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总裁的第一宠妻 > 第725章 已经走了

第725章 已经走了

手机阅读

第725章 已经走了

谢娉婷本就哭的伤心,一听他这公事公办的语气顿时气得撒气泼来:“我要见你就必须是因为要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下属,我就不能……”

抹着眼泪抬头,眼瞧着北沐景眼眸一凛,刚起的那点撒泼心思也歇了,抽泣着没了声音。

北沐景双腿优雅的交叠,动作熟稔的点了一支烟。

谢娉婷原本还在小声的哭着,此刻见了他这般模样眼神里只剩下了迷恋。

“北城初见一面至今,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五年了,既然你并无人陪伴,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

北沐景淡淡的点了一下烟灰,想也不想的回答:“早年就告诉过你,我心有所属。”

谢娉婷再听到这句话,只觉得满心的委屈和悲愤。

这个男人自五年前在北城搅弄风云,惹得北城世家千金各个春心荡漾,爱慕不已,偏他一句心有所属就将人打发了。

谢娉婷不信,在北城的那两年里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慕之心,丝毫不理会周围朋友的调侃和嘲笑,更在北沐景自请调任南城之后不久,就借机跟随杜夫人一起来到南城紧追不舍。

南城不与北城一般,在南城,没有人会庇护她这个初来乍到的谢家千金,家族的人因为她千里迢迢追寻北沐景更是觉得脸上蒙羞,任她在南城自生自灭不予理会。

谢娉婷这三年来可谓心酸至极,喜欢的人追不到,家人也对她不闻不问,但这一切她都不在乎,总觉得有一日北沐景总能看清楚她的心意,可直到那一天向绾的生日宴会上……

北沐景竟然眼睁睁看着她被向绾羞辱欺负,明明看到自己向他求救,可他却毫不理会的转身走开。

谢娉婷的一颗心,当真是被伤的千疮百孔!

此刻再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掀翻了心里的醋坛子!

“你心有所属,你喜欢人家,可人家喜欢你吗?”谢娉婷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门口的方向质问:“那个向绾!说是第一名媛世家千金,不过就是个面上假装清高的贱人!仗着你喜欢就若即若离的玩弄你的感情!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私生活混乱的……”

谢娉婷深吸一口气,到底还是怯于北沐景的眼神威慑,渐渐没了声音。

她心里委屈的很,向绾分明就是一个玩弄他们两兄弟的放荡女人,北沐景怎么就是看不清楚!

北沐景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眼神里的冰冷和威胁却是一目了然。

“我心里满心满颗都是你,却比不过一个水性杨花的向绾!她连您的亲兄弟都不放过,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谢娉婷被他刚才那个威胁的眼神伤到,倒像是豁出去了似的,将对向绾的不屑和愤恨全都发泄了出来!

“这几日的新闻头条难道你都看不见的吗?那个念凉凉和向绾不愧是好朋友,当真是一丘之貉!都是贱人!都喜欢假装清高假装温柔,背地里都是一样居高临下的欺负人!”

她越说越气愤,眼神里全是眼泪:“你知道他们当时是怎么欺负我羞辱我的吗……”

北沐景动作优雅的将烟头掐灭:“她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谢娉婷原本情意绵绵的还在哭诉,一听这话,当真是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真是想将北沐景骂醒,那么一个虚伪的女人,他为什么就看不明白!

可是她不敢,只能在心里狠狠的咒骂向绾。

谢娉婷不懂,只坚持以为北沐景是被向绾蛊惑。

北沐景只看她一眼就知道她还在钻牛角尖,心里叹了口气,想起当年初到北城时,谢家对他也算是有些照顾,也不想为难她一片痴心。

“娉婷。”他叹了口气。

谢娉婷心尖一颤,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喊自己的名字。

北沐景看着她,眼神里满是对小辈的关怀:“你还小,你我年龄相差甚远,况且南北相隔……”

北沐景的话都没说完,谢娉婷脸色一白,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你……”谢娉婷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又觉得自己简直可怜至极!

北沐景这套说辞,与五年前初次拒绝自己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面色冷寂,声音毫无情绪,一丝一毫的耐心都没有。

“五年前,你就是用这样的说辞来糊弄我,到现在你竟然还这样敷衍我……你当真静卧的情谊看的一文不值!”

谢娉婷没忍住就哭了起来:“我今年都二十七了,我还小吗?我从22岁就喜欢你,从北城追到南城,被北城那些权贵们耻笑当做谈资都全不在乎,可你就这样敷衍我……”

北沐景微微皱眉,冷眸中终于有了几分怅然和不忍。

谢娉婷眼前他神色稍缓,更是穷追不舍的问道:“你说我年纪小,那向绾呢?她几天前才刚满24岁,她岂不是比我还小?你这话难道不是自相矛盾吗?景哥哥……你就是要拒绝我,让我死心,都懒得想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吗?”

北沐景唇角微抿,谢娉婷的这一声景哥,让他刚有些松软的心,再次变得冷硬。

他稍稍敛眸,慢条斯理的开口:“既然你都知道,何必还问,何必自取其辱?”

谢娉婷眼睛猛地瞪大,眼泪一颗一颗的滚出眼眶,不敢置信的张着嘴。

好半天,她才痛苦的一咬唇,哭着跑了出去。

北沐景皱着眉,眼神里有些许阴鸷之气。

他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了门口保镖的内线。

“跟着她,好好看着。”

谢娉婷浑身都是酒气,大概喝了不少,就这样跑出去太容易出事了。

北沐景仰头靠在沙发上,今晚由着她闹一场,以后大概也就死心了。

手指在沙发上点了点,他忽然起身离开,重新驾车回了之前的别墅。

此时此刻,特别想她,特别想见她。

即便她可能已经睡了,但只要想到她就在楼上,北沐景心里就特别满足。

可是,车子刚停下,他就心里一沉。

向绾,已经走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