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本王不吃软饭 > 第1705章 柳暗花明146,带你去逛花楼

第1705章 柳暗花明146,带你去逛花楼

手机阅读

看沈穆一点都不着急,廖圣璎真怀疑自己是蕊蕊的亲姐姐,她比沈穆还操心。

“你说话呀!”

她最讨厌的就是沈穆有时候不吭声。

沈慕遥是相信陆遗风的,他安抚道:“陆公子会保护好蕊蕊的。”

廖圣璎想的和他想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她怕榆木疙瘩听不明白,直白问道:“陆遗风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娶蕊蕊过门?”

“他说过,但我还没应允。”

廖圣璎稍微放心了一点,酸溜溜道:“为什么不答应?舍不得蕊蕊嫁人啊?”

沈慕遥知道这会儿只会越解释越乱,他没有正面回答舍得还是舍不得,而是认真道:“这是蕊蕊的终身大事,我想让她自己来做决定。”

闻言,廖圣璎一屁股坐下了。  她又开始鄙夷:“要不怎么说男人都是粗枝大叶的,很显然,蕊蕊是喜欢陆遗风的,但你要让她说出愿意出嫁这种话,那不太可能,女孩子大都面皮薄,你这兄长不是用来替蕊蕊做决定的,是用来替她

表态的,连这个都看不懂!”

沈慕遥顺着就道:“那等陆遗风下次提,我就应允。”

廖圣璎翻了个白眼。

“你没看见两人现在还没谈拢吗?一答应就是给蕊蕊扯后腿了。”

沈慕遥虚心请教道:“那要如何?”

“等蕊蕊回来再说吧。”

廖圣璎不太想搭理他了,她暗暗打了个哈欠,“等蕊蕊回来你叫我,我要去睡一会儿。”

屋子里黑漆漆的,沈慕遥掏出火折子,送她回屋。

等她躺下,他就准备出去了,廖圣璎忽然将他喊住,“沈穆,我记得,以前住客栈的时候,你是和蕊蕊一个客房的。”

那时候她没觉得有什么。

可是现在回头想想,心里梗得慌。

知道她在意的是什么,沈慕遥往床边坐了,认真道:“我把她当亲妹妹,她也把我当亲兄长,天地可鉴。”

“鉴什么鉴,我不信。”

廖圣璎撇嘴。

沈慕遥想了想,“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对天起誓。”

廖圣璎嗤笑道:“可别了,万一一道雷劈下来,以后谁养我。”

“……”

沈慕遥觉得这个事得说个清楚明白,不然会一直横亘在他和廖圣璎中间。

他坐在床边仔细想了想。  廖圣璎催他出去的时候,他终于道:“我从小是在左相府长大的,名义上,我是左相的庶出第三子,蕊蕊是庶出的女儿,我们俩都是庶出,蕊蕊经常被嫡出的欺负,她善良又胆小,被欺负了也不会吭声

,那时候,我除了同情怜悯,也只能在暗地里偶尔帮一下她。  后来,她进了秦王府去做妾,我更帮不上她了,我改变不了她的境地,也没办法照拂她,好在,没多久秦王妃就帮她出了秦王府,她把蕊蕊带到了凰城来,还给了蕊蕊一份差事,就是现在蕊蕊在酒楼

做的这个。

本以为她可以在此安居,谁知,她还是遇上麻烦了,我救了她,把她从这里带走了,后来,我们就到了镖局。”

他的声音很轻,但足以让她听清楚,廖圣璎惊得说不出话来。

沈穆竟是左相府出来的人!

蕊蕊还做过秦王的妾!

怪不得沈穆会认得秦王,是因为这层关系吧?

她躺不住了,顿时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一把拽住了沈穆的袖子。

“就是去年那个,造反被诛九族的左相府吗?”

沈慕遥反问她:“除了那个还有哪个?”

廖圣璎将他袖子抓得更紧,“你说的‘名义上’是什么意思?”

大仇已报,沈慕遥本不想再提,但他不介意让她知道。

“我娘跟左相的时候,已经怀着身孕了,我不是左相的儿子,他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娘也算是因他而死,左相府一夕倾塌,有我一份功劳,所以秦王愿意招纳我。”

廖圣璎听得愣住。

沈穆话不多,好不容易说了一串,却是如此沉重的话题。

原来如此,原来他和蕊蕊不是亲兄妹,是这样来的。

真难想象他是从小就肩负着血海深仇生活在相府里,廖圣璎终于明白,他的性子不是因为‘朝廷钦犯’这个身份才变成这样的。

他沉默寡言,冷淡,谨慎,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些,都是因为他真正的身世。

廖圣璎一边心疼着,另一边更不理解了,“照你这么说,蕊蕊是左相的庶女,你们是仇人,你竟然还喜欢她?”

