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小说网_官网
8万小说网_官网 > 薛皇后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伊人如月

第四百二十四章 伊人如月

进入新版阅读   旁边的薛落雁看到刘泓醒过来,立即搀扶刘泓坐直了身体,刘泓面带微笑,轻轻舒口气,“落雁,朕和你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对吗?”

  “是,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您身体还有点儿抱恙,刚刚,医官已经来过了,给您开了药,等会儿吃了就会好起来。”薛落雁一面说,一面将刘泓的手掌握住了,轻轻放在自己的面颊上。

  刘泓的手掌好像和手臂是斩断了关系的一样,但是薛落雁现在也已经习惯了,他的手掌微微有点冷,薛落雁用力的揉搓,逐渐的温暖起来。

  “我不会死的。”刘泓说。

  “是,是,”薛落雁破涕为笑。“您会长命百岁的。”一路上的刀光剑影已经消失了,现在,他们安安全全到帝京了,落雁哪里有不开心的呢?刘泓也笑了。“真是危险啊。”

  过了没有很久,薛落雁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知道是懿寿宫那边的太后娘娘来了,立即回头但看到的却是薛锦茵,这真是让这里可以难以置信啊。

  薛落雁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困惑的表情迷惘的盯着门口看,孰料,从门口走进来的却的确是薛锦茵,薛锦茵腆着大肚子,走的非常缓慢。

  她的泪水,从眼眶里滑落下来,看上去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比正常时间要明亮不少,薛落雁看到你她走过来,不禁叹口气,想要说什么,但良久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是自己要离开这里,给他们空间的是时候了吗?

  因发现薛落雁的异常,刘泓的面上浮现了一抹奇异,他用力的转动脑袋,终于发现,门口的不速之客。

  薛锦茵?

  那一瞬间,刘泓错以为自己看错了,但的的确确门口的女子的确是薛锦茵啊,薛锦茵悲伤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就那样呆愣愣的站着,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刘泓的面上。

  至于薛落雁,这一刻感受到的冲击,也是无以复加。

  薛落雁知道,薛锦茵还好好的活在人世,也知道,薛锦茵在帝京,但让薛落雁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这一刻与与薛锦茵狭路相逢。

  且看薛锦茵那一身珠光宝气的模样,那高高在上的神气儿,不禁让薛落雁心如明镜,逐渐显露出来的还有薛锦茵的大肚腩,看到这里,薛落雁内心一寒,一霎时百感交集。

  “皇上……”薛锦茵的声音柔媚破空而来,却好像从地狱来的丧钟一样,他们都没有想到,在帝京会遇到薛锦茵。

  “姐姐。”薛锦茵的声音平滑,已经慢吞吞的朝着这边来了,旁边出现了一个太监,小心翼翼的护卫在薛锦茵的身旁。

  大概是怕薛锦茵情绪激动,会不小心伤害到了孩子吧,这太监仔仔细细的防范在薛锦茵的面前,整个人显得那样紧张。

  至于薛锦茵呢,轻移莲步,带着孕妇特有的那种蹒跚与迟钝,一点一点的走过来了。

  “不!这是一个梦!”这是薛落雁的第一个感觉,这怎么可能呢?他们消失了四个月的模样薛锦茵的肚子里却已经有了四个月的婴孩,不,不,不,她薛落雁一定是在做梦了。

  薛落雁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但是看到走过来的那人,她的心骤然还是跳动的熊烈了起来,不,这不是梦境,这是残酷的现实。

  她总以为,自己和刘泓死里逃生,好不容易这才到了帝京,迎接他们的一定是新生活,他们一定能好端端的生活在一起,但现实是什么呢?摊开在他们面前的现实,是如此的疼痛。

  薛锦茵已经到两人身边了。

  “你且不用这样蛰蜇蝎蝎的,我何尝就会有什么问题呢?退下!”薛落雁发号施令,旁边的太监唯唯诺诺,但是却并不敢立即退下。

  “我的好娘娘,奴才需要保护您与您的腹中胎儿啊,您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奴才就祸移九族了啊,好歹请您体谅体谅奴才啊。”

  “哎。”薛锦茵底气不足的叹口气,准备给刘泓行礼,薛落雁看到这里,立即上前一步将薛锦茵的手握住了——“不,不用。”薛锦茵也感觉行礼的确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了,只能点点头。

  “皇上,姐姐,你们回来真的是太好了。”她激动的泪水泫然欲泣,终于,在最需要落泪的时间里。泪水涌现了出来,刘泓看向薛锦茵,更加是看向薛锦茵的肚子。

  他的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她怎么挺着大肚子出现在帝京里了,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呢?

