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极品全能相师 > 第0222章 软凳子的好处

第0222章 软凳子的好处

手机阅读

李艳阳又喝了口茶,随意问道:“杨先生待您还好吧?”

方姐虽然不想和李艳阳谈论这个话题,不过还是不敢违逆这个杨登渠的贵客,何况他还要给女儿做辅导。

“杨先生对我们很好,一开始只是让我们帮看房子,就是做做家务,然后每个月给我一万块钱的薪水,后来.......后来他对我们更好,还送晓青去了贵族高中,我们娘俩的衣食住行,他都给最好的,他是我们的恩人,要是没有他,晓青也不可能接受高等教育,也不会这么衣食无忧.......”

李艳阳听得出来,对于杨登渠给与的“恩泽”,方姐受宠若惊。

没错,就是受宠若惊,李艳阳知道,她这样一个女人肯定很感动,虽然她不能说没有姿色,但毕竟已经徐娘半老,杨登渠贵为一地首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能看上她,还对她们娘俩这么好,若不是李艳阳知道其中缘由,怕是都要称赞杨登渠一声至仁至善了!

想到这里,李艳阳忽然觉得这世上终究是讲究一个平衡的,方姐虽然阳寿所剩无几,倒是把福分留给了女儿,毕竟没有遇到杨登渠,想来这一对孤儿寡女也注定无法如此安逸,更别提去贵族学校了。

有失就有得,确实如此,但李艳阳不会因为这种平衡就看轻杨登渠的罪恶,因为这对茫然不知一切的母女来说太过残酷。

“晓青读高几?”李艳阳想换个话题来缓解心中的气愤。

“高三了,今年就高考了。”听到女儿,方姐不自觉的脸颊挂笑。

“哟,关键时期啊!”李艳阳道。

方姐点点头:“是啊,所以他说今年要给找个状元家教呢!”

说完一句话方姐忽然眼睛一亮,惊讶道:“您是状元?”

李艳阳点点头:“苏杭大学的状元。”

“呀,那您一定能教好晓青!她偏科特别严重,数学很差,每次就考一百二十多!”方姐惆怅道。

李艳阳瞪大眼睛,尼玛,一百二十多还少么?这是要冲击状元的节奏么?

“咳咳,那个方姐,晓青其他几门都考多少分啊?”李艳阳问。

“语文和英语都很好的,语文经常能打到一百四十多,英语很稳定,每次都一百一十多!”方姐骄傲的说。

李艳阳脑子不够用了,语文这也太彪悍了吧,一百四十多......至于英语,这特么惨不忍睹啊,应该补英语啊!

“晓青学文学理?”李艳阳问。

“学文的。”方姐说。

“那文综能打多少?”李艳阳问。

“文综?什么文综?”方姐迷茫。

李艳阳有点懵,什么叫什么文综?

“文科综合啊!”李艳阳道。

方姐依然茫然,摇摇头,说没有文综啊!

嗯?李艳阳愣住了,这.......和自己那边不一样?于是问:“那高考都考什么?”

“语数外啊!”

“.......”

“都多少分?”

“语文160,数学160,英语120,;另外还有四十分附加分。”

李艳阳明白了,妈的不一样!

专业的问题留着咨询晓青吧,李艳阳喝了一杯茶,说那我去给晓青辅导。

方姐开心的点点头,亲自开门把李艳阳送进了晓青的书房。

晓青的书房很精致,收拾的也井井有条,除了书以外,只有一套书桌,此时晓青正专注的看着卷子,刘海被别到耳后,露出那一只深思的眼眸,眉头轻皱,倒像是有点思愁。

李艳阳不忍打扰,直到晓青终于感觉到了什么,侧头看来。

李艳阳微笑上前:“怎么了?难住了?”

一看卷子,正是一道数学题。

晓青见李艳阳无处可坐,赶忙站起来,把自己的沙发椅推给李艳阳,也不待他拒绝就出了房门,回来的时候拿了一个塑料椅子。

李艳阳把沙发椅推回晓青的位置,伸手去拿晓青的塑料椅子。

“您坐这个!”晓青说。

李艳阳摇摇头,说:“我坐这个就行。”

晓青固执的摇摇头,一副不肯相让的样子。

李艳阳笑道:“女孩子不要坐这么硬的,否则屁股会变形的。”

晓青的小嘴成了O型,脸颊一红,松手了。

李艳阳微微一笑,终于坐在了硬塑料椅子上。

“先别看题了,你给我讲讲你们高考规则。”李艳阳说完见晓青疑惑,解释道:“你们跟我们不大一样。”

晓青闻言解释了一番,李艳阳这才明白,她们的文科考试是语数外加上语文附加题组成的,分数和方姐说的一样,附加题四十分,文科语文附加,理科数学附加。

李艳阳顿时觉得苏杭人幸福啊,这特么要是自己在苏杭,不用面对那扯淡的生物,稳稳的省状元!

因为这三科里他唯独英语稍差,但高考一百五十分也拿到了一百三十八。

李艳阳闻言看向试卷,看到晓青做到的卡主的是试卷的最后一题,是一道几何题。

李艳阳说:“你解,我看!”

晓青迷茫了一下,有些羞涩道:“我不知道怎么解.......”

李艳阳闻言明白了,无从下手。

李艳阳拿过晓青手上的笔,问道:“能画么?”

晓青点点头,然后李艳阳就在试卷上画了起来。

李艳阳一出手就让晓青小小的惊讶了一番,因为他画的线很直,徒手画,竟然和尺子一样,再看他那只纤长柔软的手,晓青有点心猿意马。

就是这双手推开了面包车么?

李艳阳把题中所有带数字的地方都标注了一条横线,然后把笔递给晓青。

“把它们写在纸上。”

晓青这才回神,把数字写在了纸上。

“你觉得它们哪些是有关联的?”李艳阳问。

晓青茫然抬头,她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李艳阳从进来到现在,好像还没怎么看题,怎么好像就要开始解析了?

李艳阳看着纸上的数字,道:“数学里有很多公式,你看看这些条件能运用哪些公式,然后能解出什么数据,你不用管最后求解的是什么,你就写,哪怕是勾股定理,你也写出来,得出一个数字就写上一个,然后继续关联,直到你觉得想不出什么公式为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