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囚仙 > 第二百四十六章修炼(二)

第二百四十六章修炼(二)

手机阅读

“《桐凰》乃是你们北溟海三大功法之一,和北溟仙人一生所修行的《北溟》没有高低上下,其中的各种秘术不断,几乎可以说是这无悔大陆之上最为顶尖的功法之一。”

“在灵台境以前,即便是你的灵力足够雄厚,在境界上的不够,对于各种秘术的运用即便是能够勉强用出,也只有是三四分的威力,反而不如你现如今武技的强大。”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武技的强大便就在于近身之间那方寸之间能够催动爆发的力量和速度。若是拉开了打,有了时间来积蓄,就算你还是那灵窍境修者,能够达到的力量甚至能够达到三十万斤的地步!”

“所以不要以为现在的你有多么的强,只不过是因为和你交手的人都将自己限制在了狭小的范围之内而已,给了你越阶而战的机会。”

“兽灵宗一脉传袭的乃是上古万兽宗的修炼法门,以玉宫滋养魂魄反哺肉身,号称五魂融一可比玉宫境至尊,当然了,这固然有着夸张的成分,但战力却是实打实不含水分,能够和玉宫境至尊一战。”

“阴阳体最为出色的固然是有着阴阳二气,但实际上到了灵台境以后才会显露出真正的玄妙,那便是天生合道。”

“试想一下,不论何种秘术到了你的手中却都能够融会贯通,别人需要一个呼吸的积蓄催动而你却只需要一个眨眼,这其中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计。”

“如今你已经三百六十五穴窍贯通,天灵一途已经是这世上罕见,唯有墨雨剑亭等少数人方能够和你比肩,剩下的便就是以天灵之境贯通灵术秘法,借以阴阳体顺发而动,第六境以下,你才真正的能够称得上是无敌二字。”

姬宫涅静静听着李若拙的话语,脑海之中渐渐开始浮现出自己曾经所经历的一场场大战,虽然不能够说是百战无敌,但到底未曾尝过一败,从这管中窥豹,终究是能够察觉到了自己之前的幸运,以及感悟到了在灵台境以后修行的不同。

灵台境之前皆为天赋基础,灵台境以后便是悟道悟心。

灵台境之前,体内的灵力即便是浑厚,但没有灵台显化,仿若群龙无首,虽然强大,但却没有一个共同的阀门一般的关节,而灵台恰恰就是这个关键!

“我曾经听闻,你在灵台境便可一剑斩岳,有独战圣人之威,比之我舅舅当年更甚,这其中是为何?是我舅舅基础不如你浑厚,还是说我舅舅的天赋不如你?”

李若拙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少年的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换做任何一人都会觉得很难。

姬北溟的战力举世罕见,莫说是世间巅峰,就算是少年同龄大帝也不过是相差仿佛,其天赋足以冠绝天下,其资质远盖天骄,即便是被誉为万世以来独一无二的李若拙也绝不可能在这两点之上超越。

那姬北溟所做不到的,为什么李若拙却偏偏能够做到?

“你舅舅当年所做不到的,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心字。”白衣男子虽是坐在这地上衣染尘埃,却偏偏出尘超然无比,让人望之出神。

“当年你舅舅不论是如何自傲,不论是如何的霸道,说到底也和他的身份有着极为紧密的关系。”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转过头来看着少年,眼中有笑。

“不要以为一个天生高贵的人能够简单的扭转过来心中的高贵,也不要以为一个卑贱的人不能够拥有高贵的灵魂。”

“你舅舅当年生于北溟海,出生之日幽冥压天,甚至当时就有大能称呼他为冥帝转世。身份更是堂堂北溟海少主,虽然有着求道之心,在踏上无悔大陆以后便只身前往东荒游历。”

说到这里,李若拙反问了少年一句:“你可知道姬北溟当年在玉宫境待了多久?”

少年先是一愣,随即犹豫了一会,便开口道:“我记得他是在十二岁晋升的玉宫,然后在十八岁以后晋升的灵窍。”

李若拙有些意外,然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可笑。

“这是你舅舅亲口告诉你的么?”

“不是。”少年摇头,姬北溟和他聊过的事情很少,除了关于他母亲的事情以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姬北溟在说,而他在听。

“你舅舅是十岁晋升的玉宫,十三岁晋升的灵窍。三年玉宫境至尊,十五岁的时候便已经是真正的天灵圆满,同年晋升灵台。”

“世人都知道,他的境界修为一直是他的弱项,从玉宫境开始便以弱胜强,但事实上,他一直都站在了这大陆之上同阶里的真正巅峰。”

“你和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你是在修为低的时候和比自己修为高的修者对决,而他,则是在自己修为高的时候,自缚手脚和比自己修为低的人交战。”

“你要明白,当你习惯于更高层次力量的时候,就像是那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却是难上难。”

“这是连我都未曾想到的一种磨练,以灵台境的真正修为压制到玉宫境和玉宫、灵窍境的修者交战,在灵台一待便就是整整三十年,等到他踏足到了第五境以后,他才解开了这个封印,直到如今。”

“在这将近千年的岁月之中,他的对手有像青白雪那般的大帝亲子,有着各种无上灵体,甚至还有的是我们人族真正的绝世天骄!但他们都一一败在了他的眼前,一个个被他的实力震撼,从而放弃了这一世的争霸。”

“距今十六万年前,妖族俊疾山大帝亲子出世,六岁便已经入了圣境,修道二十载,举世竟然已经无敌,故而重新自封留待下一世。然而他在三百年前重新展现人间,但却并非上一次的肆意张狂,只是偷偷找上了你舅舅,在我的眼前打了个天崩地裂!”

“然后。”李若拙的目光闪过一丝震撼和回忆。

“他败了!”

姬宫涅就这么呆在了原地。

他知道姬北溟的无敌之名,却没有听说过败在他手下之人,竟然还有那样的绝世强者!

“你的修炼,第一是锤炼灵术秘法的使用,第二,便就是从今天开始,你的修为依旧只能够在灵窍境。”

李若拙抬头看着那蓝色的云朵和天空,眼中不知为何竟然有些懒散。

“我已经闲暇了很多年,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会盯着你。”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