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谨姝 > 523、没错

523、没错

手机阅读

郑四老爷咂舌,良久惭愧道,“夫人说的是,是我偏听偏信了!我不该只听旁人的片面之词,便武断的对她生出偏见来!”

见郑四老爷承认了自己的错,郑四夫人便也软了语气,“老爷看到的是她有心机,有手段,可是妾身看到的却是她的无奈,她的可怜呀!是什么让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面对火海都不敢独自逃生,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救出另外一个孩子?又是什么让一个失去了双眼的孩子甘愿去抄经侍奉佛祖呢?”

“这……”

郑四夫人道,“老爷让妾身细细想,以妾身看,该细想的是老爷您呐!您既然打听过了,就该知道生了四个女儿之后才生下来的儿子该有多金贵了,她要是独自逃生去了,独留弟弟被火烧死了,她又还焉有活路?家里人的唾沫都能淹死她了!一个瞎子要想活在那样势利的一个家里,她得付出多大的代价呀!”

“罢了!”郑四老爷叹了口气,许姝的身世他也略知一二,是有些可怜,“你既然喜欢她,便留着好好疼她就是了!”

“什么叫我好好疼她?”郑四夫人睨了郑四老爷一眼,“老爷您是做父亲的,难道您就不疼亲生女儿了?”

郑四老爷为难道,“夫人呐!你这不是为难为夫吗?她……到底不是亲生的呀!且我与她素未谋面,你要为夫如何做出一副慈父的模样?”

“不是亲生的那又如何?凤姐儿不也非妾身所生,可妾身不照样疼她吗?还是于男子而言,非得有了血缘才能亲近吗?男人果然是薄情寡义的!”郑四夫人哼了一声,越看郑四老爷越不顺眼,索性起身去一边坐了。

郑四老爷叹着气挨过去赔不是,“那夫人告诉为夫,为夫该怎么做?”

郑四夫人瞪了眼,“老爷还要妾身教吗?从前是如何对凤姐儿的,便如何对小九就是了!”

“这好办!”郑四老爷点点头,“这次回来也给她带了礼物,跟凤姐儿的一样,明儿一早你让人给她送过去!”

“妾身已经送过去了!”

“已经送过去了?”郑四老爷诧异,“不对呀?东西还在外书房里,你让人去拿?!”

“老爷就打算给小九送您带回来的那些东西?”郑四夫人问道。

“是呀!”郑四老爷点头,不然还能送什么?

郑四夫人嫌弃道,“这可是您第一次见小九,难道就送那些东西?您也不嫌拿不出手!”

郑四老爷无奈一笑,“听夫人的意思,夫人是已经准备好了东西送过去了?”

“那是!好些东西我早就想给小九了,怕她不肯要,如今正好借着老爷您的名义送过去了!”

“那就多谢夫人了!”郑四老爷拱手。

郑四夫人被逗笑了,见饭菜凉了,便要张罗着人去热,郑四老爷制止了,“我也吃的差不多了,这么晚了也不宜多吃,撤下去吧!”

“那妾身去泡壶热茶来,老爷喝了解解腻!”郑四夫人亲自去泡了茶来斟与郑四老爷,一边喝茶一边细细道起原委来,“当初被老太君叫去见了袁嬷嬷,知道咱们家要添一个人了,妾身心里便一直忐忑的很,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最后会塞个什么样的人给我,生怕是个格外难伺候的主儿!”

说起这个,郑四老爷心里对许姝的防备又多了一层,能先后得太皇太后和皇后的赏识,这许姝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那日进宫时,怕皇后觉得妾身以后会怠慢郑家九小姐,便格外的热情了些,也好叫皇后娘娘放心,不想一见小九,便觉得亲近的很,七分假的情便也多了三分真!老爷见到小九也会喜欢她的,是个格外讨人喜欢的孩子,妾身瞧人可从来没错的!”

“既然夫人如此说,我倒也有几分好奇了!”

“明日老爷就能见到她了!”

“天色不早了,夫人,咱们歇下吧!”郑四老爷拉过郑四夫人的手,这一握却有别样的含义,郑四夫人羞红了脸,却还是羞答答的握了回去。

璞玉轩的灯终于熄了……

许姝昨天下半晌睡的太多了,晚上又睡的早,第二天便醒的更早了,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却更清醒了,一丝困顿的意思也没有,正要再在床上闭目养神一会儿,银芝便同玉珠进来了,身后还有提着热水的小丫头。

许姝坐起身问道,“来这么早做什么?”

玉珠笑道,“小姐您忘了?昨儿晚上老爷回来了,今天您该去给老爷请安了,当然得去早点儿了!”

“那也不会这么早!”听了听外屋的钟漏,许姝拥着被子道,“这还未到卯时,院子里扫洒的人都还没起来呢!”

“总归早点儿去没错的!”玉珠拧了热帕子递给许姝擦脸。

许姝将热帕子盖在脸上,热热的水汽蒸在脸上舒服极了,浑身上下都透着舒坦,便又躺了下去。

“嗳,小姐您怎么又躺下了?”玉珠要去拉许姝。

许姝却把湿帕子拿给她,“再蘸了热水拧干了给我蒸蒸,我还能再睡会儿!”

玉珠要再劝,银芝道,“你就听小姐的吧!小姐比你有主意!”

玉珠一边拧帕子一边嘟囔,“小姐能有什么主意?小姐这是怕去见老爷了不成?”

许姝悠悠道,“我还怕见人不成?你方才说早点儿去准没错,可在我看来去早了偏偏就错了!”

“为什么?”玉珠将帕子盖在了许姝脸上,又将热水盆搬到了床边,另拿了一条帕子,忖度着时候准备给许姝换热帕子。

“昨儿父亲回来的晚,母亲又与父亲许久不见了,必然存了许多体己话要与父亲说,这一耽搁睡下的自然更晚了,睡的晚了今天早上自然不会起那么早,我要是去的早了,母亲为了不让我久等,只能早早起来了,这没休息好可就是我的罪过了!所以咱们还跟平常一样的时辰过去就是了!”

许姝脸上盖着帕子,声音有些含混不清,玉珠却是听明白了,恍然大悟道,“还是小姐考虑的周全!”

银芝含笑道,“所以我让你听小姐的,听小姐的准没错的!”

许姝又跟两个婢女说了半晌闲话,慢慢悠悠的梳妆着衣,瞧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才往璞玉轩去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