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太古丹尊 > 第七百九十七章 西凉VS北疆

第七百九十七章 西凉VS北疆

手机阅读

这声爷爷喊进了田树林的心坎里,击中了他最柔软的部位,令他动容了。

恍惚之间,他仿佛感觉跪在脚底的年轻人,变成了孙子田卜光,不管任何要求,田树林升不出半丝拒绝的念头。

“我孙快快起来,也罢,秦浩就由你代替爷爷收拾雕,千万记住,让他不得好死!”

田树林心头一软,扶起杀阡刀,眼角情不自禁的滑落俩滴泪珠。

言语之间,他眼中充满仇恨,双掌犹如俩只大钳子,死死掐住杀阡刀的双肩,捏得对方骨头生疼。

“多谢爷爷!”

杀阡刀此刻忘记了疼,他只有喜悦。

马上,他转身看向秦浩,带着不屑一顾的表情,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个东西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能感觉到,你对我很有意见,迫切的想干掉我啊!”

秦浩审视了杀阡刀一眼,凭直觉判断,这个家伙有点能耐。

既然敢口出狂言收拾自己,那么修为必然不在田卜光之下。

如果放在以前,秦浩可能会有凝重感。

可惜,今日和半个月前相比,秦浩又升级了。

“秦浩,此人很强!”

陈婉沁立刻出口提醒。

“他是北疆大燕帝国斩月府的第二弟子,师尊便是田大罗,刚才轻松一挥手,便让我重创,秦浩师弟,你千万别大意,小心阴沟里翻船!”

夜无痕也上前一步到。

秦浩这时候看了纳兰梨、纳兰洙,以及韩蛮一眼,发现每个人都万分紧张的样子,显然来了之后,被杀阡刀给震慑过。

对此,秦浩淡淡点点头。

“小子,你很狂啊。接下来请你记住我的名字,方便你死的时候,把我的名字大声的呼唤起来,好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是我干掉了你秦浩。那么,我叫杀阡刀。”

“阡刀作为斩月府第二大弟子,从小接受我师尊严厉的教导,不喜欢跟人废话,事实上,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惊动了在北疆的我,你岂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杀阡刀对秦浩刚才说的句“你这个东西”感到非常气愤。

在大燕帝国,不管是谁听到杀阡刀三个字,都仿佛是看到真神降临一般,个个毕恭毕敬。

秦浩居然敢形容他是个什么东西。

“不喜欢废话是吗?巧了,我也不喜欢废话,所以你想怎么搞?”

言语之间,秦浩松开怀里的陈婉沁,上前踏出一步。

很明显,这名北疆斩月府的弟子,如此迫切想斩杀自己,其中定然是有好处的。

如果没猜错的话,肯定和慕容紫俊有关,毕竟,斩月府是大燕的门派。

“哈哈哈……爽快!”杀阡刀大笑,有点开始欣赏秦浩了,他点点头:“我的想法很简单,只想打死你,或者,被你打死。当然,你打死我,那是不可能的。其实,作为田大罗的徒弟,我除了为田卜光报仇之外。另外,紫俊殿下

曾经交代,此番我来了西凉如果碰到你,你必须消失在世上。”“你很清楚,下一年,便是北疆大辽的靖月公主被立储君的日子。不得不说,你小子胆儿真肥。不仅跟田卜光抢小妞,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图,与紫俊太子和北齐的齐岳皇子争夺靖月公主,连我杀阡刀这般天

才中的天才,都不敢对靖月公主产生半丝念头,我们北疆年轻的高手实在太多了,我可不敢犯了众怒。”

“可你秦浩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癞蛤蟆一个,也配对靖月公主产生邪念?为了天下苍生,我只好亲手将你处决,还我北疆一个朗朗乾坤!”

杀阡刀不嫌事大,把背后更大的秘密爆料出来,滔滔不绝之间,他整个人仿佛是神明的化身,要代替世人审判秦浩,说的慷慨激昂,义正言辞到极点。

这个新闻当即席卷整个婚宴,从星月内阁传到内院,又从内院传到外院,然后,外院弟子又散播到大街上,如同瘟疫一般,在西凉全境快速扩散。

“嘿,知道吗?今天星月学院发生大事了!”

“秦浩不仅当着四名强者元尊,不自量力的救人,还对大辽萧帝最宠爱的公主,也是唯一的公主,产生了邪念。现在斩月府的杀阡刀要处决秦浩了。”

“这秦浩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浪子啊!”

“而且,还是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愣头青!”

各种小道消息,已经在西凉各地,遍地开花了。

此刻星月学院之内,上百名宗主以及三大学院弟子,听闻杀阡刀一席话,除了震惊意外,不由还对秦浩暗中竖起一个大拇指。

操!

真是个纯爷们。

为了美人,竟然如此不要命到极点,堪称单身狗们的楷模了。

“秦浩师弟,我夜无痕佩服的人几乎没有,半个月,我只是单纯佩服你,但今日,我彻底要膜拜你了,连号称北疆最为凶悍的萧帝,他的掌上明珠你都敢贪恋,即便是死,也死而无憾了!”夜无痕开口道。“无痕师兄,你不是说过嘛,喜欢的女孩就去追,追不到就去强圈她,如果她反抗,就继续强圈她,直到她满意为止。依我之间,只要我们家秦浩盟主不停的强圈净月公主,迟早有一点,她会爱上秦浩盟主

的。”

一旁傻啦吧唧的韩蛮说道。

对此,秦浩真忍不住想扇他们一巴掌。

自己和萧晗乃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订了娃娃亲的,那是自己的未婚妻。

算了,不和这些人计较,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实情。

不过这一刻,倒把旁边的陈婉沁乐得咯咯笑起,萧晗的事,她最清楚不过,包括那个“五年之约”。

“杀阡刀,你想杀了我扬名立万是吗?说到底,你也不过是慕容紫俊裤裆下的一条狗而已。但是,我给你这个机会。”

秦浩此刻非常愤怒,什么都他可以忍,唯独萧晗,绝不允许她受半点污蔑和委屈,那是自己未来的老婆。

虽然污蔑和委屈俩个词,此刻形容自己更加合适。

但秦浩不管了,总之,扭曲事实的杀阡刀,成功激起了自己的杀意。

“哈哈哈,看来你对自己挺有信心,来战吧,我向你保证,只打死我,你可安然带着陈婉沁离开星月学院,并且田总院长,以及另外三位元尊前辈,绝不会为难你。这一点,我杀阡刀可以发誓。”

言语之间,杀阡刀望了田树林一眼。

田树林一开始猛然一个哆嗦,不过马上他镇定下来,以杀阡刀可怕的修为,秦浩根本没有半丝赢的可能性。

叶龙昆的心也抽动了俩下。

他儿子叶水锋的死,和秦浩脱不了关系。

可是,看到田树林如此镇定,叶龙昆也就耐下性子,决定见识一番杀阡刀与秦浩的较量,看看杀了自己儿子的秦浩,又有什么能耐与北疆天才青年抗衡。

究竟是西凉武者强,还是北疆武者更强。这个巅峰对决挺令人期待。假设秦浩走了狗屎运,意外获胜了,叶龙昆也绝不会承认什么约定不约定。总之,最后秦浩必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