿,项少不用急,待会我们这些人,轮番去敬酒,让那小子代酒,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灌不倒那小子一人。”

又有人凑上了前,开口对项俊峰道。

“对,我们轮番上,只要把那小子放倒了,冯建宁那丫头,今晚还不是项少的床中之物了吗,哈哈哈……”

一众人顿时哈哈笑了起来,项俊峰的脸上,也露出了yin笑。

这时,赵萘紫和许碧莲回来了,两人脸上神色有些尴尬,好像有什么话要对项俊峰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项俊峰此时注意力都在冯建宁身上,心猿意马,根本没注意到赵萘紫和许碧莲的表情。

项俊峰又跟众人吹了一会牛,缓了缓之后,正要示意众人开始上前敬酒,突然,包厢门被人给推开了。

“刚才那两个浪货呢?老子不过是拍了一下屁股而已,就敢说让人剁了老子的手?信不信老子当场撕烂你这两个浪货的裙子!”只见一个满脸酒气的男子,身后跟着四五个人,站在包厢门口,冲着里面一声怒吼。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