  他也出现了记忆断层,之前发生的一切,却如梦似幻一般的,现在,他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想要弄明白一切,但这一切却好迷雾一样,将刘泓给包围住了。

  他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头晕目眩,却不知道究竟做什么好。面前的女子银铃一般的一笑。

  “皇上,您……您还好吗?岁月匆匆,已经三个多月没见面了,你们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我……”她激动的擦拭眼角的泪水,“我简直太激动了,我开心不已啊。”

  “你什么时间到这里的。”

  “我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我在帝京等你,我身无分文,客栈自然是不会收留我的,久而久之,我就出此下策了,让天子差遣人过来迎接我到帝京来我……我我孟浪了,贸然了,我自己都知道这事情做的不体面,不名誉……”

  她焦急的解释,一张脸成了猪肝色——“但是,我毕竟要回来,毕竟要面对您啊,您是帝王家,我却也怀了您的孩子,这……真是叨天之幸啊,他们就接我回来了。”

  “所以,”刘泓挣扎了一下,想要起身,但终于还是没能起来,他现在很激动,眼角眉梢都是戾气,不可置信的光芒从眼睛里一点一点的放射出来——“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你是朕的妃嫔?”

  “在您眼中,您说是就是,您说不是就不是。”薛锦茵淡淡的笑着,一派贤妻良母的模样。

  “朕昏聩了。”刘泓闭上了眼睛,用力的喘息,看到刘泓这模样,薛锦茵似乎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情况呢?让刘泓成了这种模样,究竟是什么情况呢?让刘泓好像……

  好像连移动都那样艰难,薛锦茵将视线落在薛落雁的面上,薛落雁意味深长的叹口气,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应该从何说起。

  薛锦茵不强迫薛落雁,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良久良久的沉默中,薛落雁终于叹口气,站起身来了。

  “我……到外面去走走。”一直以来,薛落雁都守卫在刘泓身边的,但这一刻的薛落雁,却感觉自己应该离开了,这里不属于自己,连帝京好像都不属于自己。

  “落雁……”刘泓的声音很激动,薛落雁却头也不回的去了。

  她从内殿出来,外面习习谷风吹过来,让薛落雁的心情为之一爽,好像精神焕发,她不知道究竟做什么好,一种迷惘的,伤感的,莫测的情绪,好像蚕茧一样的将自己包裹起来了。

  薛落雁沉痛的目光盯着远处看,很久很久的时间过去了,这才收回目光,薛落雁朝着外面去了,想,风一定能将自己这种离情别绪给吹奏的,他一边走,一边到处乱看。

  帝京的夏天已经到来了,这里的一切对薛落雁而言,是那样的熟悉,但这里的一切,对薛落雁而言又是那样的陌生。

  这帝京,原本就是罪恶的渊薮啊,这帝京原本就有这样多的秘密,这帝京,是个不能言说的万花筒。

  帝京是个泥足深陷的恐惧炼狱,让薛落雁一个站不稳,几乎踉跄,薛落雁往前走,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

  她总以为,从今以后,自己就能和刘泓好生在一起了,经历过那样多的分分合合,将来呢?一切都将成为历史,都将成为过去,但现在看起来,好像事实并非如此。

  现在,薛锦茵回来了。

  历史在重演,五年前的那一幕再次来了,薛锦茵是何许人?她是最清楚明白不过了,现在的薛锦茵,偏偏是带着一个孩子回来的,现在,她薛落雁除了退避三舍还能怎么样呢?

  难道,还要和多年前一样,和妹妹斗得两败俱伤吗?

  薛落雁站在风里,站在桥上,忽而一连串的脚步声出现在薛落雁的背后,薛落雁回头,才发现自己那硕大的泪水滚落了下来,嘭的一声,落在了桥下的水中。

  薛落雁胡乱擦拭了一把红红的眼眶,再看时,走到自己面前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刘澈。

  “皇后。”刘澈半跪在薛落雁的面前,这让薛落雁无所适从,却不知道究竟做什么好。

  “起来……起来啊,你这是做什么呢?对我也要行此大礼吗?”

  “臣弟原本就是在代理朝政上的事情,说起来,您自然是名副其实的皇后,至于臣弟这皇上,那是没有什么含金量的。”

  “你将帝京治理的井井有条,人人都有目共睹。”

  “不过是尸位素餐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您这一次回来,却更好,我们之前寻找你们,已经多久了啊,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你们就在悬崖之下,那悬崖是如此的险峻,不瞒你说……”刘澈靠近了薛落雁。

  给薛落雁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与温暖。

  “我们的人,到悬崖下面也去过,但压根就没能找到你们,你们能从那样险峻的环境里生还回来,不得不说连老天爷都在保佑你们呢。”

  老天爷?保佑他们?薛落雁却哭笑不得了,要是老天爷真正在加持他们,她回来以后,会看到大腹便便的薛锦茵么?

  要是老天爷真的在保佑他们,他们能回来吗?要知道回到帝京会是这样一种千奇百怪的模样,她薛落雁是真心实意不想要回来了,但现在的情况是,她毕竟还是回来了啊。

  一种沉痛的悲伤,流窜在了薛落雁的心里,让薛落雁不知道做什么好,她的手静静的攥住了阑干,好像唯有这样才能带给自己安全感似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