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小说网_官网
8万小说网_官网 > 薛皇后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成算失算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成算失算

进入新版阅读   从芙蓉关出来,大队人马已经在前面等着他们了,这是让刘琦意料之外的,他们不过区区二十来人罢了,但眼前呢?却出现了大概有五百人的军队,这军队的首领,是两个人。

  两人一个人看着东边的曙光,一个人看着西面的城楼,两人是朝着反方向的。

  看曙光的,是一哦个英姿飒爽的女子,那女子眉目如画,整个人看上去健康爽朗,美丽的墨瞳,因为盯着天边那骤然呈现的红粉色去看,逐渐的,那红就好像绽放在女子墨瞳里的莲花一样。

  至于另一边盯着城楼看的男子,这是一个孔武有力,看上去很具有力量感的人,男子的眉宇与面庞,好像锋利的匕首雕镌出来的一般,那样棱角分明。

  刘琦看到这一个军队,刹那间呆若木鸡,这军队是做什么的呢?那女将军似乎也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慢悠悠的回头,用黑亮黑亮的眼睛盯着他们的马队在看。

  两军之间的距离逐渐的缩短,刘琦的军队刹那之间顿住了脚步,一种疑惑一种恐惧产生在了他们之间。

  至于对面,女孩嘴角挂冷笑,盯着旁边的将军看一眼。“皇兄果真是能掐会算啊,连时间都算的分秒不差。”女子笑嘻嘻的盯着男子看。

  “可不是。”这男子不是别人,乃骠骑将军裴臻,这女子是刘灵毓,两人略微一交流,军队就半包围朝着这边来了。

  刘琦心头一震本能感觉事情不对劲,狐疑的扫视一眼马车,大概是马车里的人搞了鬼,但奇怪的是,这马车里的两个人从他们村子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他们的视线啊。

  期间除了上厕所再也没有其余的动作啊,难道手臂自己疑神疑鬼了不成?

  思及此,他立即去看对面的军队,对面军队的女将与将军已朝着他这边来了,天亮了,他逐渐能看清楚来人的长相。

  只见策马迎面而来的女将,是长着一张瓜子脸的女子,这女子眉目如画,眼神黑漆漆的,非常专注的落在他们车队之上。

  女子旁边的将军,人高马大,虽然人是坐在马背上的,但也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力大无穷之人,这人好像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在马背上,以至于马儿倒是看上去渺小的很。

  两人疾风骤雨一般的靠近他们,马蹄上下翻飞,很快的,两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刘琦打了一个寒噤。

  “做什么去啊,大清早的。”女女子是刘灵毓,他之前见过,刘琦感觉恐慌,立即靠近马车,马车里刘泓也没有掀开帘子,很平静很平静的模样。

  完全没有给刘灵毓发出求救讯号。

  “我们……到关外去。”刘琦假意给刘灵毓行礼,刘灵毓才不理睬呢,上前一步,“马车里是谁啊,掀开帘子让我看看。”刘灵毓说这句话的时间,他们的军队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将这二十来人给包围住了。

  虽然,武侯也经常面对陷阱与阴谋,但是今天毕竟不同的,今天他们面对的可是帝京里的侍卫们。

  据说,为了勤王,多年前,刘灵毓在内庭就开始训练这些人了,不要看简简单单的侍卫,这一群侍卫也是分为三六九等的。

  负责暗杀的叫做血滴子,血滴子行动诡秘,受命于帝王,其余人的话一概不听。

  除了血滴子,还有龙禁尉,这龙禁尉负责监督检点官员的过失,一旦证据确凿,立即抄家,龙禁尉人数不多,但却都是精兵钱江。

  除了这个,还有玄甲卫,所谓玄甲卫,大概就是刘琦眼前的这一群人了。同样是物以稀为贵,所以,不见得每个人都有机会亲眼目地玄甲卫是什么模样的。

  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行人,劲装疾服,每个人的身高与表情好像都 一模一样每个人的眼神与模样好像也一模一样。

  他们都带着如出一辙的表情,那就是……没有表情。

  刘灵毓靠近马车,刘琦心头一凛,显然,这是提前就存在的埋伏,刘琦内心天人交战,他知道,今日的恶战是在所难免了。

  至于那将军,这将军叫做裴臻,乃是三品的将军,从个衣裳就能看出来。

  三个人稍微对峙了一下,刘灵毓伸手就要掀开车帘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间里,刘琦暗暗感觉不妙,居然抽出长刀,一刀将车帘给斩断了,因此上,目前看到的情况是什么呢?