“冤有头,债有主,蕊蕊是无辜的,我不会把仇恨归咎到她身上。”

沈慕遥顿了顿,又道:“我那时候想着,蕊蕊从小没娘疼,又时常受人欺负,弱小又可怜,我想保护她。日子久了,因我知道自己与她不是亲兄妹,兴许,就把这种感情归结错了。”

他用的是‘兴许’,不是为了让廖圣璎高兴,而是因为如今再去回想,连他自己也分不太清楚了。

廖圣璎轻轻哼了一声。

“狡辩。”

沈慕遥道:“不管从前如何,那些早就过去了,进镖局之前,我就已经把蕊蕊当作亲妹妹看待,这个我可以对天起誓。”

廖圣璎心里已经满意了,嘴上却不屑:“别动不动就起誓,用不着,我不信这个。”

“那你还生气吗?”

“就算这桩过去了,那也还有前面的旧账。”

廖圣璎心想,哪儿能那么容易就放过他,她揪着他袖子逼问:“你的名字是假的吧?蕊蕊的也是假的?”

沈穆确实是化名。

“我叫沈慕遥,爱慕的慕,路遥知马力的遥。”

“那蕊蕊的全名,叫沈慕蕊?”

“是。”

廖圣璎比较了一下,得出结论:“我还是喜欢叫你沈穆,两个字,简单。”

“你喜欢怎样叫都行。”

廖圣璎心里莫名地又泛了酸,她嘀咕道:“怪不得看不上我呢,左相府长大的公子,一定见过很多漂亮的姑娘。”

也肯定有很多漂亮姑娘喜欢他。

沈慕遥听得清楚,便道:“没人喜欢我的,从小到大,和我有过纠葛的女人,只有一个秦王妃。”

“秦王妃?”

廖圣璎微微睁大了眼,已经开始脑补了。

沈慕遥一看她想歪,尴尬解释道:“那是我十来岁的时候,秦王妃是将军府的二小姐,她从小就不太规矩,经常与男孩子打架,那次,我不过是在旁看个热闹,却被她抓住打了一顿……”

脑补了一下沈穆看完热闹不知道跑的呆样,廖圣璎顿时心情大好,笑出了声。

“你活该!”

一看她开心起来,沈慕遥又问:“还生气吗?”

廖圣璎立马敛了声,撵人道:“你走吧,我要睡觉了。”

沈慕遥不敢多留,起身就要走,恰此时,外面传来小云惊喜的声音。

她嘴里喊着‘小姐’。

“蕊蕊回来了?”

廖圣璎比沈慕遥还激动,她掀开被子就下了地,两下子把绣花鞋蹬上,又推了沈慕遥一把。

“赶紧出去看看啊,还杵着干什么!”

两人刚走了两步,廖圣璎又从后面拽住了他腰封,“等等等等,要不你别出去了,我自己出去算了,别跟出来!”

廖圣璎是怕别人看见她和沈穆共处一室,虽然她不介意别人的看法,但被瞧了去总归是不好的。

她不放心,出了门又转身把门给死死扣上了。

天色只是蒙蒙亮,廖圣璎只看得见那边几个黑影,又听见隐约的说话声,她朝那边喊道:“蕊蕊,你回来了?”

小云的声音立马传过来。

“廖小姐,是小姐回来了!”

廖圣璎看着那头的黑影,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等离得近些了,才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沈慕蕊是被陆遗风抱着进门的。

廖圣璎有点不淡定了,她赶紧过去问怎么回事。

沈慕蕊羞窘道:“走路不小心,把脚扭伤了……”

“真是脚崴了?”

廖圣璎怀疑地看着两人。

陆遗风明白她那眼神什么意思,顿时轻笑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我们蕊蕊可乖得很。”

“你胡说什么……”

沈慕蕊脸上一烧,她也懂了廖圣璎的意思,忙和陆遗风道:“你放我下去吧,我自己能走。”

陆遗风没放,他把人送到了屋子里才走的,廖圣璎抓着沈慕蕊就问:“蕊蕊,你们一晚上的,去哪儿了?陆遗风真没欺负你?”

沈慕蕊身上还裹着陆遗风的大氅。

屋子里烛光跳跃,她红着脸道:“陆公子没有欺负我,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扭伤了。”

廖圣璎怀疑道:“好端端的怎么会扭伤?是不是他调戏你了?”

“……不是,那里面灯光不太亮,我看不清路。”

“陆遗风把你带到黑灯瞎火的地方?”

廖圣璎更来劲儿了。

沈慕蕊看她越想越歪,哭笑不得,“璎璎,不是你想的那样,陆公子带我去逛了一家新开的花楼,很漂亮。”

“……”

廖圣璎惊呆了。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陆遗风竟带你去逛花楼?”

这是什么嗜好?

难道是嫌弃蕊蕊太嫩?所以带她去观摩楼里的姑娘是怎么……咳。

廖圣璎看向蕊蕊,脸上的表情很玄妙。  沈慕蕊知道她又理解错了,红着脸解释道:“是真的花楼!不是青楼!”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