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绝色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 第1843章 天梦月歌

第1843章 天梦月歌

手机阅读

第1843章 天梦月歌

“啊?”

“脱衣服?”

当叶纯主动坐在叶舒歌身边后,听叶舒歌窃窃私语这么一说,他整个人感觉不好了。

当然。

惊讶归惊讶,其实他心里还是莫名的生出了一团火,一团让浑身燥热难以平息的欲望之火。

男人有两样东西自始至终是无法拒绝的,一样是女人,另一样,也是女人。亚当夏娃、女娲造人所带来的男女哲学问题不是叶纯讨论的重点,眼下他所期待的,是叶舒歌到底要干什么。

既然人家说让自己脱衣服,那自个儿没有理由拒绝。很快,叶纯便把睡衣衣带解开了。

“先等等!”

衣服脱到一半,眼看睡袍就要彻底脱下,叶舒歌赶紧喊停,“不用脱得太多,露出上身来就行了……”

“啊?哦。你要干什么?”叶纯略显失落,问道。

“种印。”

“种印?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老实点,趴下别乱动。”

或许是陪叶纯喝了几杯白酒的关系吧,叶舒歌说起话来也没刚开始的那般食古含蓄,反而变得活泼了不少。

种印,是星月宫和紫音阁特有的一种联络方式,具体情况恐怕也只有她们自己人清楚了。

“你忍着点,我要在你背部开一个小口子。”叶舒歌说道,右手剑指放在叶纯左右肩胛骨中间的部位。

叶纯不明所以,但也没问。

呲。

不一会儿,只见叶舒歌突然一用力,她手指按压的叶纯部位立刻出现了一丝伤口,血液也随之出现。

叶舒歌打算做什么?

叶纯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他只感觉背后被她按住的位置有一丝清凉,就像滚热的身体突然滴了几滴风油精一样,有点凉辣辣的。

“喂,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啊?”

“但凡星月宫或者紫音阁内有地位或者身份特殊的人,需要联系的时候都会通过种特殊封印的方式。种印其实就是通过灵力来实现传音的功能,想要联系我的话,只需通过催动灵力即可。”

“这么神?那你要是在美国,我在这儿,也能实时联系?”

叶纯听得很入迷。

叶舒歌掩面一笑,无语说道:“没你说的那么神,你催动灵力后,我那部分留在你体内的灵力会感知到而已。该打电话的,还要打电话。”

“哦那我明白了,这就相当于传呼机啊!”

“可以这么说吧!”

虽说叶纯觉得这种种印的方式很另类,不如直接带个手机方便,不过想想叶舒歌的特殊身份后,他还是挺满意的。最起码以后可以直接找到她了,聊聊天谈谈心什么的,不至于尴尬的再去问颜舞那小骚娘们了。

……

也许是喝了太多酒的关系吧,不知不觉的,时间已经到了两点多。

苏明月和清儿早已睡去,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叶纯早就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喝得不省人事。也没办法,谁让叶舒歌大半夜的来这呢,他高兴,一高兴就喜欢喝点。

倒是叶舒歌似乎酒量很大,即便到了这时候,除了看上去脸颊有点绯红神色迷离之外,一点也不像喝醉酒的样子。

她就坐在沙发那儿看着旁边歪着身子趴在沙发上的叶纯,似有心事,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

不多时,她笑了。

就像一朵暴雨过后阳光初开时的向日葵,笑的特别甜美。

叶纯现在并不知道叶舒歌在做什么,此时的他估计已经沉浸在美梦里,在梦中跟叶舒歌那个了。

次日。

一大早叶纯口渴的不到五点就起来了。

昨晚睡了一整夜的沙发,叶纯感觉浑身酸痛的很。

然而当一杯凉白开下肚后,他才恍然注意到了什么。

“奇怪,人呢?”

“莫非走了?”

来回四处找了下,叶纯并没发现叶舒歌的身影,不禁纳闷。

当然了,他昨晚睡的那么死,怎么可能知道叶舒歌在他睡着后就连夜离开了。

其实她不想这么快离开,谁不想安安稳稳的好好休息下。

可无奈的是现实并不允许,更不允许叶舒歌靠近叶纯。

至于原因,这个恐怕也只有叶舒歌自己清楚了。

哦不,或许还有一个人也很清楚。

谁呢?

自然是她母亲轩辕青阳了。

……

……

既然人都已经走了,叶纯也就没再乱想,转而回到房间里睡了个回笼觉。

现在时间还早,还是去休息吧!

大概在上午八点多的时候,叶纯才终于完全睡醒。

清儿的到来,让叶纯不得不临时改变下这两天的工作计划。

他本来打算趁这几天先找个得力助手,然后再赶紧找个地方先成立起来再说。不过现在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不得不暂缓两天,在家好好陪陪苏明月还有自己这个同时凤凰遗族的妹妹叶清儿了。

当然,叶纯也不用太操心。前期的准备工作苏明月会帮忙搞定,摆在眼前的第一要紧事是赶紧起个名。

“起名?”

餐桌那,听苏明月这么一提,叶纯倒是把这最简单但却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嗯呐,没有名字就没法去工商注册,你得先想个名字才是,就跟刚出生的孩子落户一样,总得让人知道叫什么吧!”苏明月把做好的早餐端上来,说道。

“这个……我想想啊,叫什么好呢……”叶纯有点犯难,别看起名最简单不过了,可同时又是最难的。

“现在的游戏公司起名一般都比较直白化和多样化,什么某某娱乐,某某互娱或者某某游戏之类的,简单明了。要不就叫‘银月互娱’?反正既代表了你,也代表了小瑾和银月集团。”

“银月互娱?这个名字倒是不错,不过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叶纯咬文嚼字般的说道。

“清儿你帮忙想个。”

“我可什么都不懂……”清儿还是跟以前一样天真无邪,即便叶纯这么问了她还是直接明了的给回绝了。

“那要不叫星月游戏?”

苏明月是商场老手,眼光独特,起名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星月……星月……这个……有点言情了,要不就叫……天梦月歌?”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