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第一狂妃 > 第2229章 全部丧命!是……她??

第2229章 全部丧命!是……她??

手机阅读

啪啦……

酒杯摔于地,碎裂。

“哈……大长老,你肯定跟着院长学坏了,喝多了,说的什么胡话呢?”弟子说。

风锦笑道:“来,我们继续喝酒。大长老,林院长,方才你们所说之话,我们就当没有听到过。”

风锦红着双眼,脖颈酸痛无比,他一口痛饮,烈酒滑过咽喉,何等的疼。

他和弟子们,都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

“诸位师兄师姐。”女子清冽的嗓音响起,诸弟子皆放下手中的酒杯,不由回头看向轻歌。

轻歌弯下柔软的腰肢,躬身有礼,手中一壶酒,敬向诸人:“很抱歉,我给大家带来麻烦了。若不解散天地院,天地院迟早会被王家、宗府,屠杀。”

“夜师妹,说的什么胡话,分明是他们王家和宗府欺人太甚,你何须抱歉,你什么都没错,你很好。”弟子们见轻歌自责,一个个同仇敌忾,连忙说着好话维护轻歌。

“小师妹,我们都是有铮铮傲骨的人,怕他王家宗府作甚?”

“生是天地人,死是我院魂,就算是死,死在天地院,与诸多师兄师妹们携手,我等丝毫不惧。”

“不走。既入天地院,又怎会在危难时离去,这并非君子作为!”

“……”

轻歌与林院长等人听到那些声音,皆是热泪盈眶。

年轻的修炼者们,没有阴暗极端的心思,他们怕死亡,也有着视死如归奋不顾身的勇气。

他们坚决英勇。

轻歌袖下的手微微攥紧。

她的实力无法抵抗宗府与王家,就必须解散天地院。

再过不久,王家、宗府的最后通牒下来,天地院便是牢中之雀,真的无路可逃了。

“我知你们英勇,都是天地院的好弟子,但是,既能一起生,又何苦一起死呢?这大好的年华,该去享受。”轻歌淡淡道:“秦淮塞外的大漠风沙你们去看了吗?北灵境地魔洞山的雪你们欣赏过吗?你们尚未成家立业,有着铮铮傲骨是好事,说明你们都是英雄,可就算解散天地院,你们依旧是君子。君子之行,无

论何时何地,改不掉傲骨。”

闻言,诸弟子们开始动摇。

“时日不多,三日便是极限。”轻歌手中的酒壶,朝着众人轻微一晃,随后饮尽,“这一壶酒,祝愿在座的诸位前程似锦,富贵荣华,青云直上。”

轻歌又倒下一壶酒,敬完便喝:“这一壶酒,祝愿诸位师兄师姐们日后能远离小人,远离苦难。”

“这一壶酒,祝我院长存,师兄妹一场,终生不悔。”

轻歌说罢,众人高举起酒杯,不约而同却是异口同声的喊:“这一壶酒,祝不悔!”

林院长复杂的看着轻歌,她的话,能动摇所有人。

酒宴,狂欢的夜,众人载歌载舞,博君一笑。

黎明破晓的到来若伴随着离别,谁又何尝不愿驻留在黑夜痴痴的守候呢。

次日,清晨,醒来的弟子们收拾行囊,远离天地院,孤独的他们踏上修炼之路。

轻歌不辞辛苦,不厌其烦的把他们送出天地院。

临走前,弟子们给她一个拥抱。

“小师妹,来日再会。”来日如何会,只怕是后会无期。

轻歌一袭红衣立在山头,狂风四起,离别的这日,太阳足够的好。

弟子们陆陆续续的离开,唱着那小曲儿:“伤离别,不忍离别,少年路漫漫,年少不知情,孤身踏轮回,灵魂淬骨海,不走回头路,不悔断肠心。”

……

轻歌望着他们的背影,抿紧了唇。

狂风吹的衣裳猎猎作响。

忽的,她拔出明王刀,脚掌点着地面,在山头跳一支刀舞。

红袖灌风,鼓荡而起,似阵阵涛浪接连来。

脚掌踏地,她一跃而起,在半空之时柔软的腰肢极限弯曲。

长袖如同漩涡,刹那似烟火绚丽,袖舞当中,明王刀破空而出,是万均如雷的气势。

走在山路上的弟子似是察觉到什么,回头看去,眼中倒映出那一抹红,是此生难得一见的美景,是风情在骨的冷艳美人。

小师妹。

再见。

……

一日的时间,弟子们几乎全都离开。

偌大的天地院空空如也,再也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

林院长一瞬间仿若老了十几岁,满身的疲态,他坐在草地上,呆呆的看着前方。

轻歌与柳烟儿走至林院长身边坐下,风景提着一壶酒来。

“怎么就那么难受呢?”风锦拍了拍胸口,好似如此,便不会难受一般。

“王家与宗府,当真是可恶。那王轻鸿,真是该死!”风锦咬咬牙。

“歌儿,你怎么了?”柳烟儿转头看向轻歌,眉头轻蹙。

轻歌蓦地站起来,面色煞白。

“怎么了?”风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龙释天转头看向轻歌。

轻歌脚踏大地飞奔出天地院外,风锦几人对视一眼,全都跟上,后面看到的几位长老们,全都纷纷而来。

轻歌一路狂奔,窒息感涌满胸腔,她的速度快到了极致,犹若电闪雷鸣,疾风骤雨。

血泊缓缓流淌,她的软靴停在血泊里。

轻歌稳不住身影,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她的眼眸微微睁大,美眸里折射出,夕阳下美丽的光,还有那些……倒在血泊里的尸体。

一张张年轻又熟悉的脸,是天地院弟子们。

所有离开天地院的弟子,全都成了尸体。

咔咔……

轻歌的双手握成拳头,骨节发白,发出恶寒之声。

柳烟儿、风锦等人停下脚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血腥。

“这……这是怎么了?”风锦语无伦次。

柳烟儿面色透着白。

龙释天暗暗咬牙:“这是……谁干的!”

轰然一声,林院长双腿跪地,双目发直的看着前方。

那些,都是他竭尽全力要保护的后辈们。

为何!为何如此!为何啊!

林院长咆哮。

几位长老们,都撑不住,无力瘫倒在地。

“是王家!”龙释天咬牙切齿,把尸体上的王府令牌取出。

风起。

轻歌抬眸看向那一处山坡。

一道身着黑衣的人影回头看向她,那张冷漠无情的脸,那双冰冷彻骨的眼镶嵌着残忍之色。

是……尤儿!

轻歌眼眸微睁。

尤儿一手握着长枪,一手将面具覆于脸颊。

她扎着一头马尾,她转过身去,几起几落间消失在轻歌视野中。

杀天地院弟子的人,是尤儿?轻歌身体微颤。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