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炼蛊 > 2卷第三十三章 皇帝的新衣

2卷第三十三章 皇帝的新衣

手机阅读

话音刚落,管家走进门来,脸上多出了一些谄笑,道:“打扰三位了,夫人想邀请蚩无极公子参加茶会。”

阿西拉诧异道:“当真?”

管家笑道:“夫人听说蚩公子是午魁馆主的第七真传弟子,认为不邀请蚩公子参加她的茶会是一种失礼和不敬。蚩公子,请您务必赏个脸。”

沈炼略默,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

来到二层。

进入一座铺着花色地毯的金色大厅。

沈炼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房间其实是镀银的,因为烛光的照耀,才显现出一层金黄光泽。

房间里有七位女性,全部围坐在一张橡木支架西餐长桌前。

桌子上摆放着鲜花,干净雪白的红绸桌布,以及两个对称摆放的烛台。

七位女性着装华丽,身穿不同款式的宴会礼服,肆意展示成熟、富贵的魅力。

她们面前摆放着茶饮、点心、水果,食用过半,这场茶会应该临近尾声了。

“蚩公子,是吗?”

坐在主人位置上的那位,与油画看起来一般无二的年轻女人站起走了过来,她身穿天鹅绒礼服,非常适合她,衣服的颜色与她的瞳色非常搭配。

梵缇尔夫人举止非常优雅,像是芭蕾舞表演家,向沈炼笑着伸出了手。

见状,沈炼忽然想起了社交礼仪,沉稳有力的攥住她的手,轻轻亲吻手背,嗅到了淡淡的郁金香气息,让人脑袋清明了几分。

“哇,没想到野蛮人也懂得异邦人的社交礼仪。”梵缇尔夫人格外讶异地道,端庄的表情里涌现莫大的惊奇之色。

“梵缇尔,不要小瞧野蛮人,野蛮人各方面能力都很出众的。”一位身材略有些臃肿的贵妇,用火红羽毛扇遮挡住面庞,大有深意地笑道,她把“能力”二字咬的特别重,笑声里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众女一听此话,全部露出你懂的的表情,脸颊不禁泛起一丝羞红。

沈炼注意到这位贵妇的面容与阿西拉有几分相似,瞥了眼阿西拉,发现她正在朝贵妇挤眉弄眼,顿时确定了贵妇的身份,应该就是阿西拉的母亲艾丽·亚历山大,在古罗马帝国,这位可是响当当的皇亲贵胄。

“蚩公子,请入座。”

梵缇尔干脆牵住沈炼的手,拉着他来到主座旁边的位置。

管家立刻小跑过来,拉开了座椅,还有个十二三岁的侍女送来一份餐盘,摆放了茶水、点心、水果等,供沈炼享用。

“多谢夫人。”沈炼坐下,笑道。

“不要叫我夫人,其实我是单身,不介意的话,称呼我为梵缇尔吧。”梵缇尔笑道。

单身?沈炼颇为诧异。

这时候,阿西拉走到旁边,自顾自拉开椅子坐下,无视梵缇尔微微眯起的眼神,热情地挽住沈炼的胳膊,朗声道:“夫人有两种含义,一是特指已婚之妇,二是指那些有独立经济能力并且十分厌恶男权者的女强人。”

“不要听小女孩无知的胡说。”梵缇尔果然打断了阿西拉的话,含笑道:“‘夫人’只是大家对我的敬称,毕竟我是一名出色的巫医,救死扶伤,交通鬼神,涉猎咒语、符咒、卜占等等,学识渊博。相信我,一个多才多艺的女人,才是成熟而有魅力的女人。”

阿西拉显然不服,还想要针锋相对说些什么,她的母亲,也就是那位古罗马贵妇神色一变,忽然啪的一声响折起了扇子,打断道:“蚩公子,午魁馆主近来可好?”

两个女人充满机锋的对话就此草草结束。

“你认识师父?”沈炼一挑眉的反问。

“我们对午魁馆主仰慕至极,只可惜他常年闭关,始终无缘得见。”贵妇微微一笑道。

沈炼点了点头,含糊道:“师父的确常年闭关,我也是难得一见,没什么新闻。不过,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多谢您的关心。”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说得真好。”梵缇尔夫人闻言,她的眸子里一下闪烁起晶亮的光芒。

沈炼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转向女主人梵缇尔,饶有兴趣地道:“梵缇尔,你的裙子很好看,像是在天鹅在起舞,这是巫医的服装?”

“不,只是一件定制的晚礼服。”梵缇尔笑容霎时灿烂起来,扭了扭身姿。

女人当然喜欢别人称赞她们的衣着或鞋子,她们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

“这件晚礼服很好地衬托出您的姣好身材和高贵神秘的气质。”沈炼赞美着,随即叹了口气,黯然道:“可惜,野蛮人没有特定的服装,我们的衣着简单、粗鲁,没有品味,一直为人所诟病,我感觉自己在您面前,就像是一个粗鄙的乡巴佬。”

这话并不夸张,此刻沈炼身上穿着的,是武馆的红色短打劲装,夏季版本,身体很多部位都是暴露在外,虽然这种装扮充分地展现了野蛮人强悍的一面,却与茶会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怎么会呢,你的着装充满展现了野蛮人的自然和狂野,对女孩子很有吸引力和杀伤力的哦。”梵缇尔笑容满面,由衷道。

沈炼心念百转,想着该怎么把话题往“皇帝的新衣”引导,这才是他提起衣服话题的目的,想要蛊惑梵缇尔拿出来,让他见见真货是什么样子。

“真的吗?您想必对衣服格外了解,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可以吗?”沈炼略显振奋的回道。

“当然可以。”梵缇尔不疑有他。

“我的师父曾经警告过我,世间有件奇特的衣服,其他神阶都可以看见这件衣服,唯独野蛮人看不见,这件衣服的存在证明了野蛮人的愚蠢和粗鄙,您知道这件衣服究竟是什么吗?”沈炼眉头皱着,语气诚恳而认真地问道。

一听此话,梵缇尔的表情霎时格外精彩,整个房间也是为之一静。

“哈……”

突然,旁边的阿西拉爆发出一声怪笑。

梵缇尔的闺蜜们也是互相看了看,表情无法形容的含蓄,脸色纷纷潮红起来。

“梵缇尔,蚩公子的问题,你还不赶紧解答一下。”贵妇艾丽打趣道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