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小说网_官网
8万小说网_官网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秘密抓捕

第四百五十八章 秘密抓捕

进入新版阅读   

  在韩琦向赵祯交递秘密报告的大半个时辰后,张尧佐也得到了一份来自宫中的密信,‘天子令范宁抓捕赵谦’。

  这份密信令张尧佐大吃一惊,怎么在杨渡出事才半个月后,赵谦也出事了,这是要将自己在应天府的势力一网打尽的架势啊!

  张尧佐顿时急得团团直转,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如果通知赵谦,又怕赵谦狗急跳墙,拥兵造反,如果不通知他,恐怕自己在应天府什么都没有了。

  他心急如焚道:“速请杨先生!”

  杨先生叫做杨铠,是张尧佐的重要幕僚,跟随张尧佐多年,很多重大方案就是他一手策划,比如当年让张贵妃收年幼的赵文恽为养子就是他的建议。

  在杨铠的策划下,张尧佐步步得分,使赵文恽渐渐超过了赵宗实,以及张贵妃被追封为温成皇后,赵文恽获得了正统地位,他封皇嗣的希望已占据了七成上风,直到赵宗实一派出奇兵,将赵仲针送入宫中,才一举扭转了颓势。

  杨铠看完张尧佐给他的纸条,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应天府太重要了,如果应天府全面溃败,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朝廷百官对赵文恽的支持。

  杨铠沉思良久道:“关键是不知道范宁用什么借口弹劾赵谦?”

  “会不会是赵谦对抗应天官府,强撕官府封条,范宁恶人先告状,触怒了天子?”

  杨铠眉头一皱,这个理由虽然勉强能成立,但不至于用到‘抓捕’二字,应该还有别的什么借口。

  “除此之外,赵谦平时言行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张尧佐摇摇头,“他是文官,应该在言行上很当心,不会轻易乱说话,乱做事。”

  “那他的家族呢?”杨铠又问道。

  张尧佐猛地想起一事,连忙道:“我想起来了,应天府的大管事说话,赵家押粮船的家丁竟然和军队一样装备,听说赵家有数千庄丁,如果都是军队装备,那就是大罪,范宁很可能抓住了这个把柄。”

  杨铠点点头,“这就难怪了!”

  他又对张尧佐道:“赵谦翻盘的可能性比较小了,卑职建议太师另外部署。”

  张尧佐不甘心,又道:“先生说他翻盘的可能性比较小,是不是还有一线希望?”

  杨铠苦笑一声道:“除非赵谦主动出击,抢先扣押范宁,再抓住范宁的一些把柄,同时以最快速度消除赵家的隐患,或许还能反击范宁,说他诬告自己,关键是用什么理由扣押范宁?”

  张尧佐沉吟一下道:“我侄儿告诉我,范宁一家在应天府住的是后周恭帝柴宗训的旧宅,那座旧宅最早是后周行宫,当然现在不是了,能不能拿这件事发挥发挥?”

  “我看可以!”

  杨铠点点头,“当初狄仁杰一家住在寺院大雄宝殿都还被朝官攻击逾制,范宁一家住行宫旧址也可以发挥,反正只是一个争取时间的借口,关键是赵谦要尽快解散私军,销毁证据。”

  “那赵谦会不会走投无路,拥兵造反?”张尧佐担心地问道。

  杨铠笑了起来,“赵谦是文官,不是武将,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太师多虑了。”

  张尧佐下定了决定,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他立刻写了一封短信,找来一名心腹家丁,命他骑三匹马以最快速度赶赴应天府,给赵谦紧急送信。

  .........

  两个时辰后,范宁便受到了从京城传来的飞鸽急信,这是只有在重大情况发生时下才启用的一种紧急联络方式。

  范宁打开了薄薄的一张纸条,竟然是天子赵祯给他的一份手书,下面还有私人印鉴,之所以用私人印鉴,就表示一旦行动失败,赵祯将不会承认他下过这样的命令,一切责任只能由范宁本人来承担。

  风险很大,但收获也大。赵祯在纸条中任命他代兼京东路安抚使,调兵金牌已发出,凭此调兵金牌,他可以调动驻扎在应天府的一万禁军。

  要知道京东路的厢军虽然有三万人,但驻扎应天府的厢军只有三千人,其他厢军则驻扎在京东路的各州府内。

  范宁脸色变得十分凝重,他当然知道韩琦用飞鸽传书的意思,就是在给自己争取时间,防止赵谦得到张尧佐的消息抢先下手。

  范宁立刻令道:“速令顾长青来见我!”

  ..........

