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锦衣卫创始人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和兵玉山(3)

第二百六十三章 和兵玉山(3)

进入新版阅读

而后的时间里,所剩下的只有等待。非但是陈友谅,王小十也更是等的心焦。他多么想早日完成任务,好结束这该死的日子。

半个月的功夫,若是快马疾驰,足够从江州到金陵打上一个来回。王小十掐指算着,想来也就是这两日的功夫了。于是,他又出了门,想在街上去与丁普郎碰面。

江州城,而今却是已经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了。纵使闭着压惊,王小十也能找遍每一个巷子,甚至巷子口开着的每一家店铺,那特有的叫卖声他学起来都一字不差。

“你……”王小十笑了。“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了?”

“小十哥!”

他与胡定邦已经有几年的功夫未见过了,若不是这趟的江州之行,只怕他们也无这般缘分。“该死,是张仁殿下!数年不见,殿下模样大变,我险些认不出来了!”

王小十的事,方孝孺也听说过,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未想到,昔日的王小十,竟会变的如此“面目全非”,全无往日的痕迹。起初他还以为,是那传言太过的夸张了呢。

“说来话长啊!”王小十道:“你怎么找来了?怎么没让丁普郎过来找我?”按照王小十所想,此番必然是朱元璋那里有了消息。

胡定邦道:“丁普郎?整个锦衣卫中哪里还有人指挥的动他呀!连纪纲统领的话他都不顾,独自跑到江州来了。”

“你说什么?”王小十到现在还不知丁普郎是私自前来。他原以为是纪纲派他过来,心底还将纪纲埋怨了一通。“不好!”王小十猜到了。“丁普郎私自来江州,肯定是要找陈友谅报仇的!”

经这么一提醒,胡定邦也明白了。“还是大殿下心思机敏。陈友谅杀了赵普胜,按照他的性子,必然会为师兄报仇啊!”

“不行,不能让丁普郎坏了大事!”

“哎!”胡定邦叫住了他。“小十哥,大帅给您传信了。在这里,我还要恭喜大殿下啊!”他一会儿大殿下,一会儿小十哥的,幸得旁边并无人注意到他们。

“有什么可恭喜的。等到事情成了,你们皆有封赏。”

“我不是说这个。”胡定邦道:“是大帅!大帅同意了和亲的事,让你安心在江州做驸马。”

“什么?”王小十这下真是被惊了一跳。

“没错。大帅同意了。而且大帅还吩咐说,要是大殿下能够做了陈友谅的驸马,那么将彻底赢得陈友谅的信任,对和兵之事大有好处。您明白了吧!”胡定邦道。

“这牺牲怕是大了些吧!”

胡定邦问:“那陈友谅的女儿长得丑陋?”

“也不是。实际上,我连见都没见过她。”封建礼教便是如此,多少新婚夫妻,在洞房花烛之际,才是他们初次相见。此番种种,在史上造就了多少悲情故事。

可换而言之,这样的礼教之下,新人之间彼此不得见面,却也是平添了几分神秘感。在盖头掀起的那一刹那,男女双方若是称心如意,岂非便是世间最为欣喜之事。

洞房花烛夜,之所以称为世间大喜之事,便是因为掺杂了这种未知的美好。

可王小十并不期盼这种美好。他身边、心中已经有了小羽,而且还是朱元璋亲自主婚。并且,和着如今王小十这淡然的性子,也并不羡慕那齐人之福。

“大帅怎么会同意了呢?小羽她……”

胡定邦道:“大帅说了,为了大计,大殿下应该应承这桩婚事。而且,尊夫人并非善妒之人,请大殿下不必顾虑。”

“可是……”王小十心底有多重顾虑。一则,他对不起小羽。再则,他也不愿意伤害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的感情。

“这是呈递给陈友谅的信,小十哥收好,择日转交给陈友谅吧。”

“好!”两人随后各自分开。他们在这一处已经聊了许久,胡定邦装作卖货郎,而王小十则是扮作买东西的样子。而今,从胡定邦手里接过了信,他也该离开了。

看了看四下并无人注意,王小十快步走了。而胡定邦则是好整以暇的又挑起了扁担,走街串巷的叫卖、吆喝。

突然间巷子口窜出了一行人,左右架起了胡定邦便走。他想要叫喊,脑后又伸出了一只手捂住了胡定邦的嘴。

胡定邦被架走,卖货挑子被掀翻在地上,里面的货物洒落了一地。有梳子、菱花镜、发钗,乃至胭脂水粉、针线,还有痒痒挠、烟袋、锥子等物。看起来,胡定邦做的准备很足嘛。只可惜还是被人惦记上了。

…………

池州,朱元璋已经到了池州。这一次,他亲手为陈友谅埋下了坟冢,就在怀玉山。

怀玉山,数信州路,玉山县,古语便有:两江锁阴、八省通衢之称,可见乃是四面要冲之地。朱元璋与刘伯温徐达等人商量了许久,才最终定在了这里。

朱元璋瞧着案上的地图,仿佛便能够瞧见陈友谅的脸。那一脸倒霉的模样!“徐达,这一次,一定要将陈友谅埋葬在这里!”

徐达道:“大帅,这里数江西地界,就在陈友谅的地盘边上,只怕困难。”他至今也不同意将伏击地点放在玉山。

刘伯温道:“徐帅,正是因为如此,陈友谅才不会怀疑。若是仍旧将和兵的地点放在龙湾,只怕陈友谅听罢就会吓得掉头跑啊!”说完,三个老家伙哈哈的大笑。龙湾那一战,想必而今想起,陈友谅也会自噩梦中惊醒吧。

“只是不知道,刘先生那封信能否真的将陈友谅引来?”

“大帅尚不放心?”刘伯温道:“学生敢拿身家性命担保,陈友谅看过那信之后,必然心动。”刘伯温的才学可不禁于做一个谋士。他的笔下之利宛若刀剑,即能动之以情,说的令人无所反驳。更能诱之以利,让人纵使冒着万分的危险,也不愿放弃他笔下所书的美好。

如此,当算是大本事。天下读书人何其之多,可谁又能将这本事学到几分呢?

“倒是王将军,糊里糊涂的做了陈友谅的女婿。”刘伯温道:“大帅,不知对于陈友谅之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