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一剑倾国 > 7、没兴趣

7、没兴趣

手机阅读

“芙儿不是人?”沈流云的瞳孔微微收缩。

“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越长越小?”大长老理直气壮地道,“阎浮世界万年历史,你们听过有谁会越长越年轻的吗?哼,老夫倒想得一得这种病呢。”

沈流云檀口微微启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瞧向唐不落,后者也正看过来,各自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唐不落跺了跺脚,“大长老,您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坦诚一点,害得我跟流云姐姐打了包票,现在却又治不好人家。”

“不过……”大长老忽然严肃起来。

“您又有什么头绪了?”唐不落道。

大长老负手站了起来,摇头叹息道:“这么漂亮的女娃居然长不大了,你说说多可惜,要不然啊,老夫若年轻个二三十年……”

“年轻个二三十年,也轮不到您!”唐不落生气地道,“人家是有主人的,您就不要想了!看不了病就回去歇着,这里不需要您了!”

“咳咳……那陛下,老夫就回去了。”大长老背着手慢悠悠地走到门口,忽然又转过身来,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盯住小姑娘,“不是病,却是命。”

“命?”沈流云道。

大长老那张皱纹丛生的脸上浮起一个诡秘的笑容,但转瞬即逝,“这是世界的意志,谁也无法改变……记住了,等她身上长出七星的时候,把她带到我这里来,记住了……”

“长出七星的时候?”沈流云一个恍惚的时候,还待再问,大长老已经消失不见。

唐不落挽着沈流云的手,笑嘻嘻道:“别管了,反正也是燕离的事,姐姐只要转告就好了。连大长老都瞧不出什么的话,姐姐再努力也是徒劳的。不过,别看大长老整天都没个正经的样子,却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他老人家应该有什么办法,姐姐就不用太担心了。”

“倒是有一件事……”她拉着沈流云走到了一边,幽幽地说道,“姐姐知不知道谁来不落城了。”

“谁?”沈流云道。

“燕离。”唐不落道。

“小梵?”沈流云挑眉道,“来年开春,剑庭山门大开,他不提前去仙界准备,跑来这里干什么?”

“而且是跟奉天教徒一起行动。”唐不落嫣然一笑,横生数分媚意,“看来他对上次我险些要了他命的事情很是记仇,以为搭上奉天教,就能报复我了呢。”

“这里面一定有缘故。”沈流云淡淡道,“小梵虽然混账,还不至于跟那帮伤天害理的恶徒同流合污。再说他已经取得加入剑庭的资格,难道不比奉天教徒更好?”

“姐姐不用帮他说话。”唐不落冷然地撇过脸去,“他跟我一样有仇必报,这次来得正好,我倒要看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小唐你告诉我他在哪。”沈流云道。

“姐姐不要管了。”唐不落淡淡道,“明天晚上就是巫神祭日,一切到时自见分晓。”

……

“巫神祭日,是每年举办一次的,祭奠巫神的节日。”

孤王坐在上首,轻声细语地讲解道,“从白天开始,所有巫神子民,都要焚香沐浴斋戒,到了晚间,所有城民都要在家门口放一盏长明灯,为巫神意志指引明路。稍晚金乌神宫会降下来,以女王为首,我们都要去金乌神塔祭拜,神巢就在神塔旁边。”

“要我们怎么做,你直接说。”兽王淡淡道。

“长明灯照亮不落城的时候,我要你们进攻金乌神塔,只要帮我争取到半柱香的时间即可。”孤王还是轻声细语地说着,“诸位放心,届时金乌神宫数万巫卫会分散在城中,他们没有资格聆听巫神意志。一旦发生战斗,我手下的狼面众,也会阻挡他们支援的脚步。”

兽王与众人对视一眼,各自点了点头,道:“可。”

孤王大喜,道:“事成之后,奉送金乌真焰一朵,并允诺奉天教三个愿望,你们放心,只要我登上王位,奉天教便不再是孤军奋战。”

“说得好听。”众人不屑地腹诽,面上也懒得表露,兽王淡淡道,“稍晚我们自会行动,你们准备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我们走。”他说着带头离殿而去。

“这位朋友留步。”孤王忽然叫道。

燕离走在最后一个,闻此便转身道:“还有何事?”

孤王眼见奉天教徒走了个干净,他站起来走到燕离面前,亲热地挽住他的手,“我记得没错的话,你的名字叫燕离?”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燕离直接不客气地抽回了手,“告辞!”

“且慢。”孤王脸上青气微闪,仍然堆着笑容,“燕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和陛下似乎有一段难忘的过去啊。”

“你想说什么?”燕离道。

“燕兄弟一看就知道是个爽利人,”孤王笑道,“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燕兄弟,我非常看重你的能耐。”

“我的能耐?”燕离道。

孤王淡淡道:“你初入阎浮,就斩了一个奉天教徒,其后飞鹏堡以第三境斩第五镜,据说著名的神捕孤鹰,也是折在你手里。”

“道听途说。”燕离道。

孤王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道:“燕兄弟,你知道你的这些事迹,圣朝为什么要刻意压下来不让人知道么?”

“哦?”燕离道。

孤王道:“因为你的经历太像当年一个人。”

“谁?”燕离道。

“李苦。”孤王道。

“李苦?”燕离道。

孤王背着手走两步,来到窗台,抬头望着天空,“二十多年前,李苦也像你一样横空出世,短短两年就闯下了偌大的名头。你和他唯一的区别在于,他选择了效忠圣朝。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李苦跟圣朝决裂,二十年了,这个名字一直是圣朝最为忌讳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李苦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回来,向他们举起复仇的屠刀。”

“所以?”燕离道。

孤王回身,目光灼灼地盯住燕离,“燕兄弟,我意在争霸天下,手底下正缺少燕兄弟这样的人才。若燕兄弟愿意为我效忠,不落城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没兴趣。”燕离转身就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