  安抚使司的官衙也在宋城县,不过在北城外,紧靠鸿庆宫,安抚使司又叫帅司,掌管军权,主要掌管京东路的三万厢军,在鸿庆宫左右各有一座大军营,右军营是一万禁军的军营,由大将军、步兵神卫军都兵马使令狐晋统率。

  而左军营便是厢军军营,目前有驻军三千,赵谦兼任统领。

  目前三千军队中,有一千军队被派往城内替各张氏粮铺站岗,赵谦怕出意外,他自己也在城内各处巡逻,不过赵谦这样做却是明显违规,城内治安可是由府衙的乡兵负责,厢军只管城外,不能进城。

  为了讨好张尧佐,赵谦也豁出去了。

  赵谦的府宅也在城内,是一座十亩的大宅,他的妻子都生活在谷熟县,宋城县只有他的一名爱妾的照顾他起居,另外他的长子赵旭东在南京太学读书。

  赵谦带着十几名亲卫正在城内巡察,这时,一名太学官员慌慌张张跑来,向赵谦禀报道:“启禀安抚使,衙内....衙内出事了!”

  赵谦大吃一惊,“我儿出了什么事?”

  “他在太学内学骑马,不小心被惊马撞倒!”

  “啊!”

  赵谦一把抓住官员衣襟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身上多处骨折,生命垂危,请安抚使速去太学!”

  赵谦毫不犹豫,翻身上马,催马便向城西门奔去,十几名亲卫也催马紧紧跟随.......

  大宋的南京太学和京城太学同等级别,都是大宋官学的最高学府,位于应天府宋城县西的翠湖湖畔,占地三千亩,风景秀丽,有数千来自大宋各地的优秀学子在这里读书求学。

  太学距离县城约二十里,骑马需要半个时辰,但赵谦心急如焚,不断地鞭打马匹,在官道上策马疾奔,十几名亲卫也骑马紧紧跟在他身后。

  距离太学还有七八里,赵谦奔进了一片林荫道,两边是茂密的树林,官道笔直地从树林中穿过,过了这片长约三里的树林,前面就能看见太学的建筑了。

  赵谦奔进树林没有多久,只见前面一棵大树倒在路上,完全截断了去路,他只得连忙勒紧缰绳,马匹稀溜溜一声长嘶,前蹄高高跃起,终于停了下来,后面亲卫也纷纷停住奔马。

  赵谦怒道:“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他话音刚落,只听一声锣响,树林两边杀出无数士兵,手执长矛军弩,将他们团团包围,足有上千人之多。

  赵谦一下子惊呆住了,拨马四下查看,他认了出来,这应该是应天府的乡兵。

  赵谦心中大怒,喝道:“顾长武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这时,从树林内出来几人,前面便是指挥使顾长武,但他身边之人却是应天知府范宁,赵谦眼睛蓦地瞪大了,“范宁,怎么会是你?”

  范宁淡淡道:“怎么不会是我,除了我,应天府谁还有权调动乡兵?”

  赵谦冷静下来,问道:“是你编造我儿子出事的消息?”

  范宁点点头,“只有这样,才能把你请出县城,很抱歉,你儿子没事!”

  赵谦稍稍松一口气,随即又厉声喝道:“范宁,你想做什么?”

  范宁冷冷道:“奉天子手令,抓捕京东路安抚使赵谦,立刻解往京城。”

  “胡说!”

  赵谦大怒,喝道:“给我冲回去!”

  他的十几名亲兵便要催马冲击包围,范宁一摆手,顾长武喝令一声‘射!’

  三百名弩手同时发射弩箭,只听一片惨叫声,十几名亲兵纷纷中箭落马,一个不剩,全部当场惨死。

  赵谦惊得呆住了,这竟然是真的!

  范宁一挥手,“给我拿下!”

  朱龙和朱虎冲上去,将赵谦揪下马,用绳索反绑起来。

  赵谦气得大吼:“范宁,我犯了什么罪?”

  范宁笑了笑,“赵使君,你家祠堂修得太高了。”

  “啊!”

  赵谦这才明白,是因为祠堂僭越而出事了。

  “你不能抓我,那是天子准许我赵家修建的!”赵谦挣扎着大叫起来。

  “你自己去给天子解释吧!”

  范宁令人用破布将他嘴堵住,又用黑纱袋罩住他的头,他担心会有人半路拦截,便兵分两路,十几名士兵押送一辆空马车走陆路进京城,而让朱龙四人乘船走水路秘密押送赵谦进京。

  他自己则需要稳住应天府的三千厢军,现在就等天子调兵金牌到来。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