  马车里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男子闲闲的依靠在马车里,似乎在打盹,对什么都漠不关心。

  旁边的女子,头轻轻落在男子的肩膀上,直到长刀将车帘斩断了,这女子脸上才有了为之动容的神情。

  “皇兄,落雁。”刘灵毓的声音都变了。

  尽管老早的刘灵毓在得到线报的时间就知道马车里的是他们,但骤然看到这两人,那一份激动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她激情洋溢的声音,似乎都在颤抖。

  至于此刻,刘泓点点头笑了,正襟危坐。“你来的真是恰如其分。”

  “长姐。”薛落雁对着马车外的刘灵毓露出一抹美丽的微笑,那美丽的微笑,好像能将阴霾驱赶走的阳光一样,那样缤纷,那样美丽,那灿烂的凤眸闪闪烁烁的的,看得人心旌摇曳。

  两人对视了一下,刘灵毓还要上前呢,这刘琦手中的匕首却横在刘泓与薛落雁的身上了,只要刘灵毓敢轻举妄动这两人立即死于非命。

  刘灵毓动怒了脸颊的肌肉在跳动,至于马车里的刘泓与薛落雁却完全没有丝毫恐惧的神情,也不存在恐惧的况味。

  “你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时间,我们却通消息了,对吗?现在你也知道了,为什么一路上我们明明感觉不对劲啊,却还是气定神闲的模样。”

  薛落雁笑吟吟的说,好像讲故事一般的。

  “究竟是什么时间!”

  “在你们村子里,没有见到你呢,就知道你是二小也知道你是一个喜欢在花天酒地里摸爬滚打的人,你拥有那样一个如花美眷,却还在外面眠花宿柳。”

  “你的家人对你那样好,你却准备带我们离开,而将祸移九族的罪过,丢给他们,你真是一个 不忠不孝的人啊。”

  “你这群属下,对你忠心耿耿,他们想要的不过是平步青云罢了,在哪里安身立命倒也是无所谓,奈何你……你却非要让他们误入歧途啊。”

  “现在,你用绣春刀对着本宫与当今天子,只怕,你更会得不偿失,告诉你吧,从没有见到你的头一天晚上开始,我们就算准了第二天你会回来……”

  “所以,你刚刚到屋子里,朕就知道你是刘琦,朕对你的安排完全没有丝毫的反抗,不是朕没能看出来,而是……朕很需要你护送朕到帝京来……”

  “朕这样苟延残喘,从你们的村子到这里,一路上的眼睛很多,危险很多,朕所以很需要官兵帮助我们,有你们这样周全的秘密的护送,朕何乐不为呢?”

  “现在,朕就回答有关于你的疑问。”刘泓笑了,眼睛盯着长刀却连丝毫的恐惧都没有,那眼睛也锋利的好像刀锋一般的。

  “你特别想要知道,朕究竟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就通知了长姐的对吗?朕就告诉你,昨天早上,朕离开之前,拜托你爹爹到帝京送了一封信。”

  “啊,爹爹,你……你坑苦了我啊。”刘琦大惊失色,几乎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端端的,又是埋怨你爹爹!”薛落雁气恼,明明他才是地地道道的坑爹呢,现在却转过念头,说他的父亲是坑苦了自己。

  薛落雁听到这里,越听越是有气儿。

  “这也不就能怪你爹爹,我只说将那封信送出来,除了长姐与朕,其余任何人得到那封信都看不出来里面的内容。”刘泓成竹在胸的说。

  “你自己看吧。”对面的刘灵毓抖动手中的一张纸,放在刘琦面前,让刘琦看,刘琦一看之下,果真是什么都不能看懂。

  “但是现在……”刘琦笑了,嘴巴都要开到耳垂去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即便是不能将你送到楼临霁手中去,能和你同归于尽也是好的。”

  说着话,刀尖比刚刚还要凑近刘泓了,那锋利的刀尖几乎要将刘泓的咽喉给割开了,但刘泓连一丁点惶恐的模样都没有。

  “你做什么!你果真想死了不成?”惧怕的不是刘泓而是刘灵毓,因为这刀锋只要上前一寸多,刘泓就死于非命了。

  她的呼吸一窒,看着这丧心病狂之人。

  “我能做什么呢?现在事情已经败露了,我能做的就是将他们碎尸万段。”他阴鸷的冷笑。

  这一次轮到薛落雁代替刘泓说话了,不知道为什么,刘灵毓发现刘泓的身体好像不是很好,刚刚刘泓仅仅是说了三两句罢了,但却显得浑身都没有力量,整个人的状况不是很好。

  这样的近距离,让薛落雁看到刘泓脸颊上滚落下来的汗珠,汗珠一枚一枚,一枚一枚。

  皇兄面对枪林弹雨应该是不会怕的,但是他却产生了一种特别惶恐的感觉,难道皇兄……中毒了再不然就是受伤了吗?不然为什么会成这样呢?

  刘泓微微闭上眼睛,对发生的一切和即将发生的一切都视而不见,旁边的薛落雁冷笑一声,“你无非是想要得到功名利禄金银珠宝罢了,你留给我吗一线生机,或者你想要的唾手可得……但是……”

  薛落雁的声音冷峻了不少,那冰冷的眼珠,也好像阴翳上了一重厉色。

  “但是,你要果真想要杀了我们,你非但什么都得不到,你还会自取灭亡呢,现在,给你选择的机会,你将你的长刀拿走,我们就给你你想要的,你要执意伤害我们,那么就抱歉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你……一言为定吗?”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