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我什么没干过 > 第204章 一片风雨两处波澜

第204章 一片风雨两处波澜

进入新版阅读

长安府衙里,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激动不已,面色涨红,议论纷纷。大家都感觉到,这次是真的出了大事了。

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这一次要倒霉了。

包正心里也是翻江倒海,暗呼晦气。

本来他距离卸任已经不远了,结果就在这最后的关头,竟然摊上了这样的事情。

虽然那秦氏还没有说出缘由,但是这样的措辞,显然案件小不了。

不管涉及到了谁,只要他一个处理不好,恐怕都会给仕途蒙上阴影。

乱纷纷的嘈杂声,更是让他心烦意乱。

无奈之下,他只好敲动了惊堂木。

“肃静!”

威严的喝声很好地压制了纷乱,让大堂里重新安静下来。

包正又再次看向依旧悲苦凄绝的秦氏,提醒道:“秦氏,你可知道你说的话意味着什么?如果最后查明你乃诬告的话,你的下场将万劫不复。”

大乾虽然政治清明,但到底是封建社会。

以民告官,告赢了还好。可如果告输了,那么升斗小民绝对会粉身碎骨。

包正见这秦氏虽然贫贱简陋,可是容貌清绝,不像是一般的百姓,心中不免生出了几分怜悯。

希望能够用这样的话,让秦氏悬崖勒马。

但是很可惜,当秦氏敲响了登闻鼓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她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秦氏再次重重地磕头下去,一字一顿,态度无比的坚决。

“民妇多谢大人关怀。只是民妇已经失去了一切,心中早已无所畏惧。哪怕是一死,也要求一个说法。否则的话,民妇便算是死,也死不瞑目。”

看到这一幕,包正的心里就不禁一声慨叹。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

究竟是哪个丧尽天良的权贵,把事情都做绝了。今日没什么好说的,一旦案件确凿,那家权贵估计不死也要褪层皮了。

包正很清楚,再有乾丰帝关注的情况下,没有人可以徇私枉法。

想到这些,他也不再迁延拖沓了。而是坐直身躯,直视着下面跪着的父女,朗声问道:“秦氏,你想要状告何人?因何罪名,如实道来!”

偌大的知府大堂中,起码上千人的围观下,却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光集中在堂中的女人身上。即将从她嘴里说出的哪怕一个字,都将会成为了不得的大事件。

而秦氏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在包正询问之后,长吸了一口气之后,就带着毅然决然的勇气,高声道:“回大人,民妇想要状告之人,乃是忠靖侯、当朝驸马陈玉。”

“轰……”

好吧,这下大堂里是真的炸锅了。

哪怕衙役们再三维持,也控制不住了。别说围观的百姓了,就连衙役们都不禁竖起了耳朵,心里痒痒的不行。

包正则是眼前一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险些直接晕倒。

久久之后,他才勉强稳住,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抱着必死念头的妇人,急急地问道:“秦氏,你说你要状告何人?别怪本官没有提醒你,你要好好地想清楚了。你可知,忠靖侯和驸马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勋贵和皇亲国戚的双重身份加持,那几乎就相当于两道免死金牌。只有在官场里的人才清楚,面对这样身份的人,除非对方是谋逆大罪,否则的话是很难完蛋的。

更别说,如今状告的人,竟然还只是一个一文不名的民妇。

这简直就是最难如登天的操作,能有赢的希望吗?

可那秦氏却完全不在乎,依旧带着百死不悔的决然。

“民妇只相信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圣天子在朝,岂能容许奸逆横行,肮脏不法,迫害黎民?”

好一番微言大义,说的包正所有的担忧都荡然无存,也引得围观的人们哄然叫好。

包正再一次看了仍旧坚持的秦氏,已然发现,这个女子似乎也不一般。

没有退路了。

不光是秦氏没有退路了,他这个主审官也没有退路了。

众目睽睽之下,别说他本来就嫉恶如仇。哪怕贪婪惜命,此时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否则的话,消息传开,他的名声可就尽数毁了。

他默默地盘算了一番,终于进入了问案的程序。

“秦氏,你说你要状告忠靖侯。那么敢问,忠靖侯所犯何事?”

陈玉是骤然升上来的权贵,根基并不是很稳,但是圣眷却很足。加上还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人生经历也很简单。

包正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一个年轻人,究竟能做了什么恶事呢?

听闻那陈玉以前只是一个穷酸落魄书生,费尽千辛万苦才赶到长安参加科举的。这样的一个人,就算是想要做坏事,貌似也没有什么能力啊。

然而他的常理度之,很快就被秦氏的惊悚之言给冲碎了。

堂下,秦氏伤心欲绝的泪水足以媲美外面的瓢泼大雨了,未语闻声,已然让不少人受到感染,情绪跟着悲痛起来。

“民妇要状告的是,那忠靖侯、当朝驸马陈玉贪图荣华富贵,为了爵禄官位,不惜忘恩负义、抛妻弃子,还有欺君罔上大罪,恳请大人做主!”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被这控诉给吓到了。

什么情况?

那陈状元、陈侯爷、陈驸马,竟然在和公主成婚之前,还有别的妻子?

大新闻啊,大事件啊,大条了啊!

就连包正也被惊得晃悠了一下,不得不从座位站了起来,勉强依靠桌案才没有摔倒。

他一双虎目圆睁,看着彻底爆发的秦氏,只觉得浑身颤抖。

还真的被他料中了,果然是了不得的大案。

陈玉和升平公主成婚的消息,可谓是天下皆知。不过却人人称颂,誉为天作之合。

便连包正也多次在酒后感慨,自己怎么就生不出如此优秀的儿子呢?

可如果陈玉竟然早有发妻,还有还育有一子的话,那情况可就不同了。

忘恩负义、抛妻弃子就足以被天下人唾骂了,而如果这欺骗的对象乃是当今皇上和公主的话,欺君之罪是绝对逃不掉的。

包正捂着胸口,努力了好久,才慢慢平复了呼吸。

他死死地盯着秦氏,急而又急地问道:“秦氏,这可是你的真心真意之言?本官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心存欺瞒,弄虚作假的话,你的下场将会无比的凄惨。”

 &